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1.逃命要紧

011.逃命要紧

  不仅秦慕琛在,连虞睿也在,臭道士几个弟子手里拿着法器围着秦慕琛打转,不知不觉中已经在他脚下布出一个法阵,然后从怀里掏出八卦镜往地上一放,几道强烈的金色光芒直接朝秦慕琛射过去。

  秦慕琛墨眉一凝,刚想飞身而起,突然一张粘满符的巨网在他头顶上铺开,措不及防就这么被网住了。

  那些符一碰到他身体就被点燃,瞬间成燎原之势在秦慕琛周身燃起熊熊大火。

  臭道士一声令下,那些围着秦慕琛转圈的弟子全都拿出墨斗,甩出浸过黑狗血的朱砂线把秦慕琛紧紧缠住,秦慕琛面色扭曲,发出狰狞的惨叫。

  “啊--”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虞睿走上前,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冷眼看着秦慕琛,“生前你一直和我虞家作对也就算了,死了还想和我抢老婆,今天就让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死么?是你们虞家多行不义必自毙!”秦慕琛身处困境,气势却没有半点下风。

  虞睿脸色一冷,随即讪笑一声,“那你呢?你生前不是惩奸除恶弘扬国法么,如今还不是变了鬼?还是个马上就要灰飞烟灭的鬼!”

  秦慕琛浑身烈焰跟个火人似的,已经看不清他原来的样子了,只能听见他充满戾气的阴沉声线,“你以为这点小把戏就能杀了我么?”

  “别急,我不会让你死这么容易,我要把你炼成鬼魄增强我的法力!”虞睿说完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狂笑。

  我赶紧把脑袋缩回来,刚才秦慕琛明明在和虞睿说话,怎么感觉他看到我了?

  “鬼魄是什么东西?”

  桃子看见刚才那一幕抱着我大腿抖个不停,听我自言自语,仰起头满脸恐惧,“鬼魄是鬼魂的结晶,那个道士抓了好多恶鬼去练鬼魄,要不是我还小,肯定也被抓了。”

  擦,怪不得这医院外面布了阵不让里面的鬼出去,估计臭道士想把这里面的鬼全都给炼了。

  等这里的恶鬼都被抓完了,桃子肯定也难逃一劫。

  今天必须离开!

  趁着他们所有人都集中精力对付秦慕琛,我拄着拐杖僵艰难的朝围墙走去,丢开桃子吩咐她,“他们现在在收恶鬼没空管我们,你快去推个病床出来,我们翻围墙。”

  桃子本来就不想走后门,见我肯翻墙了,一溜烟跑去推病床了。

  我奋力疾走,一心想着逃跑,可秦慕琛浑身被火烧的画面不时在我眼前闪现,猛然想起之前虞睿说的话,他说等收拾了秦慕琛就放我离开,原来把我关在这里,就是为了引秦慕琛自投罗网。

  他们肯定早就做足了准备,秦慕琛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

  “妈咪还等什么,快出去啊!”

  桃子拉着我手摇了摇,我才发现她已经把病床摆好了。

  我看了眼秦慕琛的方向,心中两个声音在挣扎,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性,说白了他救我还不是为了把我拖向死亡,况且我现在这副样子,去了没准还帮倒忙。

  想通之后我立马用手把画在围墙上的符咒擦了擦,然后借着拐杖的力道爬上围墙,才发现围墙上密密麻麻镶嵌着五帝钱,钱眼中用浸染过的墨斗线串联,那些墨斗线交织的错综复杂,肯定不是一般的阵法,我赶紧把线拾起来用牙齿咬断,可镶嵌在围墙上的五帝钱怎么也弄不下来。

  “妈咪,已经可以了。”

  突然听见桃子的声音,我才发现她已经在围墙外面了,张开胖乎乎的小手对我说道,“妈咪,快跳下来我接住你,那些恶鬼很快会发现这里,我们得赶紧走!”

  此刻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两眼一闭就跳了下去,桃子虽没能把我接稳,但缓冲了下,摔的也不怎么疼。

  我捡起拐杖拄着就跑,指挥桃子,“去前面探路!”

  桃子一溜烟飞走了,很快回来指着东南方向,“妈咪往那边走,那边有房子有人还有车!”

  既然他们的目的是想用我引出秦慕琛,肯定不会离开镇江太远,果然前面就是城中村,刚走上马路就看见一辆的士经过,我赶紧拦下来,坐上去后直接报了我们殡仪馆的名字。

  谁知那师父刚启动立马停下来,回头仔细瞅了我半天才开口说话,“妹纸你逗我玩呢?”

  “什么意思?”

  “我在荣京开车十多年了,从来没听过什么安居殡仪馆。”

  “什么?这里是荣京?”

  擦,怪不得想破脑袋没想到哪里有废弃医院,尼玛给我带荣京来了,荣京是国都,和湛江比邻,可就算是荣京边界离湛江也有两百多公里,只能先到湛江了。

  “去湛江市医院,到时候我给你指路。”

  “湛江?不去不去,你去坐城际快车吧,我可以把你载到车站。”

  尼玛两百多公里也就是两三小时的事情,他竟然不去,我本想威胁要投诉他,就在这时候桃子拉了拉我的手,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瞬间领会,用拐杖猛戳一下那司机后座,“去还是不去,不去小心你狗命!”

  桃子已经爬到他跟前了,他根本看不见。

  “威胁老子……呃……”

  那丫的回头想凶我,可话还没出口桃子伸手就掐住他脖子,那司机立马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我,我故作凶狠的扭了下脖子,好巧不巧正好让他看到我脖颈上骇人的血管,差点没把他给吓晕了。

  “去你就眨巴眼,要是不去,老娘拧断你脖子!”

  我说着故意用手一掐,桃子十分配合的用力掐下去,小脸憋的通红,估计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那司机已经开始翻白眼了,还是艰难的猛眨眼,我赶紧让桃子把他放开,要真掐死了谁开车?

  桃子甩了甩手长吁了口气,爬回我旁边坐着还在喘。

  “开车!”我一脚踹司机后座上。

  那司机麻溜发动车子,油门一踩到底,就在车子开出去那瞬间,一个黑影钻了进来,缓缓在后座上显现身形,居然是秦慕琛!!

  他身上的西装已经被烧焦,皮肤也被烧的到处都是溃烂,俊脸痛苦的扭曲着,闭着眼喘息。

  “停车!!”我大叫。

  司机立马猛踩油门到底,颤抖着声线问我,“大姐,您到底是要开车还是停车,求求你饶了……”

  他话还没说完,紧闭着眼的秦慕琛突然睁开阴鸷的瞳孔,对着司机喝了句,“开车!”

  那司机看不见桃子和秦慕琛,车里只有我一个女人,却还有个恐怖的男人声音,他更相信自己是撞鬼了,赶紧把车开动,往湛江的方向疾驰而去。

  他能逃脱我打心底替他高兴,可尼玛来找我做什么,我没好气往桃子那边挪了挪,“你赶紧下去,他们要的是你,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别被他们顺带抓回去了。”

  秦慕琛冷眼看着我,“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你真看见我了?”我失声问道,原来之前不是错觉。

  “要不是看见你准备逃,你以为我会轻易被他们用阵法困住?”秦慕琛说着伸出手强势一拽,我直接倒他怀里去了。

  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拨弄我脖颈上青紫的血管,可我却担心他会一把掐死我,赶紧解释,“当时情况紧急,我腰摔断了还没好,去了不仅救不了你,没准还会给你拖后腿。”

  “是么?”秦慕琛声线微微上扬,经过刚才的休息,他脸上皮肤已经基本痊愈,就他手上被烧伤的地方,也在以惊人的速度痊愈着。

  怎么可能这样?

  周仙仙姥姥的手札里说过,被法器所伤的鬼魂,即便逃走也会法力大减,而且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刚才他明明被天网捕住。

  好似看出了我的疑惑,秦慕琛伸出一只手在我面前翻看了下,勾起嘴角好似很满意那种让人惊愕的复生效果。

  “托你的福,上次没能弄死我,却让我在垂死之际吸收日月精华,如今一般的道士已经收不了我了。”他说完用手扣住我下把,强迫我和他眼睛对视,“这次,不会又是你和他们合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