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2.练鬼

012.练鬼

  这种情况,就算是也得说不是啊,不然新仇旧恨,他非掐死我!

  我立马举手发誓,“绝对没和他们同谋,我也是被他们给掳去的,哪想到你会来救我还被他们摆阵算计,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他浑身冷冽的寒意让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几天前我还想弄死他,如今他却为了救我差点死在这里。

  “他们没料到我这么快会来,今天明显准备不足,否则我也不可能这么快脱身。”他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让我躺他腿上,大手轻抚我脸颊,就像是在把玩手里的宠物。

  我受宠若惊,心脏砰砰加速,那种感觉绝不仅是感动。

  “既然虞睿这么想留在阳间,就让他一个人待这好了,我们去阴间。”

  我嘴角的笑还没咧开呢,尼玛他又补了一句,瞬间让我这颗爱的种子还没发芽就枯萎了,这货果然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我弄死,拖阴曹地府去陪他。

  司机偷听我们对话吓的车摇摇晃晃,我赶紧一脚踹过去,“好好开车,你他妈也想死是不是?”

  有气没地方撒,只能吼两声那倒霉司机了。

  回到秦慕琛这边我气焰立马软了下去,“慕琛,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最重要的是我好怕死啊,仙仙说过并不是所有人死了都会变成鬼,万一我没有变成鬼岂不一了百了啥都没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变成鬼?”

  秦慕琛显然来了兴趣,我赶紧说道,“是啊,你懂太少了,变成鬼是要有契机的,或是机缘巧合,或是心存执念,又或者是被阳间的人操纵,虞睿多半就是被他身边的那个臭道士操纵的。”

  提起臭道士,秦慕琛脸色沉下去,眉宇间燃起灼灼愤怒。

  “你认识他?”

  “他是虞睿的大伯虞锦天,是天海集团的名誉董事长,以前只觉得他是个不问世事的修道人,在公司挂名也只是看他兄弟的面子拿点薪水过生活,现在看来,天海集团那些蹊跷死去的竞争对手,多半都是他在背后搞鬼。

  在我死之前,我也不相信世上真的有鬼,所以追查也一直没往那方面想,现在回想起来,每一桩案子都疑点重重。”

  秦慕琛说完眉峰深凝,全然没注意到我张大的嘴巴。

  “你说的那个天海集团是我知道的那个天海集团么?”

  虽然我只是个屁民,但天海集团四个字连小学生都知道,那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商业霸楚,集金融、娱乐、房产、等一体的超级公司,经常在新闻联播上被提及,难道这大公司是虞家开的?

  “嗯。”

  秦慕琛只是淡淡的嗯了声,却在我心头惊起滔天巨浪,天啊,我居然和一跺脚全国经济都要抖一抖的公司扯上关系,不对,是结为仇家,我有点为我家殡仪馆担心了。

  他们本想利用我,我却总是和他们唱反调,他们动动手指还不把我弄得家破人亡?

  我猛然伸手抓住秦慕琛手腕,“慕琛,你说你以前是调查他们的,没准你也是被他们害死的,虞锦天背后指不定还在密谋什么,你拖着我去了阴曹地府,那我们的家人怎么办?”

  提及家人两个字,秦慕琛眼底闪过一抹刺痛,“我没有关于家人的记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带你去阴曹地府,要不是虞睿和我争夺你,估计我连他都记不起来了。”

  又来了,我擦。

  “你老想着弄死我干啥?你以为我死了就能和你双宿双栖了,你什么都想不起来,那我就是你留在阳间最后的执念,仙仙说过你弄死我是为了投胎,没准我一死你连鬼都做不了了。”

  秦慕琛没有说话,一直凝眉思考。

  桃子卷缩着不敢插话,我们就这样各怀心思到了湛江,那司机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大姐,湛江市医院到了,你们能在这下么?”

  “你,顺着这条白桦大道一直到头,看见一片白桦林就到了,停旁边殡仪馆门口再叫我。”

  “是是。”

  司机虽然不愿,但还是开车继续前行,见他手机放在车前,我让桃子给我拿过来拨通了周仙仙的号码。

  周仙仙不知道是谁,接电话有气无力的,一听是我的声音,立马嚎起来,“丫的才打电话来,我都快担心死了,你现在在哪?”

  “马上到家了,你来我家一趟吧,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好,你在门口等我,我给你妈说你去我家了,咱两一起进去。”

  “嗯。”挂了电话心头暖暖的,仙仙想的真周到,不然我消失这么久,我妈一定会担心坏了。

  到了殡仪馆门口,里面正在出殡做法哀乐齐天,司机都快吓瘫了,冷汗一层又一层,好歹人家送我们回来,我也不折磨他了,把手机还给他,“等会你去找个酒店睡一觉再回荣京,知道了不?”

  那司机用极快的速度接过手机扔副驾驶上,连连点头称是。

  恰巧周仙仙的皮卡乒乒乓乓声音传来,我牵着桃子下车,秦慕琛身影一闪就立在我身后了,黑色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得非常完美,帅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有种霸道总裁高冷范。

  “妈咪,这是你家么?”桃子张大骨碌碌的眼睛四处望,可她一看到周仙仙就吓的躲我身后。

  周仙仙也看到我们了,猛的刹车,跳下来就拿着金钱剑指着秦慕琛,“桃花快过来!”

  我用拐杖把她金钱剑拨开,“别上来就干,是慕琛把我救出来了,我不见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咱们进去说吧。”

  “哟?慕琛?”

  周仙仙阴阳怪气看了看秦慕琛,视线落到我身上,“一次英雄救美就把你心掳去了?别忘了他可想要你的小命,被我伤的那么重居然这么快就好了,这鬼道行不弱你必须防着他!”

  说完,她一把把我拽她跟前去,我拄着拐杖跌跌撞撞,连拉着我的桃子都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桃子不敢去周仙仙身边,也不敢去秦慕琛那里,愣在原地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妈咪。”

  这一声妈咪终于让周仙仙注意到桃子了,“卧槽,才三天,你们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这桃子是我捡的小鬼,以后就跟在我身边了。”我伸手牵着桃子往家里走,周仙仙拿着金钱剑赶紧追上来,“啥情况,你居然养鬼?要折寿的知道不?”

  “反正家里有两大的,也不差这一个。”

  灵堂里堆满了人,中间摆着一副棺材,好几个工人披麻戴孝跪在棺材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我老爸正忙着安抚亲属,顺便拿了骨灰盒的样品书做推销。

  顿时觉得有这么个粗心眼老爸挺好的,至少他赚钱忙得不亦乐乎,不用因为担心我而烦恼

  倒是我妈先看到我了,一看我拄了个拐,满脸担忧就上前来,“妞儿咋回事啊?怎么还拄拐了?”

  “没事,和仙仙打闹不小心扭腰了,妈你先忙,仙仙扶我回房就行了,等完事了我再和你细说。”

  “嗯,回去躺着,不用出来帮忙了。”

  走到我房间门上的符早被老爸撕了,有周仙仙在身边,秦慕琛一进屋就进骨灰坛里去了,桃花跑到我床上跳啊跳,还一边兴奋的大叫,“妈咪的床好大,好软,晚上我要和妈咪睡!”

  “不行!”

  “不行!”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周仙仙不满的看着秦慕琛的骨灰坛,“怎么着?你还想和她睡?没看见她印堂发黑么,你们这些鬼最好给我老实点,一个个自顾自己不管别人,要不是桃花拦着,我立马收了你们!”

  “凭你?”秦慕琛讽刺,显然没把周仙仙放眼里。

  现在秦慕琛是老大,我赶紧按住周仙仙乱挥金钱剑的手,对她摇了摇头,“仙仙先别激动,你打不过他。”接着我把自己被虞睿掳走到怎么逃出来的事情给周仙仙讲了,当然忽略了某些让人较尴尬情节。

  周仙仙听完之后满脸不可置信,“你说虞家请的道士在练鬼?”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桃子知道,你问她。”我把桃子抱过来坐我怀里,拉着她的小手诱哄道,“桃子怪,仙仙阿姨是好人,你快告诉她那个破医院里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