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3.久走夜路必撞鬼

013.久走夜路必撞鬼

  桃子看出我和周仙仙关系不一般,也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偏着小脑袋把废弃医院发生的事情徐徐道来。

  “那个废医院以前被用作停尸房,后来有几个恶鬼盘踞在里面,其他医院的送尸车不敢来了,就彻底成了孤魂野鬼的地盘,可不久前来了个道士,在外面布阵把我们全都困在里面。

  那几个最凶的鬼被他抓去了,我也是听其他鬼魂说的,说那个道士把抓去的鬼炼成鬼魄,有些恶鬼学着道士吃鬼来修炼,想提高法力逃出去,我好几次差点被抓住了。”

  “那道士我见过,长得跟邓叔差不多,目露凶光一看就心术不正,他还打我家墓地的主意呢,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补充说道,才发现平时大大咧咧周仙仙脸色十分难看,赶紧转移话题。

  “你也别着急,大不了让桃子去吓吓我爹,让他别修墓地就行了,倒是慕琛说他记不得有关父母的事情,仙仙你知道咋回事么?”

  “他父母是好人,只想让他断了前尘往事去投胎,当然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仙仙心思不在这上面,不耐烦说了句,没想到一直蛰伏在骨灰坛里的秦慕琛突然说话了。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想起来?”

  周仙仙一直不喜欢秦慕琛,冷哼一声没好脸色,“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们家请的那个眼镜男法术高强,他给你做法冥婚超度的,要想记起来,只有找他,或者你在阳间时间长了,慢慢就会想起来。”

  “哎,要是能找到邓叔就好了,是他负责和你们那边联系的。”

  “明天就是第七天了,再等等警察那边的消息吧。”周仙仙说着把挎包取下来,拿出一个张符纸画了一道符,然后折成纸鹤的样子让它飞出去,“这是追魂符,邓叔如果只是被害没有被养尸的话,头七肯定会来你们这,到时候这符会来告诉我。”

  仙仙做完这一切刚想把包拉上,帆布包突然动了动,一个小葫芦滚了出来,在床上滚来滚去,稚嫩的小男声从里面传出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干啥你?”

  周仙仙一拍小葫芦,抓起来就塞包里,可里面的葫芦娃不干了,在包里闹的厉害,仙仙只好把葫芦拿出来,“今天咋这么不听话,想出来干啥?”

  “就……就想出来玩玩嘛,你看人家的鬼都养在身边就行了,你非要把我养在葫芦里。”

  感情是看到我家桃子了,周仙仙没好气的又给了小葫芦一巴掌,“给你养外面,被恶鬼叼去了活该!”

  说是这么说,可她还是把塞着葫芦嘴的红布取下来了,只见葫芦里冒出一溜烟,落到床上变成了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穿着红肚兜红裤衩,跟红孩儿似的。

  他好像有些害羞,红着脸四处看了看,最后视线落在桃子身上。

  桃子赶紧把破兔子娃娃抱紧了,以为人家窥视她破娃娃呢,傻蛋,人家看上的可是你小桃子!

  不过,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仙仙,我咋能看见你家葫芦娃了?”

  周仙仙翻了个白眼,“听说过久走夜路必撞鬼么?什么东西见多了自然没有免疫力了,这段时间你一直和鬼打交道,阳气衰弱,自然就能看见这些脏东西了。”

  囧,最近天天和鬼吃喝拉撒在一起,不知道被吸了多少阳气,“他们都说我身上暖,该不是吸了我的阳气觉得暖吧?”

  “呸,鬼喜阴,那是因为你身上阴气重,生辰八字是太阴,还搞殡仪这一行,我就知道你早晚要见鬼。”

  “你啥时候知道的?”

  “上学那会就知道了,你身上阴气重,浑身有种常人看不见的黑色光晕,如果一直规规矩矩服务死人积阴德方能安享此生,可现在,你家赚钱太狠,之前积下的阴德都快抵消变成阴债了。”周仙仙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恍然大悟,中学那会是她主动和我说话的。

  前几年还好,后来老爸尝到甜头越来越无所顾忌,是时候去吓吓我老爸,让他收敛一点了。

  “你叫什么名字?”

  葫芦娃盯着我家桃子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我把桃子往前推了推,“桃子,你和葫芦娃去外面玩吧,晚上妈咪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

  葫芦娃高兴的跳起来,上前就要拉桃子的手,被桃子嫌弃的躲开,“都这么大了还光屁股,羞不羞!”

  “仙姑只让我干活,都不给我烧衣服,就连吃的都得我给她干完活才能吃……”葫芦娃可怜兮兮的抱怨。

  “卧槽,仙姑?”

  我恶心的看着周仙仙,周仙仙那边已经恼羞成怒了,抓着葫芦娃就是一顿爆揍,“小小年纪就想不劳而获,让你干活那是帮你积阴德,要不是我护着你,你就是个游魂野鬼!”

  “好了好了,你这是虐童啊,让他们出去玩吧,等会你帮外面做完法事,我去给他们烧点东西。”

  葫芦娃听我这么说,一溜烟飞门口站着去,期待的眼神看着桃子。

  桃子估计觉着葫芦娃和她一样可怜,化成一溜烟飞过去落在他身边拉起他的小手,“那你别跟着仙仙阿姨了,来我妈咪这,我妈咪可好了。”

  “别!赶紧去玩吧。”

  周仙仙看着两小娃子的背影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你家桃子真向着你,一来就要诓我宝贝。”

  “得了吧,你送我我还不要呢!”一个桃子就够了。

  “也得你敢要啊,既然回来了就开始照着我姥姥的手札修炼吧,不然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个小葫芦递给我,“你和桃子不能睡一起,把她养在这里面,就算遇到恶鬼或是同道中人,只要葫芦不丢,他们伤不了她。”

  我接过葫芦放枕头下面,周仙仙看见我放在枕头上的手札,拿出来翻开给我做了些讲解,顺便教我怎么入门,留下作业就去外面给出殡的超度了,让我一个人在房里修炼。

  刚盘腿打坐十分钟老腰就痛的不行,只好躺床上背口诀和咒语。

  背着背着突然感觉身边一股凉意来,转过头就见秦慕琛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出我一身冷汗,“你……你干嘛,不声不响的想吓死人啊!”

  “这么怕鬼,还敢去抓鬼?”秦慕琛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大手强势把我圈入怀中。

  “我不抓鬼,只是练来防身的,专门对付你这种想占便宜的恶鬼!”

  我说完照着手札结出手决朝着秦慕琛脑门上戳过去,可啥反应也没有,手札上说这种叫紫薇的手决有压煞的功效,能将恶鬼祛除,可为毛戳在他脑门上就像小鸡啄米一样?

  秦慕琛脸色一冷,如果刚才伤了他,他肯定会把我撕成渣渣的。

  还好手决一点没有威力,戳在他脑门上倒像是在调情……

  秦慕琛缓和面色抓住我手把手决掰开,“你以为是个人都能当道士?术之形,修于内,你现在肚子里一包草,精气神都没有,哪里来的法术!”

  “你居然拐弯抹角说我是草包!”

  艹了,不给他点厉害,他就要蹭铺上我了,我猛的收回手又结出一个惊雷手决,手札上说这种手决能迸发出就像是雷鸣闪电的威力,我明明很认真了,可他还是面无表情看着我。

  “这次有点感觉了,不过这酥酥麻麻的,你是故意的吧?”

  他说着把手伸进我衣服里,翻身就欺压在我身上,趁我没反应过来,堵住我的唇就是一阵狼吻,我气的赶紧把手札丢了,用拳头锤他肩膀,“秦慕琛你混蛋,我现在还是病号。”

  “不就是腰疼么,我会轻一点的。”

  “不要,你这个色鬼,放开我!”

  我拳打脚踢,他已经大手一扯,我衬衣啪啦啪啦掉了好几个扣子,饱满的胸脯呼之欲出,只是胸前就像老树盘根一样密密麻麻的血管非常骇人。

  秦慕琛停下动作,眼神骤冷,“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