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4.恶鬼的烙印

014.恶鬼的烙印

  我抓住领子想合拢遮住胸脯,可秦慕琛抓住我的手,我只好羞愤的把脸偏到一边,“之前你不是看到了么,被恶鬼抓伤的。”

  说来也奇怪,这伤口结痂以后一点都不疼了,要不是他脱我衣服,我都忘了这茬了。

  他抓着我的手轻微收紧,用冰冷的指尖摩挲,像是在心疼。

  突然,他措不及防就吻了下去,他的唇很冰,舌尖沿着那些曲张的血管舔舐,这种异样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你干什么?”

  “疼么?”

  “早就不疼了,你舔我干啥,下去!”

  “很美,像一朵桃花。”

  “神经病!”

  我忍不住垂眼看了下,之前伤口处深壑的青蓝色已经淡去,如今流淌的血液映出来,变成带点紫色的粉红,除去样子有些丑陋,那颜色和形状还真像是一朵桃花。

  秦慕琛面瘫的脸上带着浅浅笑意,用手轻抚我的伤口,指尖有种冰凉的清泉注入我体内,就像当初虞睿用手伏在我伤口一样。

  “你在给我治伤?”

  “我只是清除你伤口残留的鬼气。”

  “别弄了,待会等周仙仙忙完了请她帮我看看,回你骨灰坛去,我给你吃香。”他的指尖就像是带着电流,酥酥麻麻牵扯着我的神经,我想抓住他的手,没想到又被他反抓住了。

  “我不吃香,你是我老婆,吃你是我的权利,给我吃是你的义务!”

  “你……仙仙说过我身上阳气弱,你还想害死我是不是?”

  秦慕琛见我多加阻拦,带笑的脸色沉下去,撕开我衣服就用大手狠捏那柔软,痛的我惊呼一声,本想大喝的,可他阴沉的质问差点刺破我耳膜,“该不是和虞睿在一起的时候,他碰过你?”

  “没有!”我矢口否认,可脑海中忍不住想起虞睿给我擦身子的画面,让声音显得没有底气。

  他的手离开了,继而扣住我下吧,强迫我躲闪的视线看着他,“你在撒谎!”

  “没有撒谎,我腰都断了,你巴不得弄死我,他可舍不得我死。”在气头上没注意表达方式,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是他们还想着利用我……啊……”

  秦慕琛额上青筋鼓起跳了跳,根本不听我解释,粗暴的撕扯我衣服,我很快就像是个剥了壳的鸡蛋卷缩在他身下,他脸色阴沉,深沉的瞳孔中布满戾气。

  也怪我自己不小心,他刚温柔一点就忘记他是厉鬼了。

  不等我求饶,他已经强势分开我双腿冲了进来,那种没有滋润的撕裂让我不自觉仰起头痛苦的闷哼一声。

  “记住你是谁的老婆,如果你敢让他碰你,我就先杀了他再杀了你!”

  “啊哈……痛!”

  他根本不顾我的感受,在我体内横冲直撞,我紧咬牙关不敢叫的太大声,他的舌仿佛带着倒刺,所到之处全都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啃咬着,惩罚着,一遍遍在我耳边宣布主权,“你是我的!”

  我紧紧揪着床单,可理智很快就被凶猛的浪潮冲散,剧烈的疼痛变得虚空飘渺,身体不争气的在他身下化成一滩春水。

  终于等到风雨散去,可他并不打算这么放过我。

  只见他伸出一根手指头,锵一声从指间长出尖细的黑指甲,那指甲看起来就像锆石那样坚硬,直接直接刺破我皮肤一下接着一下,痛的我冷汗直冒。

  他划的地方正好是之前女鬼抓伤那里,剧痛透过皮肤,直达心脏。

  “秦慕琛你还想干什么?”

  我两手伸过去抓他,还没近身就被他抓住摁在头顶上,“别动,当心你的小心脏。”

  他的声音很冷,狭长的眸子盯着我胸口的鲜血闪烁着危险的信号,我闭上嘴,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没入枕头里,难道他想挖出我的心么?

  疼痛持续了很久,那指甲就像是刀子一刀一刀在我身上凌迟,冷汗把我的头发打湿,心惊胆颤的恐惧把我包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求求你杀了我,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话音一落,那伤口处就传来一股清凉,疼痛也缓解不少,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秦慕琛在给我治伤。

  艹尼玛个北的,到底几个意思?

  治好了再划?

  又过了十五分钟,他的手移开了,我赶紧埋头看刚才他做了什么。

  只见胸口处原本丑陋不堪的桃花上面多了一个琛字,那个琛字就像是PS常用的花体,完美的遮住了女鬼在我身上留下的五个指印,和周围粉色的血管印子巧妙结合,让整个图案看起来就像是个美丽的纹身。

  的确比之前的老树盘根好了不少,可尼玛在我身上纹上他的名字干什么?

  我赶紧用手捂住胸口,忍着疼痛擦拭,“你给我弄下来,弄下来!”

  他抓住我的手,把脸凑近了狠狠威胁,“你是我的女人,要是敢把这个字弄没了,下次纹的地方就是不是胸口了,而是这里!”说完他手往我小腹下面的密林伸过去,用指头在外面画了个圈圈然后钻进去。

  我双颊臊红,更是愤怒到了极点,想没想就抓起床头柜的台灯朝秦慕琛脑袋上砸下去,可台灯还没碰到他脑袋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道震飞,砸墙上摔的砰一声。

  房间内巨大的响动引起外面的人的注意,“妞儿啊,是不是想上厕所摔了?”

  是我妈的声音!

  她一定会进来看我的,我赶紧用拳头锤秦慕琛,压低声音说道,“快下去!”

  可那家伙不但下去,还变本加厉的大手一挥,把我房间的书桌移过去堵住门,“看来该找个机会让岳父岳母知道我的存在了,不然老是来咱们的房间,打扰咱们办事多不好。”

  “妞儿,是不是摔了?”

  老妈的声音无比关切,我只好朝外面说了句,“妈我没事,你听错了,我睡觉呢,忙你的去!”

  “妈忙完了来看看你,腰扭的怎么样,严重不?”

  “妈,我没事,我要睡觉,你走!”

  我含着泪,嗓子有些哑,我妈太了解了我了,一听就知道我在哭,停在外面不走了,让我开门。

  可这一切就像是他想看到的结果,不但不离开,反而再一次冲进我体内,这一次他的力气比之前还要用力,故意想让我发出羞耻的声音,我只好咬着手指忍受着,发泄一样垂他的肩膀。

  我妈等不到我开门以为我睡着了,听他脚步声走远,我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吼出来,“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秦慕琛喘着粗气,低头封住我的唇用舌头胡乱的翻搅着,直到我嘴唇红肿才把我放开。

  “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下次再不守本分,我就让你一星期下不了床!”

  说完,他抽身离开,化成一阵鬼烟钻进骨灰坛里。

  我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头发沾湿了汗水和眼泪贴在我脸上,浑身到处都是青紫,就像是被蹂躏丢弃的破布娃娃,凉意袭来,我扯过被子遮住身体,终于忍不住把头埋在被子里狠狠哭出声。

  不是因为再一次被鬼给艹了,而是那种被人玩弄手心的愤怒,还有不能保护家人的无力。

  “闭嘴,还想再来一次是不是?穿上衣服,把旁边这碍眼的东西给我寄天海集团去!”

  耳边传来秦慕琛的声音,我咬了咬嘴唇,好半天才平复心情,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穿上衣服,抱着虞睿的骨灰坛一瘸一拐的走出去。

  心中空荡荡的,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想回屋,就在站在门外看周仙仙给人超度。

  周仙仙做完法事就看见我了,拿着桃木剑朝我跑过来,就在她跑过来的那一瞬间,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绪,也明白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了。

  “咋不在屋里休息,跑出来干啥。”

  “仙仙,学法术能速成么?就是一下子变得很厉害那种!”

  “哪有什么速成啊?”周仙仙看我脸色不对,沉下脸用手戳了戳我脑袋,“别瞎想,那些都是旁门左道,搞不好害人害己,乖乖回去打坐,先把精气神练出来。”

  “旁门左道?”都说偏方治大病,这旁门左道没准就是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