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5.处理尸体

015.处理尸体

  “算了,你没天赋别练了,把我姥姥的手札还我!”

  我打开周仙仙伸过来的手,笑着骂她,“都送给我了,你也好意思拿回去?安心吧,我不会走什么旁门左道的!”才怪,我心里补了两字。

  刚才周仙仙要回手札不像开玩笑,她姥姥是个严谨的人,听说她姥姥祖祖辈辈都是跳大神的,那手札说不定还记载着其他秘诀。

  还给她,不可能!

  周仙仙以为我着急除掉秦慕琛,抄了家伙拉着我就往屋跑,“那家伙在骨灰坛吧,咱们现在去把他封里面。”

  秦慕琛已经不是刚死的新鬼了,法力高强,周仙仙根本打不过他,我赶紧撒开她的手。

  “别去,你打不过他。”

  自小周仙仙就是我崇拜的偶像啊,现在一听我说她打不过,立马毛了,扬了扬手里的金钱剑。

  “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姐今天就去收了他,让你见识见识。”

  天知道我有多想收拾秦慕琛,可尼玛打不过啊!

  现在不是一时冲动的时候,我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周仙仙头上的丸子头,疼的那丫的呲牙咧嘴冲我吼。

  “干啥你?真舍不得他了?”

  “呸,我是不想你去送死,今天他来救我的时候,三四个你这水平的道士都没能收了他,当时虞锦天也在,连虞锦天都收不了他,凭你?”

  要不是忌惮秦慕琛,虞睿肯定追家里来了。

  周仙仙一拍脑门,“差点忘了,你给我说过是他把你救出来的。”

  “他暂时不会杀我,等想到万全之策咱再动手吧。”

  不然,尼玛最后倒霉的还不是我!

  一想到他刚才居然那么粗暴的蹂躏我,心底就憋着一股子无名怒火,还在我身上刻下他的名字,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羞辱。

  本来还想请周仙仙帮我看看伤口,现在我哪有脸让周仙仙看?

  周仙仙把头发解了理理又重新拴上,皱着眉头满脸奇怪,“这秦慕琛怎么短短几天就变这么厉害了?”

  “说是吸了日月精华。”

  要不是亲眼见过秦慕琛化腐生肌,谁要对我说这四个字,我肯定骂他瞎扯淡,怕周仙仙不相信,我本来准备把车上看到的事讲给她听。

  没想到周仙仙连问都没问,一直凝眉沉思,好半天才吐一句,“以前听我姥姥说过,如果是真事情就大条了,我得去我姨姥姥那一趟。”

  说完她拿出葫芦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两道影子飞了过来。

  葫芦娃拉着桃子嘟起小嘴,“仙姑你干啥,我还没玩够呢!”

  “就知道贪玩,走了。”

  葫芦娃哇呀一声就被周仙仙收进葫芦里,然后风风火火直奔停在外面的皮卡车,发动之后以超快的速度疾驰而去,一路乒乒乓乓的,我真怕她那辆破皮卡散架了。

  我妈听见声响走出来,看着周仙仙离开的方向,“饭都做好了,仙仙咋走了?”

  “她有事,甭管她。”

  “腰怎么样了?之前听你屋里有响动,还以为你摔了。”

  老妈走到我身边左看看又看看,桃子赶紧跳开一步,虽然知道老妈看不见她,但桃子还有些怕生。

  等我妈一走,我蹲下牵着小桃子,“桃子乖,刚才那个是姥姥,以后咱们住在这院子里勉不了要跟活人打交道,没准还会碰上些刚死的鬼,你别害怕,也不许调皮吓他们,知道不?”

  桃子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贼兮兮的冲我眨眨眼,“妈咪,你先说要给我烧衣服呢。”

  “一会给你烧,在这玩着等妈咪,妈咪先去吃饭!”

  我进饭厅的时候他们已经吃上了,老爸不在,除了我妈还有血阿姨和刘叔两口子。

  他们以前是我们家邻居,后来我们殡仪馆扩建把他们房子和地给买了,反正他们一直在我们这里帮工,老爹就专门给他们修了两间宿舍,大家吃住都在一起,亲如一家。

  薛阿姨给我盛了饭,放我面前的时候盯着我看了好久,我以为她看见我脖子上恐怖的血管了,赶紧理了理衣服。

  “薛阿姨你看啥呢?”

  “哈哈,几天没见,妞儿满面桃花,是不是背着我们交男朋友了?”

  大家一听逗笑了,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了,我冥婚的事情别人不知道,薛阿姨他们肯定知道的,这句话真戳我伤口上了。

  但她肯定是无意的,我只好努力扯出一抹苦笑,“阿姨别开玩笑了,谁敢和家里开殡仪馆的女人交往啊。”

  “总有不嫌弃的,当初我都没嫌你爸。”我妈说着给我夹了一筷子菜。

  好久没吃我妈做的菜了,我大口大口的吃着,反正这辈子没想过嫁人了,这话题也不是什么禁忌。

  我也和他们开玩笑一般的聊起来,“那是当初你非要嫁,我姥姥拿你没办法,现在的老一辈挑儿媳妇把关可严了,首先丈母娘那关肯定过不了。”

  “谁说的,我看妞儿就挺好的。”薛阿姨给我夹了一块肉。

  “不仅妞好,陈哥一家人也挺好的,谁要能和你们做亲家,那是他们的福气。”何叔吃着饭也含糊不清的说着。

  我们一家人是挺好的,对他们家那也是相当照顾,他们有个孩子叫何笙箫,当年非要上什么医学院,可自己不争气考试差了十多分,我老爸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他塞进去。

  想起何笙箫我浑身打了个寒颤,这家伙小时候没少捉弄我。

  我家开殡仪馆这事,我一直怀疑是那丫的传播出去,而且他家和我家一墙之隔还和我划清界限,当时真想把他拉下水陪我同甘共苦。

  “何笙箫快放暑假了吧,今年大几了?”

  “大四了,说是已经联系了湛江市医院,毕业就能直接工作。”说起儿子,薛阿姨脸上满满骄傲。

  这年头工作难找,没想到那丫的在学校就把工作联系好了,还是市医院,混得不错哦。

  我妈一说起何笙箫可兴奋了,问东问西的,在得知人家还没有交女朋的时候,双眼都要放光了,“这条件咋没女朋友呢,等他回来了提前告诉我,我给他弄好吃的。”

  薛阿姨看了我一眼,笑了,“笙箫说从小就有喜欢的女孩了,回来就准备表白呢,所以我们一直没催他。”

  艾玛,就是这一眼看得我浑身发毛。

  那眼神就跟看自家儿媳妇似的。

  怪不得今晚上聊起这话题了,难道我妈和他们早就串通一气,今天吃饭先无意聊一聊先给我来个预热?

  就算那丫的喜欢我,我也绝对宁死不从,太熟悉了,熟悉到不好下手。

  我装作没听懂,随便吃了几口就找个借口溜了。

  “妈咪!”

  桃子见我出来了飞起来跳我身上,差点没接住,好在鬼魂没什么重量。

  “妈咪,刚才我去里面看了看,里面好多漂亮的衣服和玩具呢,妈咪可以让我自己选么?”桃子小手指着库房,我说了声好嘞就带着她去库房。

  我们库房里啥都有,小到金银纸钱,大到汽车别墅,男女老少衣服裤子鞋帽,要啥款式有啥款式,连高仿真娃娃都有。

  桃子翻着翻着,碰倒了一个林志玲款式的娃娃,我抱起来看了看,猛然想到秦慕琛。

  那家伙动不动就说冷,给他烧个娃娃下去陪他算了,免得总是缠着我跟要不够似的。

  我又给葫芦娃挑了几件衣服和玩具,桃子那边小手已经抱不动了,我敲了敲她小脑袋,“贪心的姑娘,今天就烧这些吧,以后想要什么再来拿。”

  “妈咪,这里的东西全都可以拿么?”

  “当然。”

  “那我再把这个捎上。”桃子捡起一根银纸做的九节鞭,那是烧给那些武学爱好者的,既然她喜欢我就随她去了。

  我们把东西拿到灵堂去烧,桃子没有骨灰坛,我就从她兔子娃娃里面抠出一些棉花,放进一小木盒里给她做了个衣冠冢。

  刚把鞭子烧完,那鞭子就已经在她手上了,细细的九节鞭被她上串下跳舞的刷刷的。

  “桃子怎么不要布娃娃,反倒要鞭子呢,这可是兵器哦。”

  “葫芦娃都有一把匕首呢,他使的可厉害了,我也想有件兵器,以后好保护妈咪。”

  小破孩还想保护我,我摇着头笑了笑,心底还是无限感动,赶紧把桃子的东西都烧给她。

  换了新衣服,桃子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公主,满意的拉着小裙子转了一圈又一圈。

  刚把林志玲娃娃烧了我爸就回来了,后面跟着一群人熙熙攘攘的,我老爸招手指挥着,“把棺材抬进来,放这里!”

  我赶紧起身,“爹,又有活了?”

  我爸回头看见我走过来宠溺的在我头上揉了揉,“妞啊,你去仙仙那玩这么些天,把老爸累坏了,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你回来了正好,把这具尸体处理下,明天出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