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7.冥夫强势

017.冥夫强势

  没想到我会哭,秦慕琛先是一愣,然后上前笨拙的为我擦拭眼泪,“别着急,我这就去找。”

  他声音的不像之前那么狠戾阴沉了,温柔的就像一股子暖流融进我心房,结实的怀抱让人安心,可想到他之前那么对我,我赶紧退开两步,“那就谢谢你了。”

  桃子是我弄丢的,我也要去找她。

  谁知道秦慕琛一把抓住我手腕,生生把我扯他怀里去,毫无预兆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什么?”

  我没听错吧,他居然在给我道歉?

  说完这三个字他把我搂进怀里,双手缠得我很紧,就差没把我揉他身体里去了。

  “今天我被气疯了。”

  “所以你就在我身上刻下你的名字?”他一划一划在我胸口上纹下他的名字,不是肉痛,是耻辱,我又不是商品,凭什么给我贴下标签。

  “只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失去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秦慕琛声线有些落寞,一瞬不瞬的看着我的眼睛,随即撕开胸前的衣服。

  他胸前纹了一朵黑色桃花,中间还刻着我的名字。

  那家伙在骨灰坛里这么久就是在捣鼓这事?

  我眼睛落在那朵桃花上怎么也移不开,有惊喜,有感动,还有一点点心疼。

  但我很快镇定,奋力挣脱他,“神经病,我可没你这种恶趣味,赶紧去找桃子。”

  秦慕琛追上来,声音已经没了刚才的感性,恢复一贯的低沉冷静,“你就在家等着,我去找,一定把桃子给你找回来!”

  “我要去!”

  我推开他大步走出去,他可能有些愧疚,也没有多阻拦,叹了口气,跟在我身后。

  整个殡仪馆我都找过了,秦慕琛彻底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我们只好去了外面,他叮嘱我别走远就消失了。

  咱们殡仪馆在郊区,旁边就是一片白桦林,也没有路灯什么的,外面黑漆漆的,寂静的让人害怕。

  听说我老爸已经把这里买下来,年前就能修好墓园,到时候晚上更不敢出来走动了。

  “桃子!桃子!”

  “妈咪!!”

  是桃子的声音,我赶紧循声追过去,没走几步就看见桃子飞奔而来的身影,跳我身上就抱着我脑袋哇哇大哭,“妈咪,猥琐大叔好可怕!”

  “是那个光头么?”

  “恩恩,爹地已经在教训他了。”

  桃子显然被吓坏了,颤抖着身子抽泣,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原来她在院子外面练习鞭子,被出门的猥琐大叔给缠上了,桃子一跑,就跑远了。

  我们往前没多久就听到惨绝人寰的杀猪声,秦慕琛黑亮的皮鞋踩在光头脸上,还大力的碾了碾,光头男抓着他的脚掰不开,只能卷缩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喊着大哥饶命。

  “大哥饶命啊,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看见个鬼挺稀奇的,想和小妹妹说说话。”

  我转过头问桃子,“是这样么?”

  “不知道,猥琐大叔就一直追我,他追不到我就骂我!”

  估计那光头长得凶神恶煞把桃子给吓到了,桃子已经不是新鬼了,而且追擅长的就是逃命,这家伙恐怕连桃子一根毛都没碰到。

  “慕琛算了,这大哥恐怕没别的意思。”

  刚才在化妆间和他接触过,这人嘴巴虽然不干净,但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之人。

  秦慕琛又在光头男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才罢休,理了理弄皱的西装,走到我跟前把桃子抱过去捏了捏她小脸蛋,“叫爹地。”

  “爹地。”桃子甜甜的叫了声。

  我额际滑落几道黑线,沉脸看着那小狐狸,之前叫虞睿爹地,现在叫秦慕琛爹地,见风使舵的家伙。

  光头男痛苦的呻吟两声爬起来,视线对上我时先是一愣,随即头也不回的跑了。

  “完了,真不该出来,他肯定认出我了。”

  “他是新鬼,没什么道行,你回去画几道符放身上他就不敢近身了。”秦慕琛说完拉着我的手往回走,我想甩开他,可他强势的捏着不肯放开,最后我也随他去了。

  桃子歪着脑袋靠秦慕琛肩上,“爹地保护我和妈咪,真好。”

  “爹地不是一直都在你和妈咪身边,桃子要快快长大保护妈咪,知道么?”

  “嗯,桃子最近一直在努力修炼。”

  桃子和秦慕琛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我却忍不住偷瞄他帅气的侧脸,心里头像是少了什么,有点落空。

  不能一直陪在我身边,什么意思?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秦慕琛突然停下脚步,“明天我要去荣京,我能想起之前的一些事情,去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回所有记忆。”

  原来是要去荣京,天海集团的总部就在那边,肯定早就在秦慕琛家布下天罗地网等他上钩。

  “你自己要小心。”

  “嗯。”

  他点头,然后牵着我进门,还好半夜人都睡了,不然看我在外面游荡非得吓死人。

  回房间桃子都已经睡着了,秦慕琛把她房间了小葫芦里就钻床上来了,我吓的踹他一脚,“你想干什么?”

  “什么都不干,你翻开手札,我给你看看有什么符比较管用。”

  “你还懂这个?”

  秦慕琛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弧度,强势的把我圈过去让我头靠着他,“这东西专门用来对付鬼的,我现在是鬼,只要我看着很不舒服的符,对付一般的鬼没问题。”

  他给我挑了几道符咒,还给我挑了些心法口诀让我记下,明天早上给家里人都悄悄弄一份。

  “睡吧。”

  “你该不会是想睡这里?”我刚把手札放好,那家伙已经脱了衣服躺好了。

  “怎么?我明天就要走了,不是理所应当温存一下。”

  他有力的大手揽住我腰身就给我拖被窝里去了,翻身沉重的躯体压了上来。

  今天中午他那么粗暴,我那里还疼的不行呢,赶紧求饶,“慕琛饶了我吧,今天你那么对我,我身体和心灵上的伤害都还没复原呢。”

  “是么?那今天晚上换老婆来蹂躏我!”

  说完他一翻身,我已经被他抱着坐他身上去了,邪恶的大手娴熟的从我身前的衣服伸进去,抓住我的饱满的胸脯揉捏,惹得我惊呼一声。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

  “嘘,别把桃子吵醒了。”

  他两手往上一捞,我的T恤就被他脱了,内衣被撩起来露出双峰上下跳动,他张口就含上来,舌尖舔舐得我浑身颤抖,又羞又气用手捶打他的肩膀。

  “禽兽,放开我啊哈……”

  “你是我的老婆,我永远都不会把你放开!”

  秦慕琛身体冰冷却热情似火,就像是猛虎出笼,咬住我的脖子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就将我拆吞入腹,不仅如此,还逼着我摆出一个又一个更加美味的姿势。

  不知道为什么的,我始终逃不开,只能在他的淫威下无尽沉沦。

  第二天早上,桃子呼救声把我惊醒。

  偌大的床铺空荡荡的,秦慕琛已经离开了,桃子被关在葫芦里咿呀咿呀的叫唤,“放我出去,妈咪,救命啊!”

  我赶紧把葫芦嘴上的红布拔下来,桃子化成一溜烟落在床上摔了一小屁股,撇着嘴看着我手里的葫芦怒了,“妈咪你好狠心,居然把我装在葫芦里!”

  走了个大的,还有个小的,有桃子在身边,我哪有闲心去落寞。

  “傻桃子,知道仙仙阿姨为什么把葫芦娃养在葫芦里么?因为那样可以增加小鬼的修为,还能包你周全,如果你在葫芦里,昨天晚上的猥琐大叔抓住你也没法伤害你的。”

  “真的?”桃子半信半疑看着我。

  “当然是真的!”

  好吧,我是瞎编的。

  被那小娃子看得心虚,我赶紧穿好衣服拿了香进来给她吃,看见秦慕琛的骨灰坛,我差点就唤了他的名字。

  最后,只是在他面前插了一注香,就算他不在这里,应该也能吃到吧。

  七月的天气好久没下雨了,今天居然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老爸在外面指挥工人搭棚,昨晚上送来的光头大哥今天要出殡。

  我把画好的符藏在工作服里面,准备出去上工,电话却响了,居然是公安局打过来的。

  “是安居殡仪馆么?你们之前报案失踪的邓国富已经找到了,只不过他已经死了。”

  “邓叔真死了?”

  脑袋里嗡的一声,虽然知道邓叔生还的希望很小,可这次从警察口中证实,我心头十分难过,邓叔在我家工作了一辈子,看着我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