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8.姐鬼都不怕还怕你?

018.姐鬼都不怕还怕你?

  “法医鉴定是心脏病突发死亡,死亡时间大概是七天前,尸体都发臭了,你们赶紧把尸体领回去安葬吧。”

  邓叔根本没有心脏病,怎么可能心脏病死亡,这事绝对有蹊跷。

  答应公安局今天去认领尸体,我立马给周仙仙打电话,可是她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

  听说她姨姥姥在邢台山修道,难道仙仙还在山里?

  真急死了,我一遍遍拨打周仙仙电话,老爸心急火燎跑进来,脸上额头上全是汗。

  “爹,咋了你,大早上的就出汗。”

  “妞儿,今天外面不用你帮忙了,就在屋待着,别出来。”

  老爸说完就出去了,临门口不忘回头补一句,“千万别出来!”

  第一次见老爸这么慌张,我赶紧把电话挂了看外面发生什么事,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阵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二十多个黑衣人冲进来排成两排,唰一声撑开黑色雨伞。

  两排黑衣人全都带着墨镜,从大门口整整齐齐的排到灵堂那里。

  “妈呀喂,拍电影?”

  紧接着走进来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身后跟着两个魁梧的保镖,其中一个保镖还是个外国人,穿着黑色工字背心,露出臂膀上结实的肌肉,密密麻麻的纹身让人望而生畏。

  一把黑色大伞撑在黑老大头上,黑老大倒是没带墨镜,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略长的头发梳到脑后,眼神深邃冷冽,长的有点像冯德伦演的那个黑道大哥,暂且称他冯德伦吧。

  他胸前别着一朵白菊,该不会是来祭奠光头男的?

  “大哥!!大哥你看看我!!”

  光头男从门外冲进来,围着冯德伦转啊转,可冯德伦根本看不到他,直接走进灵堂。

  我老爸点头哈腰上前迎接,没想到那男人身后的保镖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抵我爸脑门上。

  “滚开!再靠近一步,崩了你!”

  “扎克,把枪收起来。”

  冯德伦沉下脸轻轻吐出几个字,保镖把枪收起来,我爹早吓的两腿发软了。

  太他妈玄幻了,这不是电影里才出现的情节么?

  昨天就知道光头是道上的,没想到背后竟然有这样的势力,不行我得去看看。

  灵堂的哀乐掩盖不了大家害怕的低喘,何叔和薛阿姨也吓傻了,老爸一看我去了,小声低斥,“不是让你别出来么,你出来干什么?”

  我把老爸扶过去交给我妈,回头冷眼看着被保镖前呼后拥的男人,老娘鬼都不怕,还怕你一黑道?

  光天化日的,这里十来号工人呢,老娘还不信他敢大开杀戒!

  “这里是为死者出殡的灵堂,请你们放尊重点,不然就把尸体抬走,我们不赚这钱。”

  “哪里冒出来的臭丫头……”

  那保镖又想上前来凶我,被冯德伦摇手制止,中间那个男人上前一步,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我呼吸一紧,硬着头皮和他对视。

  “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只是单纯的祭拜。”

  说完,他伸出手,旁边的手下立即给他点了一柱香,他对着光头的棺木拜了三拜,把香插在香炉里就往旁边去了,手下立即给他搬了凳子。

  “老大,你看看我,光头强在这呢!!”

  光头着急上火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说,可他老大根本看不见他,那光头直接把主意打我头上了,跑到我跟前围着我转。

  “妹子,我知道你能看见我,求求你帮我跟老大说几句话行么,就几句话求你了!”他说完还跪下给我磕起来了。

  尼玛这里这么多人呢,我怎么可能承认我能看见鬼。

  干脆没理他,招呼人开工,早点做完法事把尸体烧成灰,把院子里这一片黑压压的送走。

  其实出殡挺简单的,周仙仙不在,就由平时配合她的两个工人诵经,那些黑衣人派对瞻仰仪容,一人往棺木里面丢一只白菊,光头强也没有家属,还少了家属答谢这一环节。

  本来以为事情这么进展很快就完事了,可那些黑衣人瞻仰完直接分散往我家各处走去,像是在搜什么东西,到处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都他妈快把我家给拆了。

  “你们干什么?”

  “就找点东西,别担心。”冯德伦眼皮一抬朝我笑了笑。

  “你们要找什么东西,光头送来的时候衣服都被砍的稀巴烂了,哪里来的什么东西!”

  “他们在找密码呢,妹子你快告诉他们密码是3527不然他们会杀了我女儿!”光头强上来拉我的手我赶紧往旁边挪了挪,尼玛这什么破事,我可不想卷进去。

  这殡仪馆可是我老爸的宝贝,现在被人一通乱砸,老爸气不过上前去和那冯德伦理论,被他保镖揪着后领子提到半空中,挥拳踹腿乱骂,“你们根本就不是来悼念的,你们诚心来砸场子的!”

  我妈担心我爸也是哭哭啼啼的,工人也乱成一锅粥,我大喝一声,“行了!”

  冯德伦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微微偏了下脑袋,“把这些人都带出去。”

  话是对他手下说的,可他眼神却落在我身上,我脸色一僵,瞥见还在跟前磕头的光头强,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那个冯德伦好像知道我们看见鬼了。

  我父母包括工人都被他们押出去,并没有为难他们,我老爸担心我,冲上来想救我,被谁在脖子敲了一击晕过去了。

  “说吧。”

  冯德伦冷冽的声音传来,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给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一脚朝光头强踹过去,“还不快说!”

  “是是,东西在商贸银行的721号保险柜里,密码是3527,为这趟货我连命都搭上了,求妹子给他们说说情,让他们不要为难我女儿。”

  光头强又磕上了,我又是一脚踹过去,“别磕了!”

  冯德伦也不着急,只是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我没好气的回敬过去,长得人模人样的尽干些威胁人的事情,他怎么没被恶鬼掐死?

  “东西在商贸银行721号保险柜里,密码是3527,你们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请不要为难光头的女儿,毕竟他连命都搭上了。”

  “你还知道光头有个女儿?有趣。”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我起身,对着外工人招了招手,“愣着干什么,进来把尸体抬去烧了。”把骨灰坛给他们这事就翻篇了。

  没想到我居然敢在他们老大跟前发号施令,冯德伦身后那个火爆保镖脸色一沉,“小娘们蹭鼻子上脸了,谁给你的胆子在我老大面前发号施令。”

  那个叫扎克的保镖还没进身就被冯德伦给喝退了,他一挥手让外面的人都撤出去,然后起身走到我面前。

  这男人就像是一只蛰伏的猛兽,一起身强大的压迫感袭来,他走到我跟前,略带戏谑的笑了声,然后从西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这是我名片,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听说你们要修墓园了,光头的骨灰就寄埋在你们墓园吧。”

  说完他一个眼神,一个略显斯文的手下立即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打现金,冯德伦随便掐了几叠,大概有五万块的样子放我手里,“光头的女儿我已经交给张蒙抚养,让他放心吧。”

  “谢谢大哥,谢谢张哥。”光头强给冯德伦磕了一个,又给刚才拿钱出来的那人磕了一个。

  做完这一切冯德伦转身离开,被一大票保镖前呼后拥簇拥着离开,我真不想再和他们有什么牵扯,可我双脚微抖已经不听使唤了,也没胆子再追上去把钱还给他。

  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名片,冯岳峰。

  黑色名片只印了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还特么冯岳峰,他怎么不叫冯绍峰!

  院子里黑压压一片终于离开了,殡仪馆工人才敢进来,我赶紧呵斥光头,“先进去,待会再找你算账。”

  刚才帮了光头的忙,光头十分听话的跑到后面休息室去了。

  我妈上前抓住我的手问我有没有事,我老爸已经把我手里的五万块接过去了,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妞儿……能独当一面了,咱们墓园还没开张……就赚了五万块。”

  我老爸估计还在吓呢,说话舌头都打结,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大家不用担心,赶紧把尸体抬去火化了。”

  老妈在我身上翻来覆去的检查,确定我没事之后才招呼人去收拾屋子。

  瞥见老爸想走,我赶紧把他拉住,“爹,公安局打电话来说找到邓叔的尸体了,你把光头火化之后去一趟吧,把邓叔拉回来。”

  我把和我反应一样,先是一愣,随即眼神黯淡下去,“好。”

  “爹,你就规规矩矩把邓叔接回来就行了,别再给我乱接活,看看你都接的什么活啊。”看着满屋子一团乱,我也是不胜其烦。

  一想着今天晚上可能是邓叔的头七,我更烦了,要是邓叔真被人养尸了,仙仙和慕琛都不在,我一个人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