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9.恐怖炼尸

019.恐怖炼尸

  天快黑了,我爸才把邓叔的尸体拖回来了,灵堂已经收拾好,我让工人准备了最好的棺材给邓叔。

  邓叔生前孤身一人无儿无女,我还给他准备了纸人媳妇和一双儿女。

  “太臭了,干脆直接把老邓拖去焚尸炉烧了!”

  老爸一下车就在抱怨,抬尸体下车的工人也都憋着气,把邓叔抬化妆间去之后跑出来大口喘,“还好裹着布,不然咱们都得被熏死。”

  这大热天的死了七天肯定臭,待会用消毒水喷喷就好了,就算不出殡,那至少简单的倒腾倒腾,不让邓叔走的那么难看。

  况且,邓叔死的不明不白的,我还想看看尸体。

  “艹你娘的,什么东西这么臭!”光头骂骂咧咧的跑出来,扶墙边哇哇呕。

  “你们都下班吧,爹你先去歇会,我去给邓叔倒腾倒腾,等会就把他火化了。”我说着去拿工作服穿上,戴上口罩之后那种刺鼻的味道好些了。

  一转身看见光头强在我背后,吓我一跳。

  “你还不去投胎拄这儿干什么?”

  “投胎?”光头强就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摸脑袋啜了口,“投胎是个技术活,老子身前好歹是个堂口大哥,要是一不小心投猪身上,怎么办?”

  “不投胎干嘛?做游魂野鬼?”

  “做鬼多好啊,你那相好的不也是鬼么,还有个鬼女儿,老子也要做鬼!”

  尼玛,头一次听说想做鬼的。

  光头现在是新鬼没什么法力,等日子久了,照他这性子就算不变成恶鬼也会变成凶鬼,还是先诱哄着把他留下,等仙仙回来把这丫的收了,以绝后患。

  “做鬼有什么好的?指不定哪天就被道士给收了,而且时间久了,连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随时可能被更凶的恶鬼吃了,也可能发疯发狂伤害自己的亲人。”

  光头听了果然吓一跳,陪着笑脸说道,“大妹子,你行行好给哥烧一把砍刀,哥防身。”

  “看你表现,你要表现的不好,我收了你!”

  “肯定表现好,咱两多有缘啊,反正哥没地方去,要不就在你这住下,给你看家护院什么的。”

  还特么看家护院,他以为他是旺财啊!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我就顺水推舟答应他了,顺便又说了些话吓唬光头强。

  仙仙回来之前我就先忍耐一下吧,反正这家伙本性不是很坏。

  “行了,你现在没法力也帮不上忙,自个去院里溜达吧,等我忙完了给你上香。”

  “好咧大妹子!”

  光头强一抹头走了,我摇了摇头把灵堂前前后后的灯全部打开。

  我早就把邓叔当成亲人了,按理说给他化妆应该没什么可怕的,可我刚走进化妆间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像是有一千双眼睛在暗处看着我,冰冷的眼神,让人浑身打颤。

  “邓叔,我是妞儿呢,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妞儿,你要有什么冤情就托梦告诉我,现在我给你化妆,让你走的体面些。”

  我点燃香在邓叔面前拜了三拜,然后把香插好才去拿工具。

  腐臭味传来,我拍了拍胸脯做好心理准备掀开裹尸布,一具黑漆漆的尸体猛然映入眼帘。

  “啊--”

  太恐怖了。

  吓的我后退好几步,手里的托盘差点掉地上。

  我以为尸体会腐烂之类的,连看见蛆虫都设想过,可我想象的远没有邓叔的尸体恐怖。

  邓叔浑身就像是被人抽干了血液,干枯的脑袋上嘴巴微微张开,里面塞着一张叠好的金色符纸,符纸上面压着铜钱。

  一条小指粗的蜈蚣从他嘴里钻出来,探头看了看又缩回去。

  两个眼珠子就像是晒干的龙眼突兀着,细细看去还能看到眼珠里密密麻麻的毒虫。

  他的身上被人换了一件古尸穿的那种官服,尸体散发出来的巨臭中还带着一些消毒水防腐剂的味道,看来已经被人处理过。

  最重要的是,邓叔被人封口了。

  和周仙仙说的一模一样,我赶紧拿出电话给周仙仙打过去,尼玛还是无法接通!!

  我气的差点把手机砸了,只好给她发短信过去:邓叔被养尸了,怎么办,能烧么?快回来!

  发完之后我还是六神无主,盯着邓叔的尸体看了半天。

  他本来就又瘦又小,变成干尸之后就剩个脑袋比较大,还有他的脚掌,右脚的拇指上还拴着一根红绳,全身无一不透露着恐怖又诡异的气息。

  我赶紧把身上的符全都拿出来贴邓叔脑门上,给他身上也贴了几张。

  邓叔明明就被人养尸了,警察又在头七找到他的尸体,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心里越发瘆的慌,有种不祥的预感,周仙仙也不回我信息。

  干脆把邓叔的尸体烧了吧,免得真出了什么岔子。

  不过在这之前,得把邓叔嘴里的符取下来,这样他有什么冤情就能托梦告诉我了。

  我把托盘放下,拿了钳子和镊子,“邓叔,对不起了啊。”

  壮着胆子把钳子伸过去想撬开邓叔的嘴巴,没想到他嘴里那条蜈蚣突然蹿出来,对准我伸过去的钳子就是一口,巨大的咬合力发出锵的一声,吓得我钳子掉地上,惊呼着不断往后退。

  特么的,差点被吓死。

  那条蜈蚣刚才伸出来足足有半尺长,还有半截藏在邓叔嘴里,像是专门放在邓叔嘴里保护那个封口符的。

  光头强在外面不远,听见我惊叫冲进来,刚走到门口就哇呕一声捏住鼻子,“死多久了,咋这么臭!”

  他也看见邓叔的尸体了,浑身一愣看着我,“这死尸怎么成这样了?”

  我惊魂未定的乱挥手里的钳子指着邓叔,“来得正好,你试试能不能把他嘴里的符纸扣下来。”

  “这有什么。”

  光头强说着就要伸手过去,我赶紧把钳子塞他手里,“小心点,他嘴里有条小指粗的蜈蚣。”

  “还有蜈蚣?什么鸡ba情况?”

  “邓叔被人炼尸了,你赶紧试试不行我们就直接把他拿去烧了,要是他突然跳起来,被我父母看见就惨了!”

  邓叔现在是尸体,我父母能看见的,他现在这副样子就算躺在这也能把人三魂吓去七魄,光头强还问东问西的,我一脚踹过去,“赶紧的,你要磨蹭到天亮啊!”

  “踹个毛,老子也很怕好不好,头一次听说还有炼尸这玩意儿。”

  我没和光头拌嘴,看着他伸过去的钳子我心都提嗓子眼了。

  就在他钳子要碰到邓叔嘴边时,两条蜈蚣齐齐从邓叔的嘴里窜出,一条呲牙咧嘴发出梭梭的声音,还有一条直接飞出来缠在钳子上,千足齐动,飞快的往光头手臂窜过去。

  “艹!”

  光头大骂一声丢掉钳子,那根黑的发红的蜈蚣掉到地上,就像是灵活的蛇,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停尸台钻进邓叔嘴巴里。

  “什么玩意这么粗,还两条,差点没飞老子身上。”光头强吓的脸色惨白。

  “你是鬼,你怕个毛啊!”

  “这玩意太邪门了,老子能不怕么?”光头理了理衣服看着邓叔,“赶紧烧了吧。”

  之前我爸运尸体回来都没发现蜈蚣,看来是有人想动邓叔嘴里的封口符它们才会攻击,再过会我妈肯定要来喊我吃饭了,还是先把尸体烧了吧。

  我心中已经大概能猜到是谁杀了邓叔了。

  “你把裹尸布盖起来,我们就这样推着邓叔去焚尸炉,不要叫我爸妈了。”咱们家的焚尸炉是钢板制成的,全自动操作,我会用。

  光头把邓叔盖起来,我赶紧把化妆台推出去,一刻也不敢耽搁。

  总觉得邓叔下一秒就会跳起来。

  刚一出门就碰见我妈来喊我吃饭了,见我推着邓叔的尸体把我拦住,“妞儿,你干嘛。”

  “邓叔尸体腐烂的太厉害,我赶紧给他火化了去,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

  “不急,先放着,等会我和你爸还想给他上柱香。”

  “上什么香啊,待会我拿骨灰坛回来,你们一样可以上香!”我满脸不耐烦,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对我妈说话。

  我妈眼神一闪,有些受伤,不过她还是走了。

  光头跟在我身边,我让他去把大门打开。

  殡仪馆右边是白桦林,白桦大道可以去市里,左边搭了个钢棚偏院,外面停车用的,里面就是焚尸炉,平时走路用不了五分钟,但是今天,我觉得这条路特别漫长。

  出了院子外面就漆漆的,一轮混沌的明月挂在空中。

  月光照在邓叔的裹尸布上,让洁白的裹尸布有些泛绿,看起来非常恐怖。

  偏院的门锁上了,尼玛我忘了拿钥匙,只好把尸体停放在门口,对着光头说道,“你在这看着,我回去拿钥匙,顺便拿点符。”

  钥匙在我房间呢,我回去桃子就跳下来把我抱住,看样子是刚睡醒。

  “妈咪,桃子饿了。”

  “乖,进葫芦里去,妈咪待会给你吃香,还给你烧玩具!”

  “阿?桃子不想进葫芦嘛。”

  “哎哟喂我的乖女儿,别撒娇了赶紧进去,待会你要啥妈咪都答应你,妈咪现在有急事!”我把桃子扔床上,拿起钥匙揣兜里就开始画符。

  桃子知道这些符是用来对付鬼的,也不闹了,等我出门的时候她跳下床跟了上来,“我要和妈咪一起去,保护妈咪!”

  小桃子一脸坚定,我一个头两个大了,现在没控搭理她,也就由着她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往门外跑去,没想到刚要出院子光头强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还把门给锁上了。

  “你干啥?”

  “活了,尼玛那尸体活了,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