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0.僵尸邓叔

020.僵尸邓叔

  “什么!!?尸体活了?”我大惊,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艹,吓死老子了,那东西会跳,跟僵尸一样!”光头强惊魂未定靠门上,拍胸脯的手都在抖。

  他尼玛可是鬼啊,吓成这样,能有点出息不?

  早知道拖回来就直接把邓叔烧了,现在麻烦了,光头强说邓叔的尸体会跳,咱们家院子围墙不高,不能放任他不管。

  我伸手要去开门,光头把我掀开冲我吼,“干什么你,出去找死啊!”

  “得去抓住他,不然他跳进来还不把里面的人吓死,他往哪边去了?”

  “光顾着逃命去了,谁管那玩意儿去哪了!”

  “妈咪,我出去看看吧!”桃子说完就化成一溜烟从门缝里钻出去,我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瞧光头强怂样,我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人家桃子都不怕,你一堂口大哥怕什么,你是鬼,他是尸,他还能吃了你?”

  “不是你说我是新鬼,很容易嗝屁么。”

  囧,早知道就不说那些话吓他了。

  趁着桃子还没回来,我赶紧去给光头烧了把砍刀,有家伙防身光头胆大不少,挥了挥刀把门打开。

  “妹纸哥告诉你,今儿个外面就算是你亲爹,老子也要把他砍的稀巴烂!”

  我拿着绳子跟在光头身后没说话,仙仙说过,炼尸把死者的鬼魂封存在尸体内供术士操纵,尸体一毁,邓叔就会魂飞魄散,不能再投胎了。

  可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死者已逝,活着的人总要平平安安活下去才好。

  打开门就是一阵冷风袭来,让人猝不及防打了个寒颤,原来混沌的明月变得清明透亮,就像是一面镜子透着悠悠寒光,想起之前秦慕琛说他吸收了日月精华,邓叔该不会也玄幻了?

  “桃子!桃子!”

  轻轻叫了两声,回答我的是一片树影婆娑的莎莎声,巨大的树影在地上摇晃,就像是一个个张牙五爪的鬼影。

  我心肝都在打颤了,扑通扑通的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光头猫着身子往白桦林那边走过去,我跟在他身后,把手上的绳子套了个结,待会缠住邓叔把他绑树上,不管是砍还是烧,把他弄死为止。

  突然,脚边的树枝勾了光头一下,光头吓的哇哇大叫,手里的砍刀也掉地上了。

  “光头你……你是不是男人!”

  麻痹,差点被他吓死。

  光头强赶紧把砍刀捡起来抹了把脑袋,这时候桃子的声音从我们背后传来,“妈咪,在那里在那里!”

  我回头一看,桃子挂在路边白桦树上,树下一个穿着官服的黑影子正直着双手往我家跳,他已经跳到门口了,路灯打在他脸上,那不是邓叔是谁。

  “该死,我们中调虎离山了!”

  光头强抢过我手里的绳子就甩过去,正好套在邓叔身上,可邓叔的力气非常大,一跳一跳的把光头强拖着往前,光头强憋着一口气冲我吼,“快帮忙啊艹!”

  我赶紧帮着光头拖,邓叔力气太大了,我和光头合力才勉强把他拖回来一些了,把绳子套在路边树上打了个死结。

  光头强啜了口,提着砍刀朝邓叔冲过去,锵一声砍邓叔身上,巨大的震荡让光头手心一麻,刀掉地上了。

  邓叔回头双手一横就朝光头扫过去。

  “小心!”我大叫。

  “什么玩意儿居然这么硬。”

  光头埋头捡刀逃过一劫,等他起身的时候邓叔已经在他跟前了,举起僵尸一样的手就朝光头身上戳,黑锆石一样的手指甲估计有五厘米,被他戳中心脏估计瞬间就死了。

  光头大叫着往我这边跑,邓叔追了几步便不追了,而是朝着我家方向蹦了去。

  该死的,他的目标不是我们,是我的家人!

  太狠毒了,居然用将尸对付我父母,虞锦天到底安的什么心?

  “他想进去,你继续砍他,我去把门关上!”我大吼一声朝着僵尸冲过去。

  光头没办法只好跟上,举着砍刀在邓叔身上一阵猛砍,邓叔的尸体估计做过特殊处理,干涸的肌肉像铁一样硬,根本砍不动。

  僵尸的注意力集中在光头强身上,我赶紧把院门关上,回头掏出画好的符冲过去贴邓叔身上。

  那符贴在邓叔身上时他明显抖擞了下,但符纸很快燃起来,烧成灰掉地上,也没把邓叔的尸体引燃。

  光头已经体力不支了。

  邓叔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也不怕痛,嘴里发出恐怖的吼声,不停的用他僵直的双手乱戳。

  “五雷神电降妖伏魔,急急如律令!”我结出指法朝邓叔射过去。

  手札上说五雷咒会从指尖窜出雷鸣闪电,可我指尖冒出一小团电火花就像是水滴一样滚地上没了。

  又试了几个指法,全都毫无效果,急的光头强大吼,“艹了,你行不行?”

  “不行!”

  我依葫芦画瓢根本没有法力,只好掏出电话给周仙仙打过去,还是无法接通。

  慕琛和虞睿也联系不上,就在我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包里一张名片落出来,黑色名片上三个金色大字分外惹眼,冯岳峰!

  他们有枪,一定行!

  我赶紧捡起名片照号码拨过去,等了好久那边才接通。

  不等对方说话,我冲着那边大吼,“救命,殡仪馆有僵尸!!”

  “殡仪馆?”电话中传来略带冰冷的磁性嗓音。

  “打毛电话,绳子要断了,你快进去!”光头大吼。

  果然,邓叔和光头周旋的时候十分有技巧,好几次用缠在他身上的绳子挡刀,几番下来,他身上的绳子磨的只剩细细的一丝了。

  我赶紧推开院门钻进去把门反锁。

  下一秒,两个身影同时从门缝中钻进来,一个是惊魂未定的光头,还有个是小脸惨白的桃子。

  “光头,你能飞了。”

  光头这才注意到自己变成一溜烟飞进来的,兴奋的一抹光脑袋啜了口,“真是,他妈的,老子再出去会会他!”

  说完,他已经从门缝中钻出去了,桃子小身板有些抖,估计从来没见过僵尸,我让她回葫芦里待着,她硬要留下来陪我,我两用背抵在门上,细细听外面的动静。

  光头在和邓叔对弈,可邓叔并不理他,而是直接朝着我们这边跳过来,用他僵硬的手戳院门。

  我们院门是铁皮做的,被邓叔一戳就发出砰砰的声音,很快把我爸妈都给吸引过来了。

  “桃花你不吃饭把门弄的砰砰砰干什么?”老爸端着碗含糊不清的说着。

  老妈和薛阿姨他们也出来了,不明所以的望着我。

  邓叔在外面锲而不舍的想把铁门戳出一个洞,老爸怒了,冲我吼,“赶紧过来吃饭,别把门给弄坏了!”

  “这……这门坏了,我在修呢,你们去吃饭,我马上就来。”

  “门坏了?那里坏了!”

  这殡仪馆里哪怕是一根草都是我老爸的宝贝,一听说门坏了,我老爸把碗递给我妈就跑过来,我肠子都悔青了,干嘛要说门坏了。

  老爸一靠近就知道不对劲了,那声音明明就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我们家平时根本没人来更别说着大半夜的了,老爸狐疑的盯着我,“谁在外面?”

  僵尸在外面啊!!

  可我不敢说,想半天想了个合理点的解释,“爹你还记得今天的黑道不,他们来了,我刚看见了所以才堵这里,你赶紧进去,这危险。”

  一提起中午那些黑大哥,老爸脸都绿了,回屋就要拿家伙,我赶紧给桃子努努嘴,“桃子快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那几个人给我拦在屋里不准他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