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1.僵尸凶猛

021.僵尸凶猛

  我爸一进去桃子就把他锁在里面,又化成一股强劲的风把我妈和阿姨他们撞进屋里,如法炮制把门从外面锁上。

  “哪里来的妖风!”何叔叔摔倒前大骂了句。

  我额上滑落几条黑线,这法子是鲁莽了点,但总算把他们弄进屋了,不然他们看到邓叔变僵尸不吓晕才怪。

  老妈担心我,最先爬起来猛拍门,“妞儿怎么回事?”

  “妈,我没事,你们在里面待着,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出来!”

  我现在已经没心情应付他们了,撇头对门外吼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我耳边就传来锵一声,邓叔的指甲把铁门戳穿了!

  锋利的指甲割在我耳朵上,传来钻心的疼,我赶紧捂着耳朵跳开两步,才发现铁门已经被戳的凹凸不平,好几个地方被戳的很薄了。

  他居然围着铁门戳了一圈,这时候再给一脚,铁门中间一大块铁皮都会被踹掉,铁门就会开出一个大窟窿!

  这僵尸邓叔怎么可能这么聪明?

  一定是背后操纵他的人在捣鬼,我想也没想就冲着天空大喊,“虞锦天,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冲我来!”

  “妞儿别怕,爹来保护你!”

  我这一喊,我爹和我妈都急了,分别找东西砸门。

  真是我亲爹妈啊,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不过你们可千万别出来,混乱中我哪还护的了你们。

  吃了瘪我这次小心些了,压低声音问道,“光头,外面怎么样了?”

  光头气喘吁吁,从门缝里钻进来,拉着我就往里面跑,“顶不住了,门马上要被他戳开了,那老粽子尸体被人灌了铅,又硬又重,没个十来号人根本治不了他。”

  原来是灌了铅,怪不得怎么砍都砍不动。

  “你在这顶着,我再想想办法!”

  我去拿了三支香跑进房间,都说上香三长两短不吉利,我赶紧把香掰断两根,点燃了插在秦慕琛骨灰坛前,“慕琛,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快回来救命啊!”

  也不知他能不能听到,我根本不敢多做停留,抓了一叠符纸往外跑。

  刚跑到门口,就听见轰隆砰一声,光头大喊大叫的,完了,僵尸肯定冲进来了。

  老爸在房间里乱骂着踹门,僵尸邓叔听见我爸声音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直接把跟前挡路的光头强扫飞,朝关着我爸那屋冲过去。

  “不要!”

  我大叫一声跑过去,这一跑我竟然发现自己浑身充满力量,健步如飞,一脚踹在邓叔身上,把他踹飞好几米。

  邓叔刚倒地下一秒迅速直直的弹起来,砰砰砰又往我这边跳。

  光头强歪着身子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行啊你,老子都拿他没办法,你竟然一脚给他踹飞了。”

  刚才一跑我就感觉到了,胸口处热的发烫,那被鬼抓过的伤口就像是一个聚能环,源源不断的往我全身输送力量,刚才奔跑的速度,都能赶上刘翔了。

  管它是基因变异还是鬼上身,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冲着光头喊,“去找绳子给我!”

  邓叔冲过来并没伤害我,一心想破门去搞我爸,他每次扑过来我都把他踹飞了,可渐渐的我气喘吁吁头脑发胀,体力跟不上了!

  我是那种特别懒的人,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平时根本不运动,现在空有一身蛮力也没法使了。

  “找到了没?”

  “找不到啊艹,这个你勉强用着!”

  光头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把铲子,那是平时殡仪馆铲垃圾用的,好歹是个铁家伙,我接过来对着邓叔脑袋上就是一铲。

  锵!!

  这一棒子就像是打在了石头上,震的我手心发疼,而且这铲子又重,几铲下来我一点没力气了。

  光头还在旁边看戏,我没好气的吼了句,“看毛啊,赶紧找绳子把他捆起来。”

  “妈咪,顶不住了!”

  桃子那边也小脸憋的通红,毕竟房门后三个大人,邓叔抄着板凳砸门,没几下一整扇门都被他砸下来了,桃子惊呼一声飞开。

  三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冲过来,我赶紧大喝,“不要过来,危险!”

  我妈一下子就认出邓叔了,看着我满脸不解,“妞儿,怎么回事?”

  事情到这地步显然瞒不下去了,我一边对付邓叔,一边艰难的说道,“邓叔变成僵尸了,他要杀你们,你们赶紧回屋里去,何叔去拿两根粗点的绳子过来。”

  他们和我以前一样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愣在那里看着上串下跳的邓叔。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妞儿别闹了,你邓叔是不是还没死?”

  我妈朝我这边走过来,原本朝着我爸攻击的邓叔,突然飞身而起落在离我妈不远处,砰砰砰的朝我妈跳过去,嘴里发出恐怖的声音,三两下就跳我妈跟前了。

  “啊--”我妈惊呼一声直接晕过去了。

  凑近了看清邓叔干尸一样的脸,何叔和薛阿姨终于相信了,拖着我妈往房间跑。

  僵尸邓叔跳的非常快,双手乱戳,差点就戳中我妈了,还好旁边的桃子冲出来撞在邓叔身上,把他撞退数米。

  “吼……”

  邓叔嘶吼一声,双手直接把桃子掀飞了。

  多亏桃子争取了些时间,何叔他们总算把我妈拖进屋了,可惜刚才饭厅房门被他们踹坏,僵尸知道那边更薄弱,掀开桃子又朝着那边跳过去。

  “接着!”

  关键时刻,光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绳子,我赶紧跑过去动作麻利的套在邓叔身上,然后对着何叔和光头大吼,“你们两个把他拖中间去,我去拿火烧了他!”

  光头先跑来接过我手里的绳子,何叔跑半道上看绳子悬在半空中直接不敢过去了。

  “何叔快去,光头不会伤害你!”

  事关性命,眼看着半空中的绳子快坚持不住了,何叔硬着头皮冲过去抓住绳子,和光头一起把邓叔往院中间拖去。

  饭厅后面是厨房,我拿了打火机和菜油就往外跑,薛阿姨起身把我拉住,将我手里东西夺过去。

  “妞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起来挺危险的,你照顾你妈,我去!”

  我瞬间眼眶湿润了,薛阿姨看着我长大,早把我当成自家人了,我也把她当成家人,不仅我爸妈不能有事,何叔和薛阿姨也不能有事。

  “薛阿姨,你照顾我妈,我跟仙仙学了点本事,还是我去吧。”

  不等她拒绝,我抢了她手里的东西就跑出去,打开盖子把菜油往僵尸邓叔身上泼。

  他大概猜到我要干什么了,两手在胸前乱挥,拇指粗的绳子三两下就被他指甲割断了,双眼泛着绿光狠狠瞪着困住他的两人,直接飞过去掐住何叔的喉咙,把他掐起来狠狠甩出几米。

  光头强早化成一溜烟跑了,邓叔朝着何叔跳过去,铁了心想收拾完挡道的家伙再收拾我父母。

  我抄起地上的铁铲跑过去,直接在僵尸邓叔脸上抡了几铲子,他脑袋被我打偏到一边,估计脖子快打断了。

  邓叔本来就瘦,做成干尸之后脖子细的就像一根竹竿了,我怎么早没想到呢,直接攻击他的脖子。

  可他又发现我的想法了,直接放弃攻击何叔,又朝我妈那边跳过去,我刚跑过去,他又去攻击我爸了,害我跑来跑去,几番下来我又累的跟条狗似的。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光亮,紧接着就是刺耳的刹车声,十来个黑西装的男人冲进来,一看到僵尸邓叔恐怖的样子全都愣在原地。

  救兵终于来了!

  “愣着干什么,把僵尸围起来!”我把铲子拄地上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