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3.死伤惨重

023.死伤惨重

  谁也不想发生这种意外,大家的心情都跌落谷底,我瘫在地上失了魂。

  光头着急上火的跑进来,看见薛姨死了,先是一愣,但很快镇定下来在我耳边吼,“妹子快出去看看啊,我大哥带来的人都死大半了!”

  冯岳峰带来的人虽是亡命之徒,但好歹也是条生命,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起身,却没有离开。

  何叔估计猜到我想干嘛了,对我说了句,“去吧,我陪着你薛姨。”

  我出去的时候顺便捡起掉在地上的铲子,眼泪已经干涸在我脸上,我死死的盯着人群中那个上串下跳的僵尸。

  此刻他在我眼里已经不是什么邓叔了。

  而是一只彻底的僵尸,一只杀人害命的恶鬼!

  冯岳峰看见我过去了,吩咐两个保镖上来把我拦住,可令我自己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跳起来,直接一脚踩在保镖肩上,借力飞过去,一铲子砍在僵尸脑袋上。

  这一铲子带着我杀亲蚀骨的愤怒,不是拍,而是用铲子的棱边砍的。

  僵尸的头颅咔擦一声滚到地上,直接从门口滚了出去,剩下的尸体惶恐的转了转,直接腾身而起,飞走了。

  光头丢出去的绳子扑了个空。

  冯岳峰立即下令让手下追出去,可他的手下基本都受伤了。

  “别追,外面黑漆漆的,追出去不安全,让光头去看看就行。”

  光头嗯了声飞出去,我才发现所有人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

  冯岳峰咳了声,他手下的人立即训练有素的整理尸体。

  我看了下,大概死了七八个。

  “对不起。”

  冯岳峰了眼手下的尸体,脸色还是那般波澜不惊,“他们从跟着我那天就已经把命交给我了。”

  说完,他又回头对张蒙说,“把这些人的名字记一下,给他们双倍抚恤金。”

  “是。”张蒙点头。

  从包里拿出一条手绢递给冯岳峰,“老大,你受伤了。”

  “你受伤了?”我这才注意到他黑色西装手臂处有一条口子,裂口处颜色略深,估计是被血染的。

  “我没事,先去看看你亲人吧。”

  冯岳峰说完就朝屋里走去,张檬赶紧去车里拿药箱。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何叔这边已经把薛阿姨抱出来了,她身上盖着何叔的衣服。

  我妈已经醒了,估计听说薛姨是为了救她而死,一直哭个不停,时不时用极其愧疚的眼神看着薛姨。

  老爸陪着何叔把薛姨抱进化妆室,看见冯岳峰坐在灵堂里愣了下,还是硬着头皮上去说了声谢谢。

  冯岳峰点点头,指了下桌上的一打钱,“外面那些尸体就在你们这火化了吧,这些钱你看够不够。”

  这些人都是为了救我们才死的,我怎么可能收钱!

  “把这些钱都给死者家属吧,他们都是被邪物所伤,必须今晚上烧了,你们稍微等一等,待会把骨灰给他们家人带去。”

  “也好。”冯岳峰点头,张檬立即把钱收回去。

  老爸陪何叔进去了还没出来,我扶着妈坐下,老妈突然抓住我的手。

  “妞儿,笙箫电话说已经包车连夜赶回来了,你看薛姨的尸体能不能过两天再火化?”

  我妈说这话的时候,何叔正好出来了,我不敢去看何叔的眼睛。

  现在不是感性的时候,我垂着头低声道出事情的严重性,“刚才邓叔的样子你们也看到了,我也不忍心,可万一薛阿姨变成邓叔那样怎么办?我绝不能再失去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了。”

  说道最后我有些哽咽,现在回想刚才还心有余悸。

  何叔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坐在我妈旁边双目空洞神游天外。

  好半天才吐出一句,“烧吧,待会我亲自送慧琴上路,笙箫也能理解的,慧琴走的安详,她这辈子没啥遗憾了。”

  脑海里猛然想起之前何笙箫的表白,之前应景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我虽然不后悔,只是秦慕琛那边怎么交代啊?

  那家伙现在是恶鬼了,动动手指就能把何笙箫捏死。

  哎,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等何笙箫回来再说吧。

  今天晚上殡仪馆灯火通明,老爸亲自去烧冯岳峰那些手下,何叔给薛姨修了容颜换了新装,给她装在最好的棺材里才把她推去了焚尸炉。

  我很想去送薛姨最后一程,可冯岳峰这边的手下脱了西装衬衣,伤口处全都一片乌黑发青。

  大家都吓到了,瞪着眼睛望着我,似乎在等我给出一个解释。

  老妈已经看到邓叔变僵尸,我也不用遮遮掩掩,让她听到也好。

  做咱们这一行的,以后勉不了还会遇到些麻烦,就当是给她一个心理准备。

  “这些伤口渗了尸气需要处理一下,具体怎么处理我也不知道,妈,你去拿点糯米过来试试。”

  “嗯。”我妈起身去了厨房。

  等我妈一走,一直盯着我看的冯岳峰突然说话了。

  “说你是道士,你不像,说你是普通人可你好像又不一般,刚才那一下就算扎克也没法办到,你是怎么办到的?”

  “人往往在被逼急的时候,身体会激发隐匿的潜能,你现在让我做同样的动作,我也做不出来了。”

  冯岳峰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打转,把话题扯到另一方面了,“光头怎么会在你这?”

  他的问题在我意料之中,先前我和光头说话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人观察力很敏锐。

  “他没地方去,我收留他看家护院。”

  “呵,没想到我的手下现在变成你的手下了,那我今天死了的兄弟,该不会也会被你收入麾下?”

  擦,他以为我是养鬼专业户啊,加上光头我身边都三四只了,实在无福消受。

  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你还是全带走吧,而且人死了也不全都会变成鬼,需要契机的。”

  “契机?”

  他和我当初听到这两个的表情一样,但他更深层一些,像是在思考,算计什么。

  我没心思管他,老妈已经把糯米拿来了。

  我抓了一把糯米朝着一个受伤的保镖走过去,他十分配合的把手伸出来。

  才刚把糯米敷在他伤口上,伤口处就传来嗤嗤皮肤灼烧的声音。

  那保镖先是惨叫一声,但很快就咬紧牙关忍下来,豆大的汗珠从他脑门上逼出来。

  连我手掌都有种火烧一样的疼痛,等到灼烧声慢慢消失我才挪开手掌。

  雪白的糯米此刻已经变成黑色了,就像是烧焦了一样还往外冒着热气。

  把糯米抠开,原本漆黑的伤口已经变成鲜嫩的粉红色,就像是烫伤之后掉了一层皮那样,还血淋淋的。

  原来电影里的情节不是胡编乱诌的,这糯米还真有奇效啊。

  我赶紧让其他受伤的人如法炮制,那些人早有心理准备,但敷伤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痛的闷哼。

  只有冯岳峰愣在那里看着兄弟们治伤,张蒙要给他敷还被他拒绝了。

  这家伙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没由脑来了句,“你也受过这样的伤?”

  对上他视线我总算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了。

  他一定是看到我刚才迅猛的表现,以为我是被僵尸抓伤之后身体起了变化。

  我不是被僵尸抓的,我是被鬼抓的。

  可尼玛这事怎么敢告诉他啊,这家伙老谋深算,一看就不安好心。

  我抓了把糯米朝他走过去,“没有,你想多了,你要是心存侥幸,小心下场和邓叔一样,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还被人操纵。”

  说完我把糯米朝他伤口上敷过去,谁知道那丫的突然抓住我手腕,“你怎么知道我想多了?我心里又存了什么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