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4.鬼小弟

024.鬼小弟

  我对上冯岳峰视线,心底没由来一阵轻颤。

  有些人活着,比鬼还可怕!

  “反正我就是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已经提醒过你,到时候死了别怪我就行了。”

  我挣脱他的手把糯米扔回盆里,他爱敷不敷,就算变成僵尸也是他的事,我家都乱成一团了,哪有闲工夫管他?

  不一会儿老爸就带着一群人从外面回来,他们手里都抱着一个骨灰坛,我赶紧让他们把骨灰坛放在灵堂中间,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炷香。

  我们上香的瞬间,那些骨灰坛里冒出一缕缕残魂,一开始朦胧的样子像是个人,白色魂魄慢慢变成金色,随后很快就消散了。

  只有两个白色的魂魄没往天上飘,而是落到地上缓缓变成两个人影子。

  起初还有点透明,几秒钟之后就变成实体了,变成像光头那样的鬼魂。

  完了,这两个一定是‘契机’了!

  那两个鬼很自然的就站在冯岳峰身后,就像生前跟着他做保镖一样。

  恰巧光头从外面回来,我瞬间心生一计,赶紧对着冯岳峰说道,“折腾大半夜了,你带兄弟们回去休息吧,我这里还要处理些家事。”

  光头一进来就想给我汇报情况,我悄悄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往化妆间走去。

  进去之后我找了个地方坐下,光头进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光头,你现在是鬼了,还打算跟着你那个老大?”

  光头粗莽,但不笨,瞬间明白我的意思,赶紧陪着笑脸,“做人的时候老子答应了替他卖命,但现在老子是鬼了,答应了要给你看家护院的,我光头当然是大妹子的手下。”

  “很好,人鬼殊途,你现在是鬼就不要再和阳世的人有瓜葛,不然牵连他们就后悔莫及了。”

  “嗯。”光头点头,视线却黯淡下去。

  我知道他想起自己的女儿了,他们这种刀尖舔血混的人,基本上都亲情淡漠,太在意反而会害了对方,他现在是鬼,还是不要再打搅得好。

  “你女儿还活着,可在她心中你已经死了,明白么?”

  “我懂,她生前也没见过我几面,现在佳怡给张檬抚养,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偶尔念想念想就行了。”

  光头讪笑,好像真的放开了,我也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

  “之前院子里不是死了七八个人么,其中有两个变成鬼了,他们还想跟着冯岳峰,我想让你把他们撬过来,以后跟着你。”

  “撬老大的人?”

  “他们现在是鬼了,冯岳峰也看不见他们,他们跟着也没用,没有人供奉很快就会魂飞魄散。”

  “我懂了!”光头一抹脑袋瞳孔里闪烁着兴奋,“那到不如便宜老子,想当初老子好歹也是堂口老大,虽然现在做了鬼,身边没两个小弟怎么行?”

  “懂了就好,他们要走了,你赶紧去吧。”

  光头兴奋的离开了,我却整个人无比低落。

  留下光头在身边已经是下策,但那两个鬼又不能让他们跟着冯岳峰,要是他们听话还好,要是以后不听话了反过来要害我,我尼玛找谁说理去?

  心烦的时候我自然想到了周仙仙,今天晚上要是她在,薛姨肯定不会死。

  拿出手机再给她打过去,要是再打不通,我非把手机砸了!

  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电话竟然通了,可明明那边还没接,我就听到周仙仙的声音了。

  “卧槽!这门被谁弄这样了?”周仙仙从院门走进来,一看院里黑压压一片人又骂了句,“靠,半夜三更哪来这么多人?桃花,桃花!!”

  那些保镖一看周仙仙道姑打扮,背上还背着把巨大的桃木剑,纷纷给她让开一条道。

  “仙仙你可回来了!”我赶紧跑过去,拉着她又埋怨又欣喜。

  “家里怎么这么多人?来者不善的样子。”仙仙视线落在冯岳峰脸上,瞥见他身后站了三只鬼,突然瞳孔一瞪。

  只见光头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周仙仙,对着两只新鬼吹牛逼呢。

  “大妹子刚才的实力你们看到了,旁边那道姑可是峨眉派掌门,外面到处都是野鬼、道士,你们两个新鬼到处乱跑,就算不被抓,没人供奉也很快魂飞魄散了,跟着我,咱们有道士庇佑还衣食无忧。”

  我赶紧狠狠掐了下她的手,还好仙仙和我心意相通,只是愣神看着我。

  眼下这情况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说清的,我只好用最简单的方式给她说道,“你不在的时候家里发生了很多事,待会我慢慢给你说。”

  说完,我又给她介绍了冯岳峰,“今天晚上要不是他帮我们,我们家肯定没办法度过这个难关。”

  冯岳峰非常有礼貌勾唇浅笑,还是那句话,“不管遇到困难,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周仙仙眼睛瞪更大了,一副你居然敢背着秦慕琛勾汉子的表情。

  好在何叔抱着薛姨的骨灰盒进来了,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冯岳峰带着兄弟离开了,但我有种感觉,以后和这个人还会再见的。

  我老爸看着冯岳峰的背影眉头紧皱,“妞儿啊,他们都是道上的人,以后少来往。”

  “我知道,今晚我也是没办法,之前联系不上仙仙,只好找他们……”

  提及今晚的事情,大家视线都黯淡下去,我妈在一旁抹眼泪,邓叔失了魂似的把薛阿姨的骨灰坛放在灵堂前,然后去库房拿纸钱和香火。

  冯岳峰走的时候人手抱着一个骨灰坛,现在我家也摆着一个,仙仙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家里出什么事了?”

  我赶紧把邓叔变成僵尸回来杀我父母的事情给她说了,还有薛阿姨怎么死的,冯岳峰和光头只是简单的提了下是怎么认识的。

  仙仙没回来家里都是我一个人撑着,现在终于有了依靠,我瘪瘪嘴也忍不住泪光莹莹,扑到周仙仙怀里小声的抽噎着。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但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等送走薛姨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什么事?”我从周仙仙怀里退出来,不明所以的望着她。

  “今天是邓叔头七,是鬼气正胜的时候,你们家又是极阴之地,邓叔来这里走一遭胜过炼尸七七四十九天,要是再加上一点你太阴之女的血,恐怕以后会很难对付。”

  “他只攻击我父母,并没有伤我。”

  “你这血哪来的?”

  周仙仙伸手在我耳朵上摸了下,疼痛传来我才想起自己耳朵被邓叔戳伤了。

  怪不得他之前一直是跳,冲进来之后就会飞了,逃走的时候也是飞走的,难道是跟我的血有关系?

  邓叔今晚已经很难对付了,要是让他再变强,我不敢想象,必须除掉他!

  院门坏了,仙仙干脆把她的皮卡车开进来,从车上拿了个铁笼下来拖出一只黑狗,手起刀落,那黑狗呜咽一声就死了。

  狗头在地上滚了两圈,鲜血洒了一地。

  她砍下黑狗的四爪,用黑狗血在灵堂前面画了个阵,然后把狗头和四爪摆在阵中央。

  从包里掏出三支香插在狗头上,“今日你奉命替本道镇守此宅,本道助你七级浮屠,来日定投胎成人!”

  做完这一切仙仙走进来,一边在灵堂贴符一边说道,“姚婶,今晚你们给薛姨守灵千万别出去,薛姨正在入轮回,一般的鬼魂不敢来打扰,天亮之前我们一定会回来。”

  我妈姓姚,一听我和仙仙还要出去,担心的不行。

  最后谁也没能阻止我们,桃子飞出来想跟着我一起去,我让她在家替我保护老妈,桃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在门外我们碰到了光头强,他们送冯岳峰出门后就没进去。

  那两个鬼之前是跟着冯岳峰的,就好比跟在皇上身边的太监,比一般地方大员品级都要高,自然不肯跟着光头,光头那边还在拼命游说。

  周仙仙翻了个白眼走过去,估计她身上带着道士的煞气,那两个新鬼想跑,周仙仙麻溜拿出一根红绳扔出去把他们套住。

  “桃花,照我说鬼魂就应该见一个收一个,你非得要给他们机会修炼,人家好像并不领情呢?”

  “仙仙你别冲动,他们都是为了就我才死的,你赶紧把他们放了。”

  光头不认识仙仙,但跟在我身边这些天大致摸清了我的性子,知道我和仙仙唱双簧呢,赶紧跪到地上磕起来,“大仙饶命,他们都是我兄弟。”

  那两个都是新鬼,可经不起仙仙的折腾,仙仙见好就收把他们放了,还一人赏了一粒黑色药丸。

  “把这个吃了,你们就会慢慢变强。”

  那两鬼全都感恩戴德,麻溜把黑药丸吃下去。

  没想到周仙仙还有这种东西,我赶紧压低声音,“你给他们的啥玩意?”

  周仙仙转身贼笑,“香灰。”

  擦,那不就是香,这也太坑鬼了。

  那两个鬼也无处可去,之前做人手下,现在做鬼手下没什么不习惯的,很快都管光头叫老大了。

  知道我们准备去抓僵尸,全都义愤填膺,他们可是被僵尸弄死的,现在有人帮忙报仇,他们求之不得。

  只有光头悄悄靠近我跟前,“大妹子,那两个都是新鬼,带着他们去被僵尸吃了怎么办,老子好不容易才收了这两手下。”

  “僵尸是不是鬼,吃不了你们,待会看情况不对,你们就回殡仪馆在门外保护我父母,千万别进去,仙仙在里面布了阵。”

  光头第一次见仙仙,“这妹子又是什么来头?”

  尼玛光头都给仙仙吹上天了,我更不能说仙仙是半壶水,也学着光头的模样吹嘘起来,“你别惹她,她是峨眉神女派掌门人,道法高强,连秦慕琛都怕她。”

  光头之前被秦慕琛揍的毫无招架之力,听说秦慕琛都怕仙仙,赶紧拉着两新鬼退后数米,一阵叽叽呱呱,估计又在吹牛逼了。

  仙仙厉不厉害先不说,人家好歹是个道姑,可尼玛我入门都还没学会呢!

  手里拿着道家至宝金钱剑还抖个不停,越往林子深处走,我刚才那股子英雄气概已经慢慢消失了。

  周仙仙在前面带路,不时蹲地上拿起一些泥土放在鼻息处闻闻,或者烧一道符指路,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往岭南山方向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家殡仪馆本就在郊区,不远就是湛江和岭南的交界,交界处有一座大山叫岭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