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6.腐尸村

026.腐尸村

  我们一直追到了山脚下,熙熙攘攘几座毛坯房十分破旧,也没亮灯,悄无声息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后背突然灌来一阵嗖嗖的凉风,我心都浮到嗓子眼了。

  “仙仙你有没有觉得这村子阴森森的?”

  “没人住当然阴气重。”

  仙仙艺高人胆大,朝小村里走去,我赶紧跟上。

  刚走到村口就层朦胧的白雾升起来,冷风一个劲往我衣服里面钻,这才半夜还没到下雾的时间,现在就大雾弥漫实在太不寻常了。

  仙仙好像也觉察出不对劲了,取下桃木剑拿在手里。

  “这里人虽然搬走了,可有些东西没走呢,邓叔一定藏在这里!”

  “仙仙……”

  我也赶紧取下金钱剑握在手里,往前走雾气越来越浓,寒意仿佛要穿透血肉透进骨子里,诡异恐怖的死寂让人心底发毛。

  这时候就算突然跳出来个耗子,估计都能把我吓半死。

  突然,死寂的夜空中响起一道哨声,有点像电影中苗疆老道用来召唤毒虫的那种声音。

  诡异的哨声夺命似的长啸着,仿佛要刺穿人的耳膜,让人听了寒毛直竖,连草丛里的蝈蝈都在四下逃窜。

  那些破旧毛坯房慢慢往外渗着诡异煞气,那些黑色煞气飘到空中,本就浑浊的月亮被染的污浊不堪。

  “怎么回事?”

  “不知道,去看看!”

  周仙仙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知事情不妙,连她姥姥的道袍都拿出来穿上了。

  感觉今天仙仙比往常厉害不少,我随口问了句,“这次去找你姨姥姥,她教了你新法术?”

  “嗯,不仅教了我她的绝学,还给我讲了破解冥婚的办法。”

  我随口一问,她随口一说,没想到却得到这么重要的信息,我赶紧追问,“要怎么才能解除冥婚?”

  周仙仙显然注意力全都在那些奇怪的房子身上,只是说了句回头告诉我,然后直接走到最近的房子,一脚踹在眼前的破旧大门上。

  大门轰一声倒塌,空荡荡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两口棺材。

  那棺材的摆放也是十分稀奇,居然是竖着放的!

  棺材上头还绑着一只腐烂已久的公鸡,鸡头朝下,干涸的鸡血沿着棺材盖往下流到一个八卦镜中,镜子又照着棺材,此刻那两口棺材正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渗出煞气。

  放眼望去,整个村子十来户人家,居然有七八座房子都往外冒着同样的气体。

  如果每户都有两口棺材,那岂不是至少十多个这样的棺材了?

  “居然在这炼尸!”

  炼尸?

  “我擦,你的意思是这棺材里都是装的僵尸?”

  仙仙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快速的在包里翻找什么,口中念了一遍又一遍,“必须把这些棺材用荔枝木烧了。”

  尼玛这半夜三更的能找个火机就不错了,哪里去找荔枝木。

  周仙仙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她想找的东西,啜了句脏话只好用墨斗线把棺材缠起来,可那些棺材已经开始震动了,啪啪抖动的声音让人心惊胆颤,好像有极恐怖的东西随时会破棺而出。

  “退后!”

  周仙仙突然大喝,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那棺材板尼玛长了眼睛,弹开直接朝我飞过来,千斤顶似的撞我胸口上,我闷哼一声被撞飞到门口,胸前的小笼包被压成了烧饼,屁股也快摔八瓣了。

  棺材里两具尸体一男一女,都穿着鬼画符的衣服,额头心脏还有四肢被人钉了七根木钉,木钉上还在滴血,就像被人活活钉死的,耷拉着脑袋。

  只是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血窟窿一样的双眼吓得我哇哇大叫。

  我跳起来拉着周仙仙往外跑,谁知她挣脱我的手,“桃花,快让光头送你回去,我必须把这些尸体都处理了,不然到了七七四十九天,这些东西就棘手了。”

  “艹,现在也很棘手好不好?咱们先回去想办法。”

  “来不及了!”

  仙仙话音刚落,那耷拉着脑袋的两具尸体突然抬起头,血窟窿眼睛恶狠狠的望着我们,嘶吼一声从棺材里挣脱,木钉钉住的地方硬生生被他们扯出一个洞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光头的谩骂,“卧槽,这么多,行尸走肉呢?”

  我赶紧出门一看,外面十几具尸体齐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全都鲜血满身,状态和我们眼前这这两个差不多。

  他们不是像邓叔一样是用跳的,而是用走的,歪歪扭扭的就像是电影中的行尸。

  光头朝我们跑来,一看这屋子也有,骂了句娘。

  “仙仙怎么办?”

  我举起金钱剑,周仙仙一把夺过去收起来,“金钱剑没用了,你看看哪里找把菜刀,把他们剁成肉泥我们就能解脱了。”

  “啥?”

  我这边还在惊愕,周仙仙已经开始行动了,她有点功夫底子,行尸中灵活来去,三两下就把一具尸体扯成了稀巴烂。

  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地上的残肢剩骸有生命似的,速度更快更灵活的朝她齐齐爬过去。

  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味道,那些尸体没有痛苦,就算是脑袋被开瓢了,也不知被哪根神经控制着还要扑上来。

  尸体我见多了,如此恐怖还会动的尸体倒是头一次见,以后给尸体化妆估计都有阴影了。

  “大妹子,上!”

  光头塞了把菜刀在我手里,从后背抽出砍刀就扑上去,新收的哼哈二将武术更好,手撕行尸。

  “你丫的看戏呢,还不快帮忙!”

  “哦。”

  我赶紧拿着菜刀跑到周仙仙跟前,她把尸体抓过来,我红着眼就是一阵乱砍!

  砍着砍着,菜刀突然陷在一个尸体肩膀上拔不下来了。

  那尸体突然回头冲我吼了声,两个血窟窿的眼睛都快贴我脸上了,他下巴撕裂着,张大的嘴发出一股恶臭正好被我吸进去,那酸爽,我撇过头差点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了。

  “没用!”周仙仙骂了句,把腐尸拖开了。

  “大妹子不在状态啊,等着,老子去给你找把铲子!”

  光头说完就钻房子里去了,原本他对付的那具尸体直接朝我跑过来。

  他妈的还来恶心我,我也不知哪根筋搭上了,一脚把那腐尸踹飞好几米,连周仙仙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耸了耸肩,看我干毛,这发挥就是这么不稳定。

  光头也看见了,直接把铲子给我丢过来,“大妹子,是时候打造一把你的专用铲子了。”

  当我是铲屎官么?

  不过铲子在手我整个人都精神多了,之前用过,用起来非常顺手,啪、砍一气呵成,周仙仙看我上串下跳的,忍不住停下来看着我,“你丫吃伟哥了,这么猛?”

  “生死攸关,没办法……”

  我大口喘气,累的跟狗一样了。

  这力量是好用,就是太累了,比小时候上学跑三千米还累。

  尸体太多了,被砍之后一个变成好几个,有时候没注意那些手爬到脸上就扣眼珠子,专门攻击人最薄弱的地方,我和周仙仙背靠着背喘气,眼看着残尸腐肉朝我们围拢。

  “让你走你不走,现在走不了了!”

  “你快想想办法,这些尸体被人控制,到底是用什么控制,我们直接把媒介破坏,说不定就能有救了。”

  周仙仙摇头,“不行,这些是半成品,根本不能算炼尸,顶多算是尸降,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尼玛他们根本砍不死好不好!

  我们陷入绝境,没注意到山顶上两个人影子正密切的注视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虞睿双拳紧握,视线一直追随着我的身影,好几次差点想冲下来,但都忍住了,因为他旁边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影子,浑身散发着昭昭愤怒。

  “让你搞定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她现在已经能运用那股力量了,与我们作对非常棘手。”

  虽然看不到面孔,但能听得出是虞锦天的声音,虞睿好像很怕这个男人,想救人又怕得罪虞锦天,只好顺着他的话说道,“要不我现身去救她,让她对我感恩戴德好了。”

  “你以为她会对你感恩戴德?”

  虞睿没说话。

  虞锦天视线落在我身上,突然嘴角裂开一抹冷笑,“女人嘛,就是要摁在床上调教,你让她欲仙欲死,她就对你言听计从。”

  “师父说的是。”

  虞睿说完视线又看着山下疲力挣扎的女人,他何尝不想把她压身下?

  只是,比起得到她的身体,他更想得到的是她的心。

  “这次殡仪馆行动失败,我会安排其他办法的,至于那个叫周仙仙的女人,杀了她!”虞锦天恶毒的视线落在周仙仙身上。

  刚才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个女人竟然和他同属茅山派分支!

  虽说茅山派有很多分支,但同宗同源,很多法术诀窍都是差不多,不杀了这个女人,以后他做事很可能就像今天晚上一样不能得心应手。

  虞睿看着周仙仙犯了难,桃花正在不遗余力的保护她,他却要杀她么?

  “这次,绝不能再让我失望,不然,就算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是。”

  虞睿身边的黑影消失了,失去黑暗的笼罩,虞睿一席白衣在混沌的月光下十分帅气,只是俊脸上的忧愁让他和以前浮夸的贵公子判若两人。

  虞锦天原本以为换了身份就能为他逆天改命,可还是没能逃脱邪术祸及后人的古老戒言。

  如果他还活着,绝对不可能输给秦慕琛那个鬼的!

  ……

  地上腐肉已经铺了一层,涌动着朝我们冲过来,估计再过不久我们就要陷入这一滩肉泥里了。

  突然,两道影子齐齐冲我飞来,进了才看清楚竟然是秦慕琛和虞睿,我大喜,正想喊他们的名字,没想到他两半道上对视一眼,竟然横眉怒目打了起来。

  “秦慕琛!又想和我抢?”虞睿暴怒,狠戾的声音在黑夜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