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8.人鬼情未了

028.人鬼情未了

  我脸上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明明是他招惹我让我爱上他的,我沦陷了,他倒好,现在想抽身而退么?

  身体没了,脸还得要。

  本想挣脱他的手去穿衣服,可他的手就像是缠紧的蔓藤,倔强的把我禁锢在他怀中,紧紧的抱着我也不说话。

  我原本就又羞又臊,现在还满肚子火气,赌气吼了句,“当我什么都没说。”

  “不是!”

  他突然大喝,吓我一跳。

  刚才挣扎的时候背了过去,现在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发怒我还是很害怕的,也不敢动了,乖乖待在他怀中等着他接下来的打算。

  现在我才知道表白等于是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交别人手里,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全在对方的一念之间,怪我傻,不像他们这些情场老手,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喜欢谁的话。

  认真了,就心碎了。

  反正这辈子就这一回,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说什么喜欢谁谁的这种屁话了。

  寂静的夜里只能听到我们彼此的呼吸,感觉我身体渐渐变凉,秦慕琛贴上我后背,圈住我把下吧扣在我脖颈处,我赌气的把脸撇到一边,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去荣京,我找回自己的记忆了。”

  什么?

  我差点忘了我们正在吵架了,还好及时掐灭了心底的好奇,咬着牙关我就是不说话。

  他好像也没等我说话的意思,自顾自的说下去,“我身份比较特殊,暂时不能告诉你全部的事情,以前我想让你死,但是现在我要你活着,你身上阳气太少,以后我会尽量克制自己。”

  这算什么?

  尼玛说了等于没说。

  我终于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为什么又想让我活着?”

  “因为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心本来就痛的不行了,又自作自受的被人补了一刀,我以为他是因为喜欢我才不想让我死,原来他和虞睿一样,现在我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枚利用的棋子。

  深呼吸一口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说完了吧,说完了放开,我要回家了。”

  秦慕琛坚持了几秒,但最后还是把我放开了。

  我坐起身穿衣服,穿着穿着竟然鼻子酸酸的,眼睛也不争气的蒙了水雾,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还是忍不住抽噎。

  太委屈了,明明是他招惹我的,强势的霸占我说我是他的女人,现在对我又这态度,这不是耍人么?

  秦慕琛已经穿好衣服了,见我双肩抖动把我搂进他怀里,我再也忍不住哭着一拳一拳锤到他身上,“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他不说话,任我锤打,等我打够了才把衣服给我穿上,我在他手里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

  等穿好之后,他把我横抱起来,一切是那么自然。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他冰冷的瞳孔明明就写着爱意,为什么又不让我喜欢他,难不成他找回记忆了知道自己还有个深爱的女人什么的?

  “你是不是现实里有女朋友或者暗恋的女人。”

  “没有?”他回答的很干脆。

  “你是不是讨厌我?”

  “不是。”

  “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没有顺着我上一个问题脱口而出说不是,而是沉默。

  “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就像是唐僧念经一样,可他就是不回答,被我问的烦了,干脆就用嘴堵住我的嘴巴,这一次我不再是任他蹂躏的小猫了,我环住他的脖子,学着他用舌头将他狠狠缠住。

  他先是一愣,但很快就享受起来,我们就这样吻着到了家门口也没有个结果。

  把我放下他想离开,我抓住他的手,“慕琛。”

  “进去吧。”

  说完,他身体化成一道鬼魅进屋了,我的手空荡荡的伸在半空中尴尬无比。

  周仙仙他们先我们到家,感觉到一阵鬼气冲出来,没想到是我,左右看了看,“秦慕琛呢?”

  “不知道!”我不耐烦的说了句就推开院门进去。

  只有何叔还跪在灵堂内守灵,估计仙仙报了平安我爸妈都去休息了,光头和哼哈二将见我回来了迎上来叫老大,却发现我面色不对。

  “老大,你怎么好像哭过?”

  “什么?”周仙仙咋咋呼呼掰过我的脸,一看我真的哭过,瞬间就怒了,“怎么回事,秦慕琛欺负你了?”

  艾玛,提什么秦慕琛啊!

  我赶紧把光头和哼哈二将打发了,然后才把秦慕琛带走我之后的事情大致说了下,当然圈圈叉叉被我忽略了,只是重点说表白被拒的那部分。

  “仙仙,你说他什么意思?明明是他整天说什么我是他的女人什么的,现在我表白了,他倒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仙仙上下瞅了我一眼,啧啧说道,“之前让你和我联手收了秦慕琛你还犹豫,那时候我就知道你看上人家了。”

  我白了她一眼,“那时候还真没有,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总会莫名的想他,有他在身边我很安心,这种感觉其实对虞睿也有过,但身体是最诚实的,虞睿碰我的时候是抵触,可是秦慕琛却让我心悸又期待。

  他每次都像是猛兽出笼把我啃的骨头都不剩,艾玛,难道我有被虐狂。

  “你丫福气好,不管是秦慕琛还是虞睿配你可是绰绰有余。”

  “都啥时候了你还不忘损我,让你帮我分析分析他到底什么意思啊?”

  周仙仙咳了咳,摆出一副爱情大师的架子侃侃而谈,“也难怪你不懂,这秦慕琛在世的时候,那相当于一个霸道总裁,总裁是不缺女人的,只有那些野猫一样的女人才能让他提起征服的欲望,我看他之前对你多半是征服,没想到你丫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他自然就失去兴致了。”

  我满脸黑线,不过却觉得好似有几分道理。

  “可我明明能感觉到他对我是喜欢的,这又怎么理解?”

  “估计对你还没腻味吧。”

  听周仙仙这么说,我就像是一只被霜打瘪了的茄子,但我仍然心存侥幸,“他说过他已经恢复记忆了,我看是和他记忆有关,你再帮我分析分析。”

  周仙仙无语的在我脑门上戳了下,“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我巴不得他不喜欢你呢,你是人他现在是鬼,他吃你一次,你起码短寿一个月呢。”

  “才一个月而已。。”

  “你丫的不要脸!”周仙仙就像是看见怪物一样吼起来。

  我这才想起她从来没谈过恋爱,更没交过男朋友,终于逮着机会刺激她了,凑到她耳朵前,“仙仙还是处女吧,等你以后有了鱼水之欢,就知道什么叫做食髓知味了。”

  周仙仙俏脸刷的涨通红,被气的追着我打,一边骂我不要脸,我赶紧抓住她,“别闹,何叔在守灵,我们这样对薛阿姨不礼貌。”

  仙仙冷哼了一声,“不知者不怪,我乃是修道之人,处子之身对我修炼有好处。”

  我狐疑的看着她,“是么?童子血童子尿我倒看电影里演过,还没听说过处子之身的,男女双修我倒是听说过!”

  一听双修,周仙仙脸色更难看了,艾玛我随口一说,没想到茅山派还真有这东西。

  绝不能再逗她了,待会我怕她大开杀戒。

  给她安排了客房休息我就回房了,桃子在小葫芦里欣喜的给我汇报修炼结果,我疲倦的不行,倒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往秦慕琛骨灰坛那里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