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29.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029.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懒得理我爸,反正经过邓叔变僵尸那件事情之后,殡仪馆里面的事差不多都是我说了算,而且家里的钱全在我妈那里,说个不好听的,老爸就是家里的免费劳工。。。

  不过我妈一听说我要三百万还是脸色大变。

  “妞儿啊,妈不是心疼钱,那个曾茂才看起来不是善茬,妈担心你被他骗了。”

  “放心吧妈,我现在可是有手下的人,收拾曾茂才易如反掌,你赶紧转三百万到我卡里,然后把咱们家承包殡仪馆的合约拿来,这次顺便把合约给换了。”

  老合约都是我爷爷在世的时候签的了,当时签署的还不是殡仪馆,叫什么定点丧葬合作中心,估计我老爸接手之后没少塞钱,不然殡仪馆也不能顺利开到现在了。

  我妈一听我提起手下,顿时脸刷的惨白,四下看了看小声问我,“桃花,你的手下不是人吧……”

  “他们以前是人……”

  我说的很含蓄了,可我妈还是被吓的不轻,壮着胆子抓住我的手,“他们在这里么?”

  昨天晚上回来就没看见光头他们了,估计元气大伤在骨灰坛里休憩呢,我摇了摇头。

  一听说他们都不在我妈神色总算好些了,说话声音大了不少,“妞儿啊,那些东西跟在你身边不是好事,赶紧让仙仙把他们都送走吧。”

  “妈你别瞎操心,人有好人坏人,鬼也分好鬼坏鬼,他们心地都不错。”

  “可他们终究是鬼啊。”

  “鬼咋了,昨天晚上要不是他们帮忙,我还能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么,别纠结这个了,赶紧拿合约去。”

  我妈还想说什么,但我已经一脸不耐烦了,她只好叹了口气回房拿合约了。

  其实我也不想仗着我妈宠我就给她摆脸色,特别她一副小媳妇受委屈的模样,让我心里非常歉疚,可她们这种更年期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唠叨,我要不这样,她非得再说半个小时。

  等我妈走后,我迅速去库房拿了些香和纸衣服,还给新收的哼哈二将一人挑了一把砍刀。

  光头的骨灰盒放在灵堂后的另一间休息室里,那间休息室比较小,平时也不怎么用,我倒腾倒腾变成他们的房间了,给哼哈二将弄了个衣冠冢,也不知道给他们上香能不能收到。

  “好香啊!”

  光头最先跳出来,跑到香跟前就大口吸,还把香灰一把一把的往口里送,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

  哼哈二将也现身了,不过他们看起来有些虚弱,吸了几口香之后缓和不少,收到我烧给他们的砍刀拿在手里一脸茫然。

  “老大,有枪么?我们都不使这玩意儿的。”

  “对啊,我们都是用枪的。”

  我倒,还挑三拣四,我没好气的白他两一眼,“没有,就算有,我是不是还得给你们烧子弹?”

  特么烧那玩意儿能打出去子弹么?

  光头哈哈笑着抽出砍刀挥了挥,“老子还是觉得砍刀好用,谁敢挑衅老子,老子就把他大卸八块。”

  哼哈二将无语的看着光头,估计在想自己怎么认了这么个莽夫当大哥,但枪肯定是没有了,有把砍刀防身也不错,那砍刀和西瓜刀大小差不多,别在腰后正好。

  昨天晚上丢下他们先走,怪不好意思的,我便留下来和他们多聊了几句,哼哈二将一个叫李渊,一个叫张傲,他们火化的时候衣服被烧了,我这个衣冠冢他们用不了。

  “那岂不是得去找冯岳峰把你们的骨灰坛拿回来?”我凝眉沉思,这事棘手啊!

  没有骨灰坛他们等于是游魂野鬼,就算有我供奉也只能保持形体不灭,要不就靠吃掉其他鬼魂成为恶鬼增加道行,只是那样的话,他们的心性肯定会发生转变。

  这些人跟着冯岳峰混道上的,心底肯定藏有残暴因子,要是变成恶鬼后果不堪设想。

  可尼玛好不容易把他们从冯岳峰身边弄走,我去找他要骨灰坛,岂不等于告诉他他又有两个鬼兄弟被我收成手下了么?

  “你们再等等,等我去把墓地审批下来,到时候就能名正言顺的去把你们的骨灰坛要过来了。”

  “嗯。”

  哼哈二将点头,然后绅士的吸香,和光头狼吞虎咽的样子,俨然两种画风。

  我又给他们拿了些香进来,“你们待会自己点了吃,光头应该能办到了,你两也练习练习控制阳间的东西,这些天没事都别出去晃,就在家里给我看家护院吧。”

  哼哈二将对我挺感激的,其实他们不知道我这样做是有目的的。

  我现在身边厉害点的鬼就是秦慕琛,那丫的仗着我喜欢他只能依靠他,居然给我端什么高冷总裁的架子,等我变强之后,看谁摇着尾巴跟在谁身后。

  既然要欲擒故纵,那就彻底一点。

  出去吃了饭我就拿着合约回房了,本来准备研究一下以前的合约,可尼玛那合约密密麻麻全是字,看得我哈欠连连,本来昨晚就没睡好,我看着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是一阵电话铃声把我吵醒,我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个陌生号码。

  “喂?”

  “喂,是桃花吗?我是曾茂才,民政局局长那个曾茂才。”

  哎呦妈呀,这一声桃花听的我浑身一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睡意全无弹起身。

  这丫的也太猴急了,还以为他明天才给我打电话,没想到现在就打来了。

  撇了眼秦慕琛的骨灰坛我撇撇嘴,然后摆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原来是曾局长呀,刚还想你呢,你就给我打电话来了。”

  从小到大都是女汉子,我第一次用这种软绵绵的声音说话,自己差点都被自己给恶心死了。

  曾茂才一听我这么说,高兴的连连惊呼,“那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我也在想你呢,想把你压在身下……不是不是,想请你吃个饭,我在天波酒店定了餐,你带着申请表过来吧,吃完饭我就给你批了。”

  “好呢,曾局长你等我哦。”

  说完我赶紧把电话挂了,再听他说话估计我都要吐了。

  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消散,我才跳下床,把自己脱了个一丝不挂,小内内特意丢到了秦慕琛的骨灰坛不远处,哼,以为老娘没行情?大错特错!

  我拿出去年生日的时候周仙仙送给我的小内,艾玛那布料少的连黑森林都遮不住,后面只有一条带子,有点像丁字裤。

  还是肉色透明的,配套内衣布料也少的可怜,穿了跟没穿一样。

  这套内衣她送给我之后就被我给压箱底了,没想到今天还派上了用场。

  我故意只穿着内衣裤在穿衣镜面前去装了一圈,摆出各种撩人姿势,从秦慕琛骨灰坛的角度正好可以大饱眼福,不过他竟然不为所动。

  难道是没在里面?

  或者他在里面,只不过对我没兴趣,冷眼看着我耍猴呢?

  没劲!

  我挑了一条短到大腿的牛仔短裤,上面配了一件高腰流苏T恤,流苏正好可以遮住暴露的小蛮腰,朦朦胧胧的,吸引人却不暴露。

  刚才只不过是灵机一动想刺激刺激秦慕琛,面对曾茂才那个老色鬼,还是稍微保守一点好。

  等把他迷得晕头转向把合约改了,墓地批了,姐就撤人!

  我出门的时候被老妈看见了,平时我这么穿着她也觉得没什么,但奇怪的是,我这个从来不化妆的懒女人,今天居然化了妆!

  我妈赶紧把我喝住,“都要吃饭了你去哪?”

  “我约了朋友见面,你们吃吧,甭等我了。”

  “见谁啊?仙仙说她今天出活去了,除了仙仙你还有别的朋友?”我妈一脸狐疑,认定了我要去见曾茂才似得,上前就要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