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0.酒里下了药

030.酒里下了药

  仙仙出活一般就是上门给人家驱邪抓鬼什么的,以前我只觉得她是招摇撞骗,见过她真本事之后,我终于相信她是去为民除害了。

  趁我妈没近身,我一步跳出院子,回头吼了声光头就撒丫子跑了。

  我妈哪能追上我?

  咱们郊区这边出租车少,公交车却挺多的,我立马跳上一辆公车,回头歉疚的看了眼我妈。

  我知道她担心我,可这件事必须我去处理,让那个老色狼知道什么叫色字头上一把刀!

  光头是鬼,一溜烟就跟上公交车了,他一落地,身后还跟着哼哈二将。

  我明明只叫光头一个,“你两跟来干嘛?”

  平时在家习惯了,忘记公交车上其他人看不见他们,见我对着空气说话,齐刷刷的视线朝我射来,差点没把我射成塞子,我尴尬的把脑袋压低。

  哼哈二将一脸严肃,“保护老大是我们的职责。”

  估计他们平时跟在冯岳峰身边都习惯了,可我不是那种喜欢前呼后拥的人,我悄悄用手指指了下我家的方向,尼玛他们完全不懂我的意思,没办法我只好再说了句。

  “光头跟着我就行了,你们回家。”

  哼哈二将还想说什么,被我眼神一横全都化成一阵鬼影飞回去了。

  光头抹了把脑袋笑着坐到我旁边,“大妹子,还是光头我保护贴心吧。”

  他一笑露出两排大黄牙,脸上横肉一抖一抖的,要不是早就认识他,有他在这公交车上我尼玛都不敢上来。

  光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全车的人都看着我呢,他还在我旁边喋喋不休,没办法我只好吼了句闭嘴。

  这下全车的人完完全全当我是神经病了,我身后两个屌丝男交头接耳,“长得倒是挺靓,身材也正,可惜疯疯癫癫的。”

  “估计是个弱智,嘿嘿,大哥你说我们要不要……”

  那两个人不怀好意相视一眼,我后座就传来一阵猥琐淫靡的笑声。

  光头也听见了,啜了句起身就要去收拾那两个猥琐男,我赶紧摁住他,“别乱来,我今晚还有正事要做,你别坏了我大事。”

  光头又骂了两句才罢休,一转头又开始逼叨逼叨,“大妹子要去办什么大事啊?”

  我强忍着想把他踹下去的冲动,把脸别到一边不理他。

  好不容易熬到天波酒店下车了,那两个男人还真他妈以为我是智障,也跟着下车,快步上来就把我给拦住,“小妹妹一个人来这干什么?哥哥带你进去吃好吃的?”

  光头要上,我赶紧伸手给他拦了下,挑眉看着眼前两个猥琐男,“吃什么好吃的啊?”

  “吃……吃小鸟哈哈哈”

  那两个猥琐男对视一眼,又哈哈哈的淫笑起来。

  本来还想逗逗他两的,可这两人太几吧恶心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光头,交给你了,既然他们觉得自己的小鸟那么好吃,就切下来给狗尝尝吧。”

  那两个人终于觉察不对劲了, 脸色一冷上前拦我。

  要知道光头早就手痒痒了,那两猥琐男还没近身,就被他一刀给扫飞了,那两人就像是见鬼一样看着我看着我,先是满脸恐惧,然后本能的就要去捂小弟,但是已经晚了。

  身后传来两声惨叫,听着真爽。

  我进酒店报了曾茂才的名字,前台小姐暧昧的朝我笑了笑,然后直接把我领到九楼的套房门口。

  天波酒店在我们湛江比较有名,和我们殡仪馆一样号称一站式服务,一二楼是ktv酒吧,三四楼是餐厅,七八楼是棋牌,八楼以上就是住宿了。

  我终于知道刚才前台小姐为什么暧昧的对我笑了,曾茂才一定是这里的常客,而且还都是带着小妹来开房的。

  尼玛说好的吃饭呢?

  猴急到吃饭都等不得了?

  服务员把轻轻扣响房门之后就走了,我赶紧吩咐旁边的光头,“待会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没让你出手,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知道了么?”

  此事事关重大,我声音很严肃,光头听了之后浑身一愣,赶紧点点头。

  “大妹子,我觉得你越来越像我老大了,瞧瞧刚才这语气。”

  “让你别说话!”

  我一眼横过去,光头赶紧闭嘴,下一秒房门开了。

  曾茂才一身白衬衫站在门口,衬衣兜里还别了一朵玫瑰,见我来了,取下玫瑰递给我,“桃花,这朵玫瑰就像你一样娇美,你没来的时候就是它陪着我,就像你陪在我身边一样。”

  说着他把玫瑰朝我递过来,我浑身迅速泛起一层鸡皮疙瘩,连旁边的光头强都忍不住一哆嗦,骂了句,“这老变态他妈的谁啊?”

  一想今天来的目的,我挤出一抹抽搐般的笑意把花接过来。

  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丫的居然在房间里准备了烛光晚餐,烛光微醺红酒摇曳,只是他大腹便便的样子往餐桌前一站,我瞬间胃口全无,走过去直接说明来意。

  “曾局长,申请表和合约我都带来了,你帮我签了吧。”

  曾茂才扫了合约一眼,把红酒推到我面前,“饭点谈什么公事啊,先吃饭,吃了饭花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花儿,艾玛,这名字和我家以前养的那条土狗的名字一模一样,我真他妈的哔了狗了。

  还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些东西指不定放了什么迷药呢,我要是吃了,还不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拿着红酒晃了晃,站起来身子一歪就倒在曾茂才怀里,勾着他脖子就往他嘴里送,他果然吓到了,赶紧用手挡着,“花儿你干什么?”

  “怎么?我喂局长喝酒,局长不喜欢?”我声音很柔魅,脑子里尽量把曾茂才想象成刘德华的样子。

  “喜欢,当然喜欢,只是这酒是给你准备的……”

  曾茂才脸色有些不自然,原来这杯酒真的有问题!

  “还分什么你的我的,我的不就是局长你的么?来我喂你……”

  “别别……”

  呵呵,他拼死抵抗,我也不为难他了,娇笑着把酒放到桌上,伸手把墓地申请表拿到他跟前,“局长不喝也行,那你把这个给我签个字盖个章,我就饶了你。”

  一听不用喝酒了,曾茂才麻溜的把墓地申请给批了,还盖了公章。

  “好了,这下该你喝了吧?”

  他大手在我腰上游离,旁边的光头双眼都在喷火了,恨不得把曾茂才碎尸万段,但他看出我的目的了,也没敢破坏我的计划。

  “别急……”

  我从胸口掏出三百万的银行卡在曾茂才眼前晃了晃,然后放到他跟前,又把早拟好的合约放到曾茂才跟前,撒娇说道,“还有这个呢,局长你也一起帮我办了吧?”

  曾茂才不是傻子,墓地审批那都是小事,只要这个合约没换,墓地就是批了我们也没用。

  这次他非要我先喝了那杯酒,我没办法,只好娇羞说道,“那这样吧,局长你把眼睛闭上,我亲你一下,然后我一边喝你一边帮我办怎么样?”

  “好好好!”

  老色狼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就把眼睛闭上了。

  我赶紧给光头使了个眼色,亲他!

  “什么??让老子亲这龟孙子?”光头瞬间就炸了。

  “花儿,快亲呀。”

  那家伙想把眼睛睁开,我赶紧用手给他捂住,然后把他面前那杯酒和我的酒调换了一下,又给光头使了个眼色。

  光头骂骂咧咧最后还是妥协了,飞快的在曾茂才脸上啜了一口,然后呕欧到旁边吐去了。

  曾茂才意犹未尽的摸了摸脸,看我手里还拿着酒也没多说什么,把合约拿到跟前装模作样开始签,我也把酒拿到嘴边,他签一点,我喝一点。

  终于,在我把半杯红酒全部下肚之后,曾茂才也在合约上盖了公章。

  我把酒杯放下,想起身去拿合约,没想到刚一站起来,脑袋就像是神经短路似的翁一声,身子歪了两下就倒在曾茂才怀里。

  “花儿!”

  曾茂才激动的唤了一声我的名字,然后臭嘴就要吻下来,我赶紧伸手抵在他脸上,“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该死的,他居然两杯酒都放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