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1.因为爱所以伤害

031.因为爱所以伤害

  “就放了点增加情趣的小东西,花儿别挣扎了,今天你逃不掉的。”曾茂才淫笑着拨开我的手。

  我脑袋里浑浑噩噩,小腹里像是有一团火越烧越旺,全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离了,就像是一只被麻醉的待宰羔羊。

  “老畜生,你真卑鄙!”

  我明明在骂他,可声线却软绵绵的,倒像是在打情骂俏。

  曾茂才也不恼,直接把我横抱起来,“省点力气吧,不然待会热度一上来,花儿你想搂紧我都没力气了。”

  他现在美人在怀笑得更下流了,眼看着他抱着我往里面的大床走去,我用仅剩的力气大叫光头。

  光头在外面透气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大骂一声就抽出砍刀往曾茂才后背一砍,哪知曾茂才后背上突然金光一闪,直接把光头震退数米。

  “卧槽,怎么回事?”光头弹起来甩甩脑袋,疑惑的望着我。

  我特么哪里知道咋回事?

  光头又试了两次,他只要一碰到曾茂才就被弹飞了,我朦胧望着曾茂才,“你后背有什么?”

  曾茂才猥琐一笑,“待会脱了衣服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把我放到床上,我浑身无力,只能艰难的往墙边爬,曾茂才心知我逃不掉了也不管我,猴急的开始脱衣服。

  等他把衣服脱完之后背过我,“这是我去泰国旅游的时候,花大钱请阿赞纹的佛像,漂亮么?”

  我视线朦胧,但依稀能看清楚他后背上的纹身,和我们中国的佛像差不多,只是他这个颜色绚烂深沉,看起来有些诡异。

  难道是佛像纹身的原因?

  光头道行不够,根本近不了曾茂才的身,急的丢下一句‘我去找周大仙’就飞走了。

  艹,周仙仙出活去了,上哪找啊!

  可不等我开口,光头就先一步飞走了,我只能在心底大骂光头傻缺莽夫!

  曾茂才这边已经爬上床来了,我急的用脚踹他,谁知他抓住我脚踝把我拖过去压在身下,猪唇就要吻下来,我赶紧别开脑袋。

  一袭不中,他又扑上来,我内心崩溃,怪我自己大意了,没料到他竟然会卑鄙的在酒里下药。

  而且下的还是那种情药,搞得我热火焚身都开始呼吸急促了,浑身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内心猫爪一般着急,着急的想要快点找到出口,就连眼前的曾茂才都被我看成秦慕琛的模样了。

  “慕琛……”

  我粗喘着吟哦一声,手不自觉的撕扯身上的衣服,流苏下摆时不时拂过我的小腹,惊起一道道电流刺激我的感官。

  曾茂才恐怕没听清楚我呢喃的那两个字,见我药效完全发作,急切的撕扯我衣裤,衣服一脱露出我原本为秦慕琛准备的性感装备,曾茂才眼睛都直了。

  “还给老子装纯良,内心还不是个骚蹄子!”

  曾茂才说完正想扑上来,没想到脑袋上突然被踹了一脚,强劲的力道直接把他踹飞撞到墙上,然后狠狠摔到地上。

  他仰起脑袋想看清楚,但脑袋一动就耷拉着晕过去了。

  我现在意乱情迷,根本不知道屋里发生什么事了,脑子里全是秦慕琛的模样。

  全是他霸道的吻,和健硕的身躯。

  “慕琛……我想……”

  我朝着眼前的影子张开怀抱,完全看不清秦慕琛铁青的脸色了,他将我抱起来直接走进浴室,打开冷水往我身上冲。

  “啊--”

  好冷!

  冷水让我恢复了些神智,这次我算是看清楚了,秦慕琛真真切切的在我眼前。

  内心的火热再也强忍不住,我一把将他狠狠搂住,可立马被他扒拉下来。

  我委屈的看着他,“慕琛……”

  秦慕琛脸上完全没有表情,眼底全是愤怒,“把自己洗干净!”

  我这才想起自己身上好些地方都被曾茂才碰过,赶紧用手搓洗,可这一搓不得了了,我脑子翁一声爆炸,双手本能的抚摸起自己来,扬起头发出一声舒服的低吟。

  花洒还在继续喷水,肉色的薄布料打湿了贴在身上,跟没穿一样,但又比什么都没穿多了几分勾人的魅惑。

  秦慕琛呼吸一紧,骂了句什么就伸手扯掉了那唯一的遮蔽,俯身含住我胸前的柔软。

  我浑身一颤,双手缠住他的脖颈。

  他抱着我抵在墙上,在我耳边骂了句,“你在找死。”

  后面他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只能用身体承受着他狂嗜的愤怒,汹涌的浪潮把我吞噬,我就像是溺水的鱼,只能紧紧的缠住他,永不放开。

  这一场春梦很长很长,长得连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都仿佛置身其中。

  我已经回到自己家里了,秦慕琛就像是一头耕累的牛躺在我身旁,我本想抱住他,没想到他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吓我一跳。

  他眼中还残存着怒火,我赶紧背过身子都不敢看他。

  可我刚背过去,他突然身形一动,出现在我面前,和我对视着,把我吓的一哆嗦,就算是鬼也不带这么吓人的吧。

  “慕琛……”我怯怯的叫了声他的名字。

  “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

  “什么?”

  他没由来的一句话让我摸不着头脑,他还在为昨晚上的事情生气么?

  我赶紧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

  但他什么都不说,只是盯着我的眼睛,缓缓把手覆上我面颊轻轻摩挲,好半天才吐出一句,“明天会有人来拿我的骨灰坛,我要走了。”

  我脸色一僵,内心像是有什么碎了,眼泪不受控制夺眶而出。

  他拇指轻轻为我擦去泪水,动作轻柔,连视线也变成了怜惜。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待在我身边,你明明是爱我的,不然……不然你为什么来救我……”我说着忍不住抽噎,我很想扑进他怀里。

  但我只是倔强的透过模糊的水雾盯着他,等着他给我一个解释。

  他听了没什么反应,但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挣扎和痛苦。

  我赶紧抓住他的手,紧紧的抓住,“慕琛,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出来我去找仙仙,实在不行还可以找周仙仙她姨姥姥,总会有办法的。”

  他只是听着,看着我不说话,那种眼神就像是永别之前,要在今天把我看个够似得。

  我实在受不了,扑进他怀里搂紧他的腰,生害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了。

  “慕琛,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爱你。”

  他终于说话了,是我最期待的三个字,可我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哭泣着在他怀里摇头,“我不要这三个字,我要你永远陪着我,我不要你离开。”

  “乖听话。”

  他抬起我的面颊,我拼命的摇头,我不要,明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把他的骨灰坛交出去。

  秦慕琛叹了一口气,俯身吻住我的唇,这一次他不像之前那么霸道,但却比之前更热情。

  尽管我身体已经痛到不行,但我们还是疯狂的纠缠,直到我昏死过去,都还仅仅的缠着他,不让他离开。

  昨夜的疯狂让我睡到日上三竿,被一阵局促的敲门声惊醒。

  “妞儿啊,快起来。”

  是我老爸的声音,我忍着全身疼痛做起来揉揉眼睛,一看秦慕琛的骨灰坛还在,顿时安心不少,对着门外的老爸回了句,“什么事啊爹?”

  “你快起来,秦家的人来拿骨灰坛了。”

  “什么?”

  我一下精神抖擞,穿好衣服下床,把秦慕琛的骨灰坛藏起来才去开门。

  老爸站在门外一脸着急,估计敲我门有一会了,不过我没让他进屋,而是随手把门反锁上,看了看外面,“我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