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2.如此决绝

032.如此决绝

  老爸已经把人领到客厅去了,客厅里只有一个人,正端着茶水悠闲的品茗。

  日,这不是眼镜男么?

  我冷着脸走过去在他跟前坐下,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一遍,之前冥婚的时候虽然匆匆一眼,但这家伙就算是化成灰,我也绝对不会认错。

  小平头带着眼镜,身材瘦吧啦几的,长得到还行,一看就是斯文败类。

  当初是他用计把我冥婚给秦慕琛,现在又要把他骨灰坛带走,耍人玩呢?

  不等他开口我先说道,“骨灰坛我是不会让你带走的,秦慕琛已经和我冥婚,他的骨灰坛自然应该由我保管。”

  那眼镜男似乎料到了我会这样说,也不急,慢悠悠的从公文包里拿出两份文件放在桌上,我一下子就认出那是我昨天牺牲色相引诱曾茂才签下的合约。

  眼镜男扶了下眼镜看着我,“把慕琛的骨灰坛给我,这两份文件就给你。”

  慕琛,居然叫的这么亲热?

  他好似看出了我的疑问,赶紧解释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秦慕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目前是他的私人律师,今天你不把骨灰坛给我,我只有采取法律手段了,倒时候只怕你们殡仪馆合法性问题,也会被牵扯进来。”

  明明就是个男灵媒男道士,给我冥婚的时候装神弄鬼,现在又给我摆什么律师架子?

  反正我打定主意不会把秦慕琛的骨灰坛交出去,可我爸听他那么说急的不行,一个劲给我使眼色。

  我知道殡仪馆问题很多,不仅是合法性,还有我们的收费已经大大超出民政局的指标,弄不好是要退钱的。

  老妈鲜少参和这些事情的,这次也忍不住上前劝我,“把骨灰坛给他吧,殡仪馆还开不开无所谓,笙箫这几天就该到了,到时候你屋子里摆着个骨灰坛算什么?”

  “他回来和我屋里摆什么有关系么?”他又不和我睡!

  我妈知道我倔强,但绝不是这种不顾后果的顽固,她大概已经猜到我能看见骨灰坛里的男鬼了。

  秦慕琛死的时候大家都见过尸体,长相气质都是上乘,我从小到大从来没男人追,会喜欢上他一点都不难猜。

  既然如此,我妈更不可能把他留在家里了,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赶紧把他送走。”

  “妈!”

  她还是不是我亲妈啊,难道就一点不懂我心思么?

  还有秦慕琛也是,居然把我的合约给眼镜男,还让他用合约来要挟我,把我逼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我紧紧攥着拳头,心底又气愤又委屈,眼睛有些充血的难受。

  见我久久不回话,眼镜男又在我心头扎上一刀,“你应该知道,这一切都是慕琛交代我办的,就算今天我没拿走,他也有其他办法能拿走的,倒不如你给个痛快。”

  “痛快?”我狠狠的看着眼镜男,“明明是你在给我找不痛快,我不痛快,谁也别想痛快!”

  我说完起身送客,“你走,合约不要了。”

  大不了再去找曾茂才,我手里有视频,不怕他不给我办!

  被秦慕琛搞的心烦意乱,没注意到我老爸什么时候出去了,眼镜男刚起身我老爸就从外面小跑进来,手里抱着秦慕琛的骨灰坛,塞到眼镜男手里就把合约抢过去了。

  “爹!!”

  我气的跺脚,想要上去抢回来,可我妈死死的拽着我手腕。

  “妞儿,你到底要做什么?”

  “妈!!”

  我眼睁睁看着眼镜男带着骨灰盒离开,秦慕琛蛰伏在骨灰盒里,可我却仿佛看到他决绝转身的背影,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心头涌来,痛得我快要死了。

  我妈把我拖回去摁在凳子上,要不是我哭了,她肯定扇我两巴掌了。

  “你疯了!那是鬼!之前不是巴望着送走他么,现在又发哪门子疯?”

  “对,我是疯了,我就是疯了!”我冲着我妈大吼。

  我老爹还在仔细检查合约,翻来翻去没看到三百万的银行卡,拿着合约走到我跟前戳了我一下,“妞儿,你妈给你的卡呢,你不是说能一毛不少的把钱拿回来么?”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到底是不是我爹啊!”

  一想起我爸把骨灰坛交给眼镜男,我气的一脚踹在我老爸小腿上,头也不回就跑进房间了,扑到床上放声大哭,一拳一拳垂着枕头。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像这样哭过,哭的这么伤心,这么撕心裂肺。

  老爸听见我嚎啕大哭不明所以,“妞儿咋了,该不是钱拿不回来了?”

  老妈横了我爸一眼,叹了口气,“算了,随她去吧。”

  我放声抽噎,其实我不怪我爸,我怨的是秦慕琛,为什么对我这么决绝,早知道会变成今天这样,干嘛要来招惹我,临走了还说什么爱我?

  也怨我自己,为什么第一次动心的人,会是一只鬼,飘忽不定让人抓不住的鬼。

  等到我哭够了,桃子才敢钻出来,蹲在我床边,“妈咪,怎么了?”

  “你爹地走了。”

  “没事,不是还有虞睿爹地么?”

  “哇呜呜呜……”我哭的更伤心了,这小破孩倒是安慰我还是刺激我?

  我可不是桃子那小没良心的,见风使舵管谁都能叫爹,我的心很小,只能容纳一人,不对,是一鬼!

  我以为我会哭着睡着,那样就不会心痛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红着眼望着天花板,脑袋里全是和秦慕琛的点点滴滴,口齿间还残存着他的味道。

  如今也仅仅只剩下他的味道了。

  桃子伸出小手在我背上拍了拍,“妈咪别难过,我们去找爹地不就行了。”

  对啊!

  我一翻身坐起来,但很快就泄气了。

  除了他的名字我什么都不知道,上哪去找,我这般挽留他都走的那样决绝,就算找到了他也不会跟我回来的。

  而且,我毕竟是个女人,多少还有点羞耻心,死缠烂打这种事情再做第二遍,我已经没有勇气了。

  不去找他,我还是想知道一些他的信息,我擦了眼泪打开电脑,输入了秦慕琛名字,可根本百度不出来,就连天海集团都像是在网络上销声匿迹了一样。

  这一切,难道都是秦慕琛做的?

  无力感袭来,我倒在床上继续望着天花板。

  没多久我房门响了,传来老妈的声音,“妞儿,把门打开,妈进来和你说说话。”

  “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说话。”

  “把门打开!”

  我埋着头不理她,可我妈不放弃,之前说过了我妈特能唠叨,简直跟唐僧一样,没办法我只好跳下床把门打开,然后滚回床上躺着继续发呆。

  我妈坐到床边掰了我一下,我没理她她就放弃了,可她没放弃唠叨我。

  “妞儿啊,刚才我和笙箫通过电话,他大概明天就能到家了。”

  “你和那个秦慕琛有什么我不想知道,但别忘了答应过薛阿姨要嫁给笙箫的,你薛姨是为了救我而死,如果你反悔的话,妈只有把这条命赔给你薛阿姨了。”

  “有那么严重么?”我翻过身没好气说道。

  “当然有,我和你薛姨也算是从小到大的朋友,这些年殡仪馆要不是有他们帮衬着,怎么可能发展成这样,不瞒你说,我和你薛姨怀孕的时候就给你们定了娃娃亲了,两家人也一直像是亲家似的相处着……”

  我妈又开始讲薛阿姨他们家的好了,我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有娃娃亲这种事情!

  怪不得周边被我们买了地的都去城里了,只有薛姨他们家继续留下,把我们家当成自个家一样。

  (慕琛会很快出现滴,大家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