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3.活不得也死不得

033.活不得也死不得

  “妈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

  “就算娃娃亲不作数,那总是你亲口答应薛姨会嫁给笙箫的吧?薛姨走了,何叔还在,你要是反悔了,让咱们两家关系怎么处?”

  我妈一句话直接把我打回原形。

  薛姨走的时候我也是骑虎难下,可偏偏这东西答应了还不能反悔……

  “笙箫是我看着长大的,两家人也是邻居知根知底,你嫁给笙箫我放心,退一万步说,他好歹是个人,你少和那些鬼魂打交道,等仙仙来了我得找她说说去。”

  桃子在我旁边听我妈说的一愣一愣的,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我伸手在桃子头上揉了揉。“没事,你姥姥就唠叨了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行了。”

  老妈一看我动作怪异,立即全神戒备,“你在和谁说话?”

  “妈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女儿,叫桃子。”说完我又戳了下小桃子,“快,叫姥姥。”

  “姥姥。”

  桃子甜甜的叫了声,但她终究是个鬼啊,那声线就跟自带回音似的,阴沉着在屋子里久久盘旋。

  我妈脸色刷白,立即站起身退开数米,“妞儿你婚都没结,哪来的孩子?”

  “谁说我没结婚?不是冥婚了么?”

  “你……你……我得赶紧给仙仙打电话去!”老妈说完就落荒而逃了。

  小桃子歉疚的撇撇嘴,“妈咪,我们这样吓姥姥真的好么?”

  “没办法,不把她吓出去,她肯定要唠叨到晚上了。”

  刚才逗了我妈,我心情好多了,又上网查了下关于秦慕琛的消息,还是一无所获。

  倒是不小心从光头那得知,他昨天去找周仙仙的时候,秦慕琛就已经到门口了。

  听到这消息我真不知道该喜还是忧,刚好些的心,又开始隐隐泛痛了。

  在屋里心情低落的我,不知道停在白桦林旁的轿车并没有离开。

  眼镜男抱着秦慕琛的骨灰坛一脸阴沉,“你还等什么?就算她追出来,你难道要留下么?”

  此刻秦慕琛蛰伏在骨灰坛内,估计是心情不好没有现身,白色骨灰坛从内到外散发着黑色煞气,萦绕在车内十分骇人。

  秦慕琛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刚才桃花双眼通红倔强的样子刺痛了他的内心,但是他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

  虞睿那边已经变本加厉的对他父母出手了,就算有宗昇(眼镜男)在身边也疲于应对,他要是不回去,父亲不仅会被拉下政坛,而且还会性命不保。

  上车这么久,秦慕琛一句话都没说,宗昇急了,“秦慕琛你倒是说句话,要真舍不得她,就带她一起走吧。”

  “不行!”

  骨灰坛内传来秦慕琛阴冷的吼声,把甫义吓的一哆嗦。

  甫义是秦慕琛的司机,秦慕琛和虞睿撞车的时候他重伤住院,刚出院就接到复职的消息,却没想到是给变成鬼的秦慕琛开车。

  秦慕琛的反应也让宗昇十分错愕,“你真爱上那个女人了?”

  陈桃花不过是宗昇为秦慕琛挑选的祭品,他要是真爱上她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宗昇虽然在希普顿攻读法律硕士,很少有人知道他在那边拜了巫觋为师,国外的巫术就相当于国内的法术,甚至有些地方比法术还要略胜一筹。

  虞锦天以为陈桃花活着能帮虞睿行走阴阳,却不知道只有陈桃花死了,才能发挥她太阴之女的最大作用,当然这点现在已经不能告诉秦慕琛了。

  秦慕琛没有回答宗昇的话,而是化成人形坐到后座上,冷眼凝视前方,“开车。”

  “是是!”

  甫义赶紧开车,偷偷从后视镜里秒了秦慕琛一眼。

  现在的秦慕琛比生前更加气势凌人了,他周身隐隐被一阵黑色煞气包围,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来到人间的修罗,谁要是多看了他一眼,都好似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宗昇也没有说话,虽然秦慕琛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但他效命的是慕琛他爹政委,秦慕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反正他做鬼也逍遥不了一两天了。

  黑色轿车从白桦林开出去,路人连连惊呼这车的车牌,居然是V字头。

  只可惜轿车很快就上了高速直奔国都荣京,只留给他们一个嚣张的背影。

  周仙仙来的时候这车刚走,要是让她看见还不得立马把自己的小皮卡换了啊,哐哐当当还没开进殡仪馆的院门,谁都知道她来了。

  “姚姨,这么急找我啥事啊?”

  周仙仙跳下车就扯开嗓子在院子里喊,我听到她声音一翻身爬起来,赶紧跑出去对她招了招手,“仙仙过来!进屋!”

  仙仙习惯一进屋就瞅一眼秦慕琛的骨灰坛,这一瞅柜子上只有桃子的衣冠冢了,惊讶的问出声,“秦慕琛哪去了?”

  “仙仙……”

  我委屈的拉着周仙仙坐到床上,把眼镜男来抢骨灰坛的事告诉周仙仙了,周仙仙听了之后也是义愤填膺,叫嚣着要去找眼镜男算账,我赶紧拉着她。

  “算了,他也是听从秦慕琛的安排,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何笙箫的事情,他快回来了,要是他回来就要结婚怎么办?”

  仙仙见过何笙箫,以前就说过他喜欢我,我当时还以为她开玩笑呢。

  “何笙箫挺好的,打小我就知道他喜欢你了,没想到大学里面美女如云,那丫的还对你念念不忘,这是真爱啊!”

  “周仙仙!!让你帮我想办法,你尽帮何笙箫说好话干啥?”

  “我说的是事实,你是人,何笙箫也是人,难道你还真爱上一个鬼了?”周仙仙皱起眉头眼底满是担忧。

  以前她开玩笑的时候我没承认,可是现在,我内心的感觉不容我再抵赖了,我点了点头,眼底已经蒙了一层水雾,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好可怜。

  周仙仙在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咋呼起来,“你丫还真喜欢上他了?我以前是拿你开涮的,你难道忘了他想弄死你了?就算现在留着你小命,那也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亏得我还专门去找我姨姥姥帮你解决问题。”

  提起周仙仙姨姥姥,我想起她之前说过有解开冥婚的办法,得把虞睿这个冥夫给解除了。

  “你去见你姥姥,她都说什么了?”

  “我姥姥一看了你八字脸色大变,说你这种太阴之女根本不能冥婚,如果冥婚了,不管是你活着还是你死了,都会搅得阴阳两界不得安宁。”

  我后背哇凉哇凉的,“有没有这么夸张?”

  周仙仙很敬重她姨姥姥,立即面色严肃的把从她姨姥姥那听到的全都告诉我了,多数是一些术语,我根本没听懂,但是隐隐感觉事情的严重性。

  “那你说我怎么办?我现在是死也死不得,活着也痛苦啊!”

  “得把你身上的冥婚解了。”

  “怎么解除?”

  我不自觉捂紧胸口,其实我只想解除和虞睿的冥婚关系,我和秦慕琛之间就只有冥婚这一点瓜葛了,等解除之后,他那只飘渺的鬼,我恐怕想再见一面都难了。

  “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找到男方父母,让他们写休书休了你。”

  “没可能,虞锦天要利用我,肯定不会休了我的,秦慕琛那边,除了他的名字我什么都不知道,网上也没有半点消息,上哪找他父母去?”

  仙仙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不急不慢说出第二个办法:“第二个就是你自己去阴曹地府,找到判官,让他解除你们之间的婚约。”

  我汗毛密密麻麻的竖起,刚才没听错吧,她竟然要我下阴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