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4.渡了鬼气

034.渡了鬼气

  “你当下阴曹地府是逛街么?我下去了还能上来?”我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周仙仙面色凝重,倒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件事,“我自己倒是下去过一次,不过那时候是我姥姥开坛施法,如果要我开坛的话,估计有三成的机会活着回来。”

  擦,三成?

  周仙仙信誓旦旦的三成估计只有零点三成好不好!!

  我可没忘记是谁给我打包票不会被冥婚的,结果呢?

  还有那天追僵尸,要不是秦慕琛和虞睿赶来,我们能活着逃出来么?

  周大仙现在的话已经不可信了!!

  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算了,大不了这辈子就和两冥夫一起过了,等他们要害我的时候再说吧。”

  “错,是两冥夫,一丈夫。”

  “你他妈找死啊!”我一脚踹在周仙仙身上,这家伙事不关己一点不操心。

  没和周仙仙聊一会我妈就闻讯过来了,我赶紧叮嘱仙仙别在我妈跟前乱说话,就说冥夫全都走了,我身边这几个鬼都是好鬼,不会伤害我。

  好在周仙仙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把我妈唬的一愣一愣,听说我鬼夫全走了,我妈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倒是一直低头吃饭的何叔平静的让人奇怪。

  我赶紧给何叔夹了菜,“何叔,他们跟在我身边好一阵子了,我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家人,要是笙箫介意的话……”

  “笙箫不会介意的,咱们做殡仪这行,遇到些‘东西’很正常。”

  “何叔,你们就一点也不介意么?听说笙箫在市医院找了工作,凭他的条件找啥样的找不到啊?”

  我本来想探探何叔口风的,没想到何叔反倒笑着安慰我,“妞儿别担心,笙箫是个老实人,心底认定了你,就算再漂亮的姑娘放他面前,他也不会动心的。”

  周仙仙一边扒饭,一边憋笑到不行。

  我赶紧横了她一眼,对着何叔点点头,“不介意就好,不介意就好。”

  尼玛我还能说什么?

  何叔是个老实人,从来都是本本分分,可何笙箫哪里老实啊,当年就是他四处散播我家开殡仪馆的,害得全校人见了我就跟见了鬼似的。

  给我的童年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以至于我后来都不敢交朋友了,从小到大能称得上朋友的就只有周仙仙一个。

  秦慕琛走了,仙仙晚上留下来和我睡,顺便教我法术,用她的话说是为了我去阴曹地府做准备。

  这理由虽然不敢认同,但我还是很想学法术的,也认真起来。

  她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古董似的香炉,在里面插了三只檀木香,然后又烧了符在地上画了一个禅坐模样的八卦。

  一边画一边对我说,“记住了,下次没我的时候你就照着做就行了。”

  我赶紧拿手机把那八卦拍下来,“但是我没有这个香炉啊!”

  “你家少香炉么?自己不知道拿个小巧的放身上?”周仙仙无语的白了我一眼。

  我倒,看她那香炉精致的更古董一样,我还以为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原来只是插香就行了。。。

  周仙仙画好符之后又去洗了手,理了理头发,然后盘腿坐下,我赶紧学着她的模样盘腿坐到她跟前。

  两手从身边缓缓抬起来伸到头顶上合拢,期间鼻吸口呼九次,然后两手从面前放下成抱球状放在下丹处,用心感受吞吐间的气息在体内流动。

  仙仙教的方法和秦慕琛说的差不多,修于内,形于外,在体内练出一股真气,和气功差不多。

  可我完全感觉不到什么气息在体内流动,只知道吃饱了这样闭着眼好困啊,连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我好像梦到周仙仙她姥姥了!

  她姥姥身材矮小,背也驮着,站在我面前就像是个小矮人,拿着一根戒尺不停的打我脑袋,全身都打,打得我呲牙咧嘴,想逃也逃不掉。

  那戒尺就像抹了辣椒水,打得我浑身火辣辣的,那股子辣劲仿佛渗进了我血脉里,让我浑身就像是火烧一样难受。

  “她姥姥,求求你别打了!”

  “我的亲姥姥也,我受不了了!!”

  脸上又被扇了两巴掌,我终于火了,对着周仙仙姥姥乱吼一通,“仙仙她姥姥,你到底要干什么?”

  “哎哎,起来了哈,还发羊癫疯呢?”

  “陈桃花!!”

  我痛苦的睁开眼睛,混沌的视线慢慢清明,才发现自己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周仙仙蹲在我跟前举着手,看样子还想扇我,见我醒了赶紧把手收回去。

  “刚才是你扇我的?”

  浑身就像是被雷劈过一样,我翻个身躺直了身子,才发现外面都已经天亮了。

  我擦,这么快就天亮了,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没睡着。

  周仙仙瘪着嘴一屁股坐到地上,“姥姥也太偏心了,当初我入门的时候她都没给我打通血脉,到你这里居然亲自师临给你打通任督二脉。”

  我擦,原来我不是在做梦,是真看见周仙仙她姥姥了。

  在地上躺了会,身体好多了,不仅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消失了,而是浑身都觉得神清气爽,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轻轻一跃来了个鲤鱼打挺就翻身起来了。

  把周仙仙吓了一跳,“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办到的?”

  刚才嘚瑟,忘记自己被鬼抓的事情仙仙还不知道呢。

  罢了,仙仙都教我茅山术了,还有什么不能告诉她的,所性扯开领子,露出胸前那朵青紫的桃花,秦慕琛的名字赫然在目,让我心底隐隐抽痛了下。

  仙仙也看到了,但她不关心秦慕琛的名字,而是着急问道,“你这伤口怎么回事?”

  只好如实的把在医院被恶鬼抓的事情告诉仙仙了,仙仙听了之后先是脸色刷白,随即狠狠在我脑门上拍了一巴掌,“你丫傻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想把伤口遮上,可领子一把被周仙仙粗暴的揪起来,很仔细的盯着那个伤口看。

  “这伤口这么难看,而且被秦慕琛刻了他名字,我都羞死了,哪里还敢给你看。”

  周仙仙这才后知后觉的脸上一红,狠狠把我丢开,“恶趣味。”

  我赶紧把衣服理了理,“放心吧,虞睿和秦慕琛都给我治疗过,就不痛了,就是看起来有点骇人,以后都不敢穿低领的衣服了。”

  “秦慕琛和虞睿两个草包,渡那么多鬼气给你干什么,把你搞得不人不鬼的!”

  “你才不人不鬼,我正常的很。”

  我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活动活动筋骨,鬼气加上周姥姥给我打通了任督二脉,连走路都觉得脚下踩了阵风似的,再跑快一点我真怀疑自己能飞起来。

  周仙仙面色凝重沉默不语,好半天才冒出一句,“你抽个时间,我带你去下我姨姥姥哪里,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伸手拨了拨她拧起的眉峰,“别担心了,我现在这状况也不怕再糟糕一点,就算我死了,也肯定会变成鬼的,到时候我就留在你身边给你办事。”

  周仙仙啪的打开我的手冲我吼,“我怕你还没死就变成鬼了!”

  “不至于吧?”

  “你是太阴之女身上本来就阴气重,他们又渡鬼气给你,你快和鬼没什么两样了,哪天不小心进了鬼门关都不知道,赶紧和何笙箫结婚采阳补阴吧。”

  “采阳补阴,难道是双修?”我暧昧的用身子蹭了蹭她。

  周仙仙又狠狠拍了我脑袋一下,这次我终于收起脸上的笑意了,凝重问道,“不小心走进鬼门关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