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5.初恋的感觉

035.初恋的感觉

  “鬼门关连接阴阳两界,通常有鬼差把守,可有时候会被其他不可控因素打开,虽然活人进不去,但是你……”

  说道这里,周仙仙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你现在很有可能不小心就跌进去,然后还出不来了!”

  “过了鬼门关不就是阴间么?你的意思是不用开坛我都能下去?”

  “嗯,而且就算是开坛护法,想要保你进去了再出来,很难,鬼门关向来只许进不准出的。”

  我被周仙仙严肃的样子吓到了,牵强的呵呵两声,“我又不是鬼,哪有那么严重,而且我又不去阴间,解除冥婚不是还有其他办法么。”

  “你虽然不是鬼,但瞧瞧你这一身的鬼气,你胸前伤口颜色越深鬼气越深,千万不能和秦慕琛再同房了,赶紧和笙箫结婚,采点阳气。”

  之前没注意,我又掀开衣服看了看,果然比起之前颜色深了不少。

  总不能因为这个就和何笙箫结婚,我赶紧抓住仙仙,“周大仙,你肯定还有其他办法,别动不动就采阳采阳的,我又不是吸人精气的女妖精。”

  “此阳气可不是嗮嗮太阳就能有的,乃是阳刚之气,女人阳气本来就弱,必须要男人。”

  “那我们还是去找你姨姥姥吧,她肯定有办法。”

  “你找我姨姥姥也没用,她除了让你修炼估计也没其他办法了。”周仙仙说着突然想起自己貌似说漏嘴了,赶紧捂着嘴巴。

  我一拳给她招呼过去,“直说修炼不就得了,干嘛非得让我嫁给何笙箫。”

  仙仙灵活的躲过了我的拳头,讪笑,“我这也是为你好。”

  “我觉得你和我妈一样了。”

  正在屋里和仙仙打打闹闹,门外传来闹哄哄的声音,这大清早的不会又有人死了?

  我和仙仙闻讯出去,我爸我妈还有何叔全都在外面了,他们正热络的从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手中接过行礼。

  那男人大概有一米八吧,我老爸正好到他肩膀的位置,一头微卷的头发蓬松的十分有型,虽然只是个侧脸,但是完美的轮廓丝毫不输给韩国明星。

  听见我们这边的动静,他偏头看过来,密长的睫毛下一双璀璨的黑瞳正好锁定在我身上,随即嘴角微扬。

  “何笙箫!!”我惊呼出他的名字。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人也变得太快了,才一年多没见,这家伙吃了催长素一样长这么高了,五官也更加立体帅气,这要放在学校里绝逼是个校草级别的人物啊!

  “桃花。”何笙箫轻轻唤出我的名字。

  被帅哥看谁会不脸红,虽然对他没啥想法,可这丫从小就看不起我,我赶紧回房换了身衣服,昨天晚上穿的衣服在地上滚的乱七八糟的。

  “你丫的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地球啊,运气这么好,没想到笙箫长这么帅了。”

  周仙仙赶紧跟进来,在我背上猛拍一巴掌,疼的我呲牙咧嘴。

  “你要喜欢给你好了,我无福消受。”

  “给我也得人家愿意啊,人家可是打小就喜欢小桃花了!”周仙仙阴阳怪气的冲我眨巴眼,惹得我浑身一层鸡皮疙瘩。

  她还是那身中长衫,反正也是黑吧啦几的颜色,拍拍就看不见上面的尘土了,理了理头发才跟我一起出去。

  何笙箫回来第一件事自然是去给薛姨上香,我刚过去,我妈就塞了一炷香到我手里,把我推到何笙箫跟前,我一看他手里也拿着香,估计是想等我一起上香。

  他看着我温和的笑了笑,然后把我手里的香点燃,又把他的点燃,最后竟然伸过来想拉我的手。

  我一下子就躲开了,可他不放弃,又抓了一下,狠狠的把我的手拽在他掌心里,然后拉着我一起跪到薛姨骨灰坛跟前。

  “妈,儿子回来了,带着你儿媳妇给你上香,你如果看到了就安歇吧,以后家里有我。”

  他一说完,所有人视线都落到我身上,我垂着头一阵面红耳赤的。

  这何笙箫怎么跟薛姨一样啊,总是把我弄到这种骑虎难下的境地。

  我妈悄悄在后面戳了我一下,“快上香。”

  上香挺容易,可我管薛姨叫啥啊,这情况还不得叫妈啊?

  何笙箫也偏过头望着我,他是那种看起来很温和的男人,就算是用眼神逼视你,也不会让你有不舒服的感觉,反而我自己愧疚的不行。

  僵持了一小会,我实在没办法过自己这关,“薛姨,桃花也在这里给你上香了,不用担心笙箫,以后我会照顾他的。”

  好在我后面说了那串话,没有叫薛姨妈这件事所有人都放了我一马。

  何笙箫拉着我的手起身,他的手掌很大,掌心也很暖,不似秦慕琛的冷峻,也不像虞睿的纨绔,而是另一种时下流行的暖男味道。

  一想起暖男基本都是备胎,我赶紧把手从他掌中抽出来,得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

  上完香之后全家人就跟商量好了似得,各自借口离开了,只留下我和何笙箫。

  “桃花。”

  何笙箫妈走了,心情自然不怎么好,虽然脸上勉强带着笑意,可他苍白的脸色和沙哑的声音还是让人有些心疼。

  毕竟薛姨是为了救我妈妈才死的,我安慰安慰他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当着薛姨的面,总感觉还是有些不自在。

  “咱们去外面走走吧。”

  我说完先一步走出去,他在我后面跟着,双手插在裤兜里,又高又帅,走路都十分有型。

  咱们这是郊区,又是殡仪馆旁边,也没啥好转的,好在旁边有片白桦林子,桦树叶子都落得差不多了,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脚踩上去软绵绵的。

  我走着,他跟在我后面也不说话,这种感觉有点像是校园情侣,纯纯的不染一点杂质。

  当然,我说的是别人。

  笙箫估计是纯的,可惜我此刻内心却很阴暗,从见到他那一刻起,我就在盘算着如何赖掉这门婚事了。

  何笙箫走到我跟前,修长的身子靠在一棵白桦树上,米色休闲衬衫穿在他身上非常有味道,大长腿交织着,微微偏低着头看着我。

  从小到大凑这么近看我的男人除了那两只鬼就是何笙箫了,我尴尬的把脸别开到一边。

  “笙箫帅了哈,学校肯定很多美女追你吧?”

  刚开口何笙箫就被逗得轻笑一声,伸手在我脑袋上揉了揉,“你还是这样,大大咧咧的,说话也跟个女流氓似的。”

  我老脸一红,赶紧打开他的手,“干什么你,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揉我头发。”

  “是是,你不是小孩子,马上都要嫁人了。”

  “说什么呢你!”

  我一抬头,正好对上何笙箫满是宠溺的视线,弯弯的眼睛带着笑意,绵绵情意就从那会说话的眼睛里散发出来,艾玛受不了。

  “笙箫啊,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其实从小到大我都把你当成是哥哥。”说道这里我内心小小的吐槽了一下,是仇人才对。

  不等我说下去,何笙箫把话接过去,“其实我也从小把你当妹妹。”

  “什么?”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脸上的笑有些绷不住了,我现在哈哈大笑他会不会以为我疯了?

  白担心这么久了,人家给我表白说不定就是为了完成薛姨的心愿呢。

  我就说嘛,他这么帅学校肯定大把女人追,没个校花女朋友说出来都没人信。

  “咳咳。”我好不容易让情绪平静下来,现在看着何笙箫自然多了,“既然你也把我当妹妹,那表白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吧,以后你还是我的好哥哥。”

  何笙箫笑了笑,突然伸手过来抓住我的手,拇指在我手背上揉了揉,“那是从小,但从中学开始我就喜欢你了,不是喜欢妹妹的喜欢,是爱人之间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