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6.一尸两命的婚纱

036.一尸两命的婚纱

  我感觉自己手有些发抖了,这算是表白么?

  脸上火辣辣的发烫,呼吸也是急促不堪,最要命的是我小心脏扑通扑通仿佛要从喉咙里面跳出来了,这可比他电话里面表白刺激多了。

  我赶紧把手收回来,他并没有阻拦,也没有尴尬,而是继续把手插在兜里,靠在树上看我窘迫的样子。

  “笙箫啊,你误会了,我说的是,现在我也把你当哥哥,咱们结婚的话,会很别扭的……”我还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赖婚。

  “没什么别扭的,还是像以前一样相处就行了,等你想要孩子了咱们再做。”

  囧,多么纯洁的想法啊,可惜听在我耳里全都变了味,就跟感觉他要被我玷污了似的。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我深呼吸两口气往后退了一步,看着笙箫严肃说道,“笙箫,可能你爸没给你说,我已经结了冥婚,不能再和你结婚了,不然会给你带来灾难的。”

  何笙箫应该能猜到我当时答应嫁给他是骑虎难下,咱们从小可是冤家啊,突然变成未婚夫妻,我肯定有些难以接受,所以他早有心理准备。

  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说没关系、不介意之类的,搞得我快疯了,忍不住吼起来,“何笙箫,你他妈到底要干啥?”

  “噗!”

  何笙箫噗一声笑出来,又伸手在我头上揉了揉,“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陈桃花,刚才扭捏的样子我看了都难受。”

  “你……你他妈想气死我是不是!!”我双手叉腰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别生气别生气。”

  他还在揉我头发,我泄气的把他手打开,“别揉了,当我是你养的猫啊!”

  何笙箫听了笑的更阳光明媚了,俊脸突然凑上前盯着我,“没错,你就是我养的小野猫,都长这么大了,我得快点把你娶回家,不能再放你在外面野了。”

  我没好气把他俊脸扇开,“油嘴滑舌,上大学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这家伙就跟他爸一样顽固,和他说话简直对牛弹琴让人有种无力感,丢下一句狠话我扭头回去了,改天让光头和桃子吓吓他,看他还敢不敢执意娶我!

  一会去正好碰到周仙仙出来,跳上皮卡车就要离开,我赶紧拦住她,“笙箫回来了你不多玩玩,急着干嘛去?”

  “昨天不是出活么,有点事情没搞定。”

  “啥活,要不要我帮忙?”

  “民政局长的女儿被风流鬼缠上了,昨天去没抓到,今晚上得再去蹲一晚。”

  一听民政局长我猛然想起曾茂才,立即拉开车门跳了上去,“你说的的那个局长是不是叫曾茂才?”

  “不是,是市民政局的,好像叫王朝东!”

  市民政局那不就是曾茂才的顶头上司么?

  本来还想去纪检中心的,这下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我把车门关上,“走吧,我跟你去,顺便办点事。”

  “擦,我去抓鬼,你去干什么,在家陪笙箫吧。”

  周仙仙絮絮叨叨没开车,何笙箫已经从白桦林过来了,一听说我们要去捉鬼,也跟着挤上来,于是周仙仙这辆破皮卡车挤了我们三个人,我都快贴何笙箫脸上去了。

  “仙仙,你这车也该换了,这么小,想挤死人啊!”该死的周仙仙,她绝对是故意的,干嘛要把何笙箫放上来。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有笙箫这个大帅哥抱着你,你就知足吧。”

  “要不我来开,你给他抱着?”

  “我车破,你开不了!”周仙仙时不时偏过头看我和何笙箫,时不时一脸贼笑。

  我这边都快尴尬死了,要不是为了那会给曾茂才的钱,哪能给何笙箫这种肌肤相贴的机会。

  好不容易到了市中心,周仙仙把车停在一个高档小区的地下车库里,我从车上跳下来赶紧活动活动筋骨。

  要到晚上才能抓鬼,我们就去上面商场吃了个饭,然后逛了逛。

  我和周仙仙很少去市区,从小到大逛商场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跟进了刘姥姥的大观园,对什么都好奇,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一个卖婚纱礼服的店。

  周仙仙看热闹不怕事大,硬生生把我和何笙箫推进去,“你们都快结婚了,选一套吧,姐买给你们。”

  “不要!”

  我想出去,可何笙箫却拉住我的手,“不用仙仙买,你挑吧,我买。”

  营业员一听说我们要买婚纱,过来热情的介绍,不过并不是给我介绍,而是给何笙箫介绍,没办法谁让人家长得帅,又会穿着打扮呢,我和仙仙站在他旁边就跟丑小鸭似的。

  何笙箫倒是很认真在选婚纱,看来看去,选中了角落里模特身上的那件婚纱。

  “那套包起来吧,仙仙穿上一定很漂亮。”

  “额……那套婚纱……”

  营业员有些面露为难,我和周仙仙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顿时脸色一紧,相互看了看皆是一脸凝重。

  那套婚纱的确漂亮,露肩的设计配上包臀鱼摆群拖,洁白蕾丝材质是时下最流行的婚纱款式,只是那件婚纱小腹处有一滩不寻常的血迹,那血迹慢慢扩散,最后变成一滴一滴的血滴到地上,看起来十分恐怖。

  何笙箫还惊艳的打量那件婚纱,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给他开个阴眼,吓吓他。

  营业员肯定知道那件婚纱有问题,支支吾吾说婚纱已经有人定了,只是暂时摆在那里。

  我刚想说话,周仙仙已经先一步上前了,一甩耳鬓几根发丝,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我看不是有人定了,是有人退了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营业员大惊,脱口而出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我不仅知道你这婚纱是被人退的,我还知道你这婚纱死人穿过,而且还是一尸两命。”

  营业员面色凝重的上下打量了周仙仙一眼,“刚才没看出来小姐是位道士,能请你等一下么,我去请经理出来。”

  连我都惊讶万分了,就凭一滩血迹,周仙仙就可以断的这么准确,我赶紧问她,“你怎么看出来的?”

  “那婚纱的血迹在小腹,但是血却从婚纱里面往下滴显然是流产的征兆,而且你仔细看,那个穿着婚纱的模特眼睛和其他模特不一样,说明有女鬼附在模特上,所以我敢这么断。”

  周仙仙刚说完,婚纱店内就传来一阵女鬼的狂笑声,再看那穿着婚纱的模特,俨然已经变成了女鬼的模样。

  那女鬼长得挺漂亮的,脸上的新娘妆容非常精致,就连头饰都是造价昂贵的珠宝,只是她雪白的脖颈上竟然一条青紫的勒横,看样子还穿着婚纱就被人给勒死了。

  难怪她怨气这么重,变成鬼附身在这婚纱上。

  而且怨气重的鬼,就算不用供奉,也能一直存在在阳间。

  不一会经理就出来了,被营业员领着直接到周仙仙跟前,“听说小姐是位高人,还请小姐帮忙处理一下,最近店里生意一落千丈,都已经三个月没开张了。”

  从经理口中得知,这婚纱是从法国来为某名媛量身定制,可没想到她拿婚纱回家试穿的时候竟然死了,婚纱退到了这里,可法国那边已经退不了,经过些技术处理勉强能摆在店里当个样品,

  周仙仙没兴趣知道这件婚纱的故事,摇了摇手,“一只鬼十万,一口价二十万!”

  擦,居然要二十万!

  这抓鬼比开殡仪馆还暴利啊,我干脆也改行抓鬼算了。

  二十万对这种三个月不开张还能支撑到现在的婚纱店小意思,经理立即答应,但周仙仙还有个条件,“鬼抓了之后,这件婚纱得给我,我要送给桃花当结婚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