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7.收鬼反被鬼抓

037.收鬼反被鬼抓

  “不要!!不要!”尼玛一尸两命的婚纱给我干什么?

  那女鬼怨气这么重,我要是穿了她的婚纱,她非要了我的命不可。

  周仙仙靠过来悄悄压低了声音,“你傻啊,那婚纱上面可都是钻石,造价少说百万,何笙箫他买得起么,倒不如这样便宜了你。”

  “死人的小便宜你也贪,真要送,你送给何笙箫好了,反正我打死也不会穿的。”

  我们这边嘀嘀咕咕,经理在那边有些着急了,因为那只女鬼听到我们说话了,她一发怒,一股子血腥的气味从婚纱内弥散出来,店里温度骤然下降。

  “来了来了……我们只要有客人进来,店里冷的就跟停尸间一样。”经理掏出手帕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让店员先下班,然后把门关上。”

  几个营业员早就不想待了,现在听说真的有鬼,跑的比兔子还快。

  卷帘门拉下来,店里除了我们就只有一个经理了,那个女鬼倒也没有发难,估计以为周仙仙年纪轻轻的没什么本事。

  周仙仙从包里掏出八卦镜,咬破手指就滴了一滴血在上面,口中念念有词往婚纱上一照,只见金光一闪,女鬼惨叫一声就被震出来。

  我这才看见她窈窕的身材小腹微隆,肚子上一个血窟窿皮开肉绽,里面的鬼婴受了震荡钻出脑袋哇哇大哭,凄厉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好在何笙箫和经理看不见,不然肯定被吓死。

  女鬼没想到周仙仙真的会法术,迅速退后贴到墙上,长牙五爪威胁“臭道士,少多管闲事!”

  周仙仙到底是捉鬼的老手,非常淡定的从包里掏出黄纸画符,一边画一边说道,“我知道你被杀害心有不甘,但这就是你的命数,随我放下执念去投胎,杀你的人自会有老天爷收了他的。”

  “凭你这臭道士想收我?找死!”

  那女鬼阴鸷的怒吼一声,直接朝着周仙仙扑过来,周仙仙眼皮都没抬一下,等她刚扑倒跟前的时候立即用法术使符纸贴到女鬼额头上。

  这次符纸没有燃起来,反倒是用黑狗血画下的符咒直接印进了那个女鬼脑门里。

  那女鬼惨叫着在空中翻滚,她肚子里的鬼婴凄厉的嘶吼一声飞出来,张开血盆大口直朝周仙仙的脖子咬去,周仙仙正专注念咒收鬼,此时分心不得。

  情急之下我结出紫薇手决朝鬼婴脑门上戳去,“急急如律令!”

  鬼婴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措不及防被我震飞数米,脑门上被烧焦一片冒着黑烟,惨叫着想要再扑上来。

  周仙仙那边大喝一声收,原本空中痛苦不堪的女鬼逐渐被一层层隐形的符纸包围,最后被收进符纸疙瘩里面,周仙仙一手接刚收的鬼,一手从包里拿出五帝钱弹进那个鬼婴嘴里。

  “啊--”

  鬼婴捂着喉咙在地上翻滚着惨叫,慢慢化成一滩暗黑色的血水。

  经理也看见那滩恶心的血水了,惊叫着跳开数米。

  周仙仙把收的鬼放进包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鬼在的时候也没见你吓成这样,鬼都收了你还怕个毛啊?给钱吧!”

  “这就收了?”经理到处看了看,还心有余悸。

  “怎么?你还想看看那个女鬼?我跟你讲那女鬼肚子上有个大窟窿,肠子什么全部……”

  不等周仙仙说完,经理爽快的进去拿了一张二十万的支票出来,只是被鬼附身的婚纱他不敢去拿,让周仙仙自己拿的,周仙仙打包之后要给我,我让她自己留着。

  出门之后我始终有些心神不灵,忍不住问道,“刚才那个鬼婴只是化成一滩血水,你并没有收了他吧?”

  周仙仙伸出一只手在我肩上拍了拍,“我姥姥给你打通任督二脉之后不仅会法术了,连脑瓜子也变聪明了。

  其实那只鬼婴根本不能算是鬼,它还没在女鬼肚子里成型就死了,我们看到的只是女鬼身体的一部分,就算不给鬼婴吃五帝钱,它也很快会化成血水的。”

  “这么说我刚才帮你,是多此一举了?”

  “当然,你以为我连这种道行的鬼都应付不过来了么?”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反正事情尘埃落定,就容她吹吧。

  今天终于见到了周仙仙的本事,只是她收鬼的方式我有点不能认同,“刚才那个女鬼明明就是被杀的,你为什么不问她凶手是谁,说不定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如果能把凶手绳之以法,说不定她自己就去投胎了。”

  周仙仙讽刺的冷哼一声,“你当我是活菩萨啊?抓凶手是警察的事情,我只负责抓鬼!”

  好吧,她只是个道士。

  何笙箫跟在我们身后一直没插话,我和周仙仙也说不到一块去,干脆放慢脚步同何笙箫并排走着,“刚才吓到了吧,要是你能看见,没准把你吓死。”

  “我刚才一直能看见,怎么没吓死?”

  “什么??你说你能看见?”我惊呼,瞅着何笙箫满脸不可置信。

  何笙箫浅浅的笑了笑,“其实从小我就能看到这些东西了,只是觉得他们挺可怜的,都已经死了还因为执念留在阳间,并没有觉得他们可怕。”

  “我不信,你就吹吧!”

  见我不信,何笙箫竟然把刚才那个女鬼的样子完完全全描述出来了。

  我脸色刷白脑子有点晕,完了,还说让光头去吓他,可这家伙不怕鬼怎么办?

  反倒是我觉得何笙箫比鬼还可怕了,赶紧三两步走到周仙仙跟前,“仙仙,你说有没有人看见鬼了却不怕鬼的?”

  “当然有,我不就是么?”

  “呸,和你说正经的,不是道士,看见了鬼却不害怕,反而很怜悯那些鬼。”

  周仙仙看我满脸认真,仔细想了想才回答我,“有一种人,可能是灵童转世,身上灵气阳气都很足,这种人鬼都怕,和之前跟你说的,不怕鬼的人不容易见鬼一个道理。”

  说道这里,周仙仙瞥了眼何笙箫,“知道我为什么支持你和笙箫结婚么?我看笙箫阳气挺足的,随便你吸。”

  我倒!!!

  这何笙箫特么什么来头啊,这下我岂不是拿他没办法了?

  周仙仙好像对这事来了兴趣,还在我面前侃侃而谈,让我遇到这种人千万要抓住什么的。

  我真不敢给她说笙箫就是这种人,不然这家伙肯定立马站队到我妈那边,让我和笙箫结婚。

  好在何笙箫也并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一路上都没说话。

  王局长家就在刚才停车的高档小区里,周仙仙来过一次,直接带我们去了王局长家里,去了才发现这家伙居然住的是别墅,屋里虽然是简单装修,但你细看之后就会发现,这装修可真不简单。

  地面全是天然大理石,破烂似得古董家具价值连城。

  都说古董容易招鬼,这家伙还真什么都敢往自己家里放。

  大概知道我们会来,佣人已经准备好晚饭了,饭桌上只有王局长两口子,并不见他女儿,我忍不住问道,“王小姐呢?”

  周仙仙夹了一大块肉放我碗里,“王小姐正和那鬼调情呢,别着急,我们吃完饭上去正好。”

  囧,她都知道那鬼在屋里了还有心情吃饭?

  当道士难道都这样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记得周仙仙姥姥可不是这样的。

  王局长两口子一听周仙仙这么说有些坐不住了,又不敢得罪周仙仙这个大师,只能坐如针毡看着她把饭吃完,然后赶紧把她往楼上请。

  “我让你们准备的黑狗血和香灰准备了么?”

  “准备了准备了!”

  局长夫人赶紧让佣人拿上来。

  周仙仙把香灰坛子塞我手里,然后对着其他人说,“你们都在这等着吧,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能上来,然后把钱准备好就行了!”

  只有我跟着周仙仙一起上去,刚走到王小姐门外就听见里面传来淫秽不堪的声音,王小姐声线诱人,堪比岛国动作片里的女主角,让我这个已为人妇的女人都脸红不已。

  周仙仙也红着脸尴尬的摸摸鼻子,“昨晚上我守着那个风流鬼没来,憋到今天估计用力过猛了。”

  “那咱们是现在进去还是等他们完事之后才进去?”

  “当然是现在进去,不然我刚才为啥先吃饭,等得就是现在!”

  周仙仙说完拿了张符贴在自己身上,我以为是防身的想问她要一张,没想到那丫的白了我一眼,“这是遮阳气的,你浑身都是阴气遮毛线。”

  说完,她轻轻推开一条门缝,恰巧可以看到一张红木大床,王小姐在床上奋力扭动着身体,时不时对着空气撒娇调笑,偶尔还摆出一些高难度动作。

  “怎么看不见鬼?”

  “这个鬼死了有些年头了,道行极高,今天晚上要抓住他马虎不得。”

  我这才注意王小姐梳着古代的发髻,地上散落着女人的肚兜和亵裤,原来是为了迎合男鬼的喜好在角色扮演。

  “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等那个鬼被王小姐榨的精疲力尽的时候再进去。”

  我擦,鬼的战斗力很强的好不好,“起码得等一两小时,咱们这么早上来干什么?”

  “这不是想给你看看福利么?”

  “我没你这种恶趣味,赶紧进去把那个鬼收了吧,我看王小姐现在完全是在强颜欢笑,脸都有些扭曲了,再被鬼折腾下去,说不定被弄死了。”

  “好吧,待会进去的时候我把黑狗血往那鬼身上一泼他就现身了,你迅速用墨斗线把他缠住,我用阵法困住他,然后再收,收不了你就用金钱剑刺他。”周仙仙又把金钱剑塞到我手里。

  “为什么我刺?”

  这次她没开玩笑了,而是面色凝重,“待会我牵制他可能有些吃力,你找准时机就刺他。”

  说完周仙仙端着黑狗血冲进去,往床上一泼,王小姐身上立即显现出个梳着发冠的男人,那男人先是浑身一怔,继而十分淡定的从王小姐身体里退出来。

  倒是王小姐依依不舍的继续往那个男人身上缠,被他嫌弃的推翻到一边。

  他身形一闪就落到地上,慢悠悠的捡起地上的古装长衫披在身上,却并不系起来,穿了跟没穿似的,身下那昂扬亢龙就那么大喇喇的露在外面,我眼睛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男人长得挺好看的,只是太他妈无耻了,我拉出墨斗线就朝着他甩过去,没想到那家伙身形一闪,墨斗线落空了。

  “你猪啊!!”周仙仙急的大骂。

  我赶紧把墨斗线收回来,可那个男人已经闪身到我身后了,冰冷的手掐上了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