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8.阴差上身

038.阴差上身

  “想抓我?你们两道行还差了点。”

  那风流鬼的声音性感中带着阴狠,说完之后掐着我脖子一甩,直接把我甩在了那张红木大床之上,王小姐翻身就用腿把我勾住,想扑上来亲我,我一巴掌闪过去。

  “看清楚,老娘是女人!”

  “我要,我要嘛……”王小姐已经鬼迷心窍了,身上到处都是青紫,就连唇都被啃肿了还浪的没边。

  我本想给她一脚踹醒她,却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身体温度不断增高,这感觉完全就跟之前中了曾茂才的情药一样。

  “仙仙……这床有问题……好热……”

  完蛋了,我虽然理智还在,可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眼看着王小姐又要朝我扑上来,我只能大叫周仙仙的名字。

  周仙仙往地上啜了口,骂了句不要脸,然后拿起香灰在地上铺了一层,刚刚隐身的男鬼瞬间露出脚印,周仙仙手指轻动墨斗线唰一声弹出去。

  墨斗线在空中饶了几圈,那男鬼被缠住渐渐现身,他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勾起嘴角,“有点道行,做鬼一百多年了,还没上过道士呢!”

  说完,他脸色一冷,直接徒手抓住墨斗线想把周仙仙拉起来往床上甩。

  周仙仙看出他意图,立即在空中旋身,脚尖在墙上点了一下,直接后空翻落在地上,抓住墨斗线就穿了一枚铜钱朝风流鬼那边弹过去。

  怪不得周仙仙说这次的鬼有些难抓,这鬼先是被黑狗血泼了,现在又徒手抓住浸染过黑狗血和朱砂的墨斗线。

  不过我猜测他一定是表面硬撑着,不然也不会看到五帝钱就立即旋身逃开墨斗线。

  周仙仙冷冷一笑,“既要控制两个人,又要和我硬钢,你好像有些力不从心了?”

  “别说两个女人,就算加上你也没问题!”

  这次风流鬼主动出击,快速闪身到周仙仙跟前,想像控制我一样抓她,没想到刚触碰到周仙仙的身体就被狠狠震飞出去,跌倒在地上嘴角溢出一行鲜血。

  风流鬼被伤的莫名其妙,只有我知道,周仙仙那丫的居然穿着她姥姥的道袍。

  既然早知道这鬼这么厉害,也应该给我穿啊,害得我被鬼控制欲火焚身的,看着残花败柳的王小姐都连连吞口水,恨不得扑上去了。

  周仙仙不敢大意,趁着风流鬼受伤,立即甩出大五帝钱在他脚下摆出阵法。

  大五帝钱十分稀有,仙仙平常舍不得用,我也是第一次看她用大五帝钱摆阵,五帝钱摆好之后,周仙仙双手结出指法放在胸口,嘴里念念有词,右脚一直跺。

  跺了大概五六下,仙仙突然翻了个白眼,我看的心都抽了,以为她一口气没上来晕了。

  殊不知她瞳孔再次睁开之时,那苍老的目光仿佛老了几十岁,连背也坨了,佝偻着身子就像是个老太婆,一张嘴那声音就跟从喉咙里呕出来似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大胆艳鬼,居然如此不知廉耻!”

  艾玛,这不是周仙仙她姥姥的声音么?

  艳鬼终于绷紧脸色,看着周仙仙就像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我就算是再傻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周仙仙竟然请她姥姥上身来对付风流鬼了。

  之前在周仙仙姥姥的手札里看见过,茅山道士分为上茅、中茅、和下茅,三茅又分为六个阶段。

  下茅请灵,指的是请鬼或者修炼的妖上身,这个最简单,有时候不用请都会上身,只是要控制这些请来的灵为自己所用,必须要达到六个阶段中上面三个阶段才行。

  中茅请师,仙仙现在就是中茅阶段,请的是已故的仙师上身,厉害的中茅甚至连祖师爷都能请来。

  上茅请神,这个就玄乎了,可以请关二爷什么的,顶尖的上茅宗师甚至可以请天兵天将,不过周仙仙姥姥也算是上茅,也只请过关二爷和祖师爷什么的。

  那风流鬼被困在阵中没办法逃脱,情急之下隔空扣住我和王小姐的喉咙威胁,“放我离开,不然我杀了他们两个!”

  周仙仙姥姥咯咯一笑,“你以为你逃得掉么?你逃了我就直接把这古床用荔枝木烧了,到时候轻而易举把你烧的魂飞魄散!”

  “死老太婆,你信不信我先杀了她们两个!”

  “我不信,你以为你杀得了她么?”

  的确,我的身体一到生死关头就会自动激发出潜在的力量,加上这张床阴气重,我胸口处的伤口又开始疼了,有股诡异的气血从伤口处四处流窜,我痛到嘶吼一声,那风流哥掐住我脖子的力道就被弹开了。

  就连被掐着脖子的王小姐也瘫倒到床上。

  风流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阴冷的勾起嘴角跳下床,觉得自己酷毙了,“老子不是人也不是鬼!”

  风流鬼大骇,畏惧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仙仙姥姥,最后竟然将昏厥过去的王小姐吸过去,直接附身在王小姐身上。

  王小姐身上什么都没穿,赤脚站在地上,一席可以看见她全身红肿,女人私密的地方早已经被蹂躏的不成样子,披头散发眼漏凶光,咧嘴一笑就朝着周仙仙姥姥走过去。

  “杀啊,你要是杀了我,这个女人就得和我一起死。”

  “你他妈还要不要脸,居然拿女人当挡箭牌!”我怒了,没想到这个男鬼这么卑鄙。

  周仙仙她姥姥无奈的摇头,“本来打算放你一马渡你投胎,没想到你冥顽不灵,那就别怪老婆子不客气了!”

  她姥姥说完嗯一声提了一股气,频频翻动的嘴唇间一串肉眼可见的金色咒文飞出来,直接把王小姐缠住,咒文越缠越紧,就像之前周仙仙用的符一样,最后咒文陷入王小姐体内,就像是勒进去的一样。

  “啊--”

  风流鬼发出一声怨毒的惨叫,从王小姐身上伸出半个面色扭曲的脑袋,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我们刚才看到的俊逸模样,血红的双眼翻露着,嘴唇上的皮肤已经腐烂脱落,露出两排骇人的牙齿。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周仙仙姥姥加快速度念咒,最后突然眼神一凝,“急急如律令!”

  “啊--老子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风流鬼惨叫一声,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王小姐就像是个断了线的木偶倒在地上。

  我走过去把她抱到床上,心想着风流鬼魂飞魄散前的那句话。

  尼玛那不是人死的时候才说的么,鬼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他就算是有再深的仇怨,也没办法报仇了。

  没想到周仙仙姥姥这么容易就把风流鬼收服了,我赶紧上前拍了两声马屁。

  “仙仙姥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风流鬼黑狗血都不怕,你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把他收服了。”

  周仙仙姥姥伸手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还叫我仙仙姥姥?”

  这一打我想起姥姥之前给我打通任督二脉的事情,赶紧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师父,刚才这一打,没准又是在给我打通哪里的穴位呢。

  听我叫了师父,周仙仙姥姥满意的点点头,“早就跟仙仙说过让她法器法物千万不能经他人之手,你们刚才泼的哪是什么黑狗血,只是一般的狗血罢了。”

  “啊?”囧,局长夫人肯定是让佣人去买的,佣人肯定被市场上的狗贩子骗了。

  “好在仙仙及时发现请我上来,不然你们今天麻烦大了。”

  “多谢师父出手相救。”

  周仙仙姥姥挥了挥手,“师父对付这些小鬼什么的还行,以后还得靠你自己,切记无论何时都要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师父我可不想在下面见到你。”

  当然小命要紧,只是“师父你都走了好几年了,咋还没去投胎?”

  “哎,做道士欠下的阴债比刽子手还多,茅山派弟子是投不了胎的,师父在地府任职,也算是还债吧。”周仙仙姥姥说完又叹了口气。

  我刚想问她我以后能不能投胎的,没想到周仙仙身体一软,直接倒在地上,喊了两声也没把她喊醒,只好叫何笙箫上来把她抱楼下沙发上去。

  周仙仙还在昏迷中,王局长一家人只好围着我转,问我情况怎么样了。

  “王小姐已经没事了,醒过来可能有点虚,多买点乌鸡当归的给她补补,然后你们把她那张红木床烧了,家里这些古董家具也封存起来吧,还真什么都敢往家里放,不招这些东西才怪。”

  “真是因为这些古董家具的原因?”

  我还以为他舍不得呢,随手指了一颗镶嵌在浮雕上玉石,“这东西没准就是死人嘴里抠出来的,死人的东西都敢抢,有仇有怨不找你们找谁?”

  “我不是舍不得,实不相瞒这房子是别人送的,我搬进来的时候家里就这摆设,不仅是我,整个湛江,甚至荣京许多高官都收到这种宅子,好些朋友家里都已经出事了。”

  “什么?还有鬼?”

  王局点头,似乎有难言之隐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