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39.最远的距离不是阴阳两隔

039.最远的距离不是阴阳两隔

  “荣京收到这种鬼宅的都是部级、国级的人物,我大舅子在荣京军部,他没收房子,只收了件古董,最近小儿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放学回来一嘴的血,就跟吃了人似得。”

  擦,居然还和军部扯上关系了。

  我等屁民连路上执勤的交警都没攀谈过,平生见过最大的当官的也就是眼前这个局长,一听军字头警字头什么的都打哆嗦。

  那些人本身就身处政治漩涡,官场上勾心斗角可比职场带劲多了,听王局这么说,摆明了就是有人在后面捣鬼嘛。

  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了,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拿回给曾茂才的三百万。

  “王局,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点别的事。”

  “道长有什么事坐下慢慢说,只要王某人能办到的!”

  局长夫人上楼去照顾王小姐了,王局赶紧招呼我坐下,何笙箫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小憩,俨然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哎,可怜我这俗人,马上一张口就是钱了。

  “王局叫我桃花就好了,其实我不是什么道长,我家是开殡仪馆的,就是北郊的那个安居殡仪馆,前几天你有个部下叫曾茂才的,找我要了三百万贿赂,我想请局长处理下此事。”

  一听我是安居殡仪馆的人,王局长就跟见鬼似的,脸色发白的可怕。

  尼玛全市的殡仪馆都归他管,他至于这么害怕么?

  “原来道长就是安居殡仪馆的人,怪不得那恶鬼非要我把你们承包的殡仪馆拆了。”

  “你说什么?是那个风流鬼让你做的?”我怒的蹭一下站起来,大口呼吸,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和死了一百多年的风流鬼结下仇怨。

  “道长别激动,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王局赶紧安抚我。

  我才从他后面的话得知,原来风流鬼控制了王局的女儿,让王局给他办事,他也只想快点给风流鬼办完事把他送走,没想到曾茂才竟然贪财没把事情办成。

  “其实拆们家那个违规的殡仪馆小事一桩,倒是我大舅子碰上的脏东西,吩咐他办的事情不好办。”

  “让你大舅子干什么事?”

  我十分好奇,他大舅位高权重,让他办事,轻而易举就能动国之根本,当然难办!

  王局摇头叹气,“我大舅子不说,估计事情太严重了。”

  就在这时候,原本躺在另一边昏睡的周仙仙突然醒了,呻吟一声坐起身甩了甩脑袋,迷迷糊糊的看着我,“风流鬼收了没?”

  汗,被请师之后什么都记不得了么?

  我赶紧点头,“已经收了。”

  之前仙仙昏迷被抬下来,现在又问我鬼收了没,王局看这情况还以为我是仙仙师父呢,赶紧抓住我的手激动说道,“道长千万行个方便去荣京一趟吧,救救我大舅子他们一家。”

  我扒拉了半天才把他的手剥下来,就跟烫手山芋似的甩开,“爱莫能助,今天这风流鬼都费了好大劲才收服,你赶紧把我钱还来啊,不然我去纪检中心。”

  “钱不是问题,我马上打电话让曾茂才还给道长,区区三百万算什么,只要道长把我大舅子家的脏东西收服,让他在后面添个零都没问题。”

  尼玛这些人到底捞了多少油水啊,钱在他们眼里估计都是数字了。

  这种国家蛀虫,死了也活该,我摆了摆手,“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大舅子在劫难逃,谁也救不了。”

  可周仙仙一听三百万后面加个零,混沌的视线突然闪过一抹精光,上前接过王局长的手紧紧抓住,“抓鬼驱邪是我们茅山派的责任,把你大舅子的电话给我,半个月保证搞定!”

  王局当然是满口答应,只是他心中已经认定我才是大仙了,征求的目光看向我。

  我心里也挣扎,荣京这个两个字对我来说熟悉又陌生,就像是秦慕琛一样。

  仙仙完全掉钱眼里去了,而且她本身喜欢抓鬼,现在有免费去国都的机会,还能拿大钱,自然扭着我不放,一个劲的劝说我要匡扶正义什么的。

  终于,我抵抗不了内心对荣京的向往,朝着王局点了点头,“要我们去也可以,但是你得帮我找个人。”

  “找人简单,我一个电话,全国上下只要登记在册的人都能给你找到。”

  “我只知道他的名字,他叫秦慕琛,应该是荣京人吧。”说着我用手指浇了茶水在桌子上写下秦慕琛的名字。

  每写一划我心头都在隐隐泛痛,他走的那么决绝,我该去找他么?

  找到了他又能怎样?

  如果他还是那样对我,或者根本对我避而不见,我支离破碎的心还能承受么?

  王局让我稍等片刻,然后拿着电话出去找人查了。

  我满脑子都是秦慕琛,没注意到正在假寐的何笙箫偷偷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那眼底的刺痛正好被周仙仙看见了,周仙仙一脚踹在我小腿上,“找他干什么,你和笙箫都是要结婚的人了。”

  早就跟笙箫说过我结了冥婚,这事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他要是打退堂鼓,我求之不得呢。

  “秦慕琛是我冥夫,我不找他找谁?”

  “他都不要你了,你还去找他么?”一直没说话的何笙箫突然说话了,张嘴就拿刀子往我心头扎啊。

  我刚才那股倔劲儿瞬间烟消云散,只能扭头撇嘴,“要你管,我又没嫁给你,你管的着么?”

  “你就算是嫁给我了,我也管不着你,你可是陈桃花。”

  “哟哟,还没结婚就宠得无法无天,让我这单身的怎么活啊。”周仙仙酸溜溜的看着我。

  我内心有点崩溃了,这何笙箫简直就是粘在我身上的牛皮糖,打算贴我身上一辈子了。

  笙箫没说话,只是伸手在我脑袋上揉了揉。

  我都二十多了,还拿我当小孩子老揉我头发,我本想打开他的手,可看着他满脸柔情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任谁被这么一个大帅哥当宝似的宠着也会心猿意马吧。

  没多久王局长从外面打完电话进来了,面色凝重,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没注意自己已经站起来了。

  “怎么样,查到了么?”

  “叫秦慕琛的人全国倒是有三千多个,但独独荣京没有,唯一一个不久前还死了。”

  “找的就是死的那个!”

  我激动的的脱口而出,这王局长会不会说话啊,让我的心情跟坐过山车似的。

  一听说我要找死人,王局长脸色一僵,但很快镇定下来,“如果你找的真是他那就好办了,这秦慕琛王某虽说不是很熟悉,但对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别废话,说重点!”我已经等不及了。

  “咳咳,这秦慕琛是政委秦天弘的儿子,在检察院任职,是个非常有能力和魄力的男人,大家都觉得他以后会接他老子的班,可没想到年纪轻轻就走了,如今秦天弘只剩下体弱多病的小儿子秦慕霖,枉费秦天弘挣来的半壁江山,后继无人了。”

  “你说秦慕琛还有个弟弟?”

  “嗯,秦慕琛的双胞胎,两兄弟长的一模一样,要不是气质完全不同,站在一起都无法分辨。”

  恐怕荣京那些官儿的八卦都是他们这些人的饭后闲谈,可他的这些话却在我心中却惊起了滔天巨浪,我本来以为秦慕琛可能是个警官什么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大来头。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渺小,渺小到根本不配站在他身边。

  可尽管如此,我内心还是很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的消息,“最近秦家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了?”

  “秦慕琛一死,秦家衰败是必然的,听说秦天弘病了,家里唯一的两个男人都躺病床上,对威权显赫一世的秦家来说,必然是巨大的困难吧。”

  怪不得,怪不得他要离开。

  只是……

  现在我已经不想去荣京了,以前没觉得,现在感觉我和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是阴阳两隔,而是这种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门第观念,连我自己都无法挣脱。

  王局长说完又把电话拿出来给仙仙,千叮呤万嘱咐之后才送我们出去,还给他大舅子那边打了电话。

  回去的路上我就像是个失了魂的玩偶,挤在仙仙哐当哐当的破皮卡里靠在何笙箫身上,已经没有心情再开她这两破车的玩笑了。

  何笙箫圈着我的手臂在我肩上揉了揉,算是安慰,我也没心情搭理他了。

  倒是周仙仙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给了我一拳,“别怂着脸跟死了妈似的,回去好好修炼,等我准备好一切就呼你,咱们去荣京抓鬼,咱们抓的不是鬼,是钱啊!”

  “仙仙你是道士,收人家这么多钱好么?”我懒洋洋的回了句。

  “物价上涨没办法,这次去荣京路途遥远,我这小皮卡也该换了,没钱怎么换车啊?”

  “你去吧,我不想去了!”

  说完我垂头丧气的推开院门,周仙仙一听我不去了,也跟着进来,“师妹,你不去不行啊,我觉得荣京的鬼肯定比风流鬼厉害不少,凭我拿不下。”

  “不关我的事。”

  见我死了心不去,周仙仙放出杀手锏,“其实我觉得,秦慕琛的父亲病的很蹊跷,会不会也是因为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