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0.绝不一再妥协

040.绝不一再妥协

  我浑身一怔,原本一团浆糊的脑子凝成水泥疙瘩了。

  秦慕琛回家肯定是因为家里出事了,他显赫的家族对我来说就像是遥不可及的星星,我去了说不定连边都沾不上,还谈什么帮他?

  可尽管这样,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他,忍不住想去找他。

  我们三人在门口僵持着,周仙仙在等我的回答,何笙箫也看着我,眼底的刺痛和期望化成一声叹息,“先进去吃饭吧,吃完饭再说。”

  正巧我妈看见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走过来叫我们吃饭,埋怨我中午不说一声就跑了,还是人家笙箫给家里打的电话。

  今天算是笙箫回来大家第一次一起吃饭,仙仙从小父母双亡,我妈也早把她当家人了,加上何叔,我们这一大家子总算到齐了,菜肴很丰盛,几位老人也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只是他们的笑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吃着吃着我妈就打开话匣子了。

  “听说笙箫这次回来不走了?”

  “嗯。”何笙箫微笑着点点头,还给我夹了一只鸡腿放碗里。

  “你不走了?!”我没好气的把鸡腿扔他碗里,不爱吃这玩意儿。

  “嗯。”

  何笙箫又嗯了声回答我,这次夹了一个鸡翅放我碗里。

  我特么……

  我特么真想扔回去的,但……但我从小就喜欢吃鸡翅,舍不得,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给我夹,我自己会夹!”

  老妈看着我们‘相处融洽’欣慰的点点头,又看了看何叔和我爸,然后终于进入正题了,“刚才你们不在,我们三个老人在家都商量好了,想抓紧时间把你们的事情办了。”

  我差点没被鸡翅噎死,“咳咳……”

  “慢点吃。”何笙箫伸手给我拍背,笑得人畜无害,可现在看来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我不客气的把他的手打开,鸡翅也不吃了扔桌上,一擦嘴,“我还没准备好,暂时不想结婚。”

  “不用你准备,妈会给你准备的妥妥帖帖,你就穿上婚纱走个过程就行了。”

  “不是这个准备,是心理准备啊妈!”我几乎是吼出来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需要什么心理准备?笙箫你又不是不认识,你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爸,你闭嘴!”

  我一不耐烦说话嗓门就忍不住提高,老爸被我吼脸上尽是尴尬,何叔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散去,原本一家人热热闹闹的气氛变得无比沉重。

  可我已经妥协过一次了,这次我真的不想妥协……

  我紧咬着嘴唇满脸委屈,周仙仙也是叹气,不知道该安慰哪一边。

  何笙箫倒是处变不惊,给我妈夹菜打圆场,“姚姨你别急,桃花是还没玩够呢,仙仙刚刚才约了她去荣京玩,这一去还不知道要玩十天还是半个月,等她回来了再说吧。”

  一听说我要去荣京,周仙仙赶紧帮腔,“是啊是啊。”

  我偏过头不解的看着何笙箫,他明明知道我去荣京是找秦慕琛,就算是解围也不用把我往情敌嘴边送吧,他到底在想什么?

  何笙箫也偏过头看着我,嘴角勾起招牌微笑,伸手在我脑袋上揉了揉,“赶紧吃饭吧,吃了回房收拾收拾。”

  “也好,这段时间家里墓地动工,暂时不接活,你和仙仙出去玩玩也好,笙箫也一起去吧。”我妈终于松口了,说完看了看何叔,也算是照顾何叔的心情。

  我本来以为何笙箫会抓住这个机会跟着我们,没想到他却说,“我很久没回来了,打算先陪陪我爸,让他们两个女孩子去吧,等结婚以后,她想撇下我都不行了。”

  切,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好心,拐弯抹角还是在结婚上面打转。

  这顿饭吃的真是各存心思,仙仙早早回家收拾装备了,何笙箫跟着何叔回家,我把他给叫住了,外面黑漆漆的不想出去,我们两去了灵堂那边。

  “你让我去荣京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很想去的样子。”何笙箫修长的身子往墙上一靠,活脱脱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要是别人这么说我也就信了,可这何笙箫表面清纯的像是花美男,实际上心眼多着,不然小时候也不会到处宣扬我家是开殡仪馆的,害得我这个大美女都没人追。

  “你要是老实说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不然的话哼哼!”

  笙箫被我逗笑了,“非要说什么歪心思的话,其实我觉得你这次去很可能会失望而归,最后还不是乖乖回到我的怀抱。”

  “美得你,小心我去了就不回来了。”我脸上尽量表现得自然,可内心已经在滴血了,连笙箫都看出来了么?

  头上覆上来一只大掌,万年不变的揉了揉,“不管多么伤心难过都会过去的,你只要记住,一转身有我在你身后。”

  他声线磁性,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我紧咬着嘴唇,心中又感动又无奈。

  “你知道么,其实我小时候看见鬼非常害怕的,可你却什么都不怕,明明有鬼在你身边,你还给尸体化妆穿寿衣,把他们打扮的美美的送走,那些鬼魂都很感激你,后来我一想到你就不怕鬼了。”

  “那是因为我看不见好不好!”

  后背突然凉起一层冷汗,死小子都不告诉我,还好小时候没遇到过恶鬼。

  和笙箫聊了些小时候的事情,心情好多了,今天抓了两只鬼挺累的,送走笙箫我准备给光头和哼哈二将上完香就回去睡了,没想到刚走进休息室,三只鬼齐齐跳出来,差点没把我吓死。

  “艹,知不知道鬼能吓死人的啊!”我退开两步,赶紧拍着小心脏。

  光头嘿嘿笑着迎上来,“老大,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啊,我怎么你们谈话觉着你们两有勾搭啊?”

  “不是勾搭,是暧昧。”李渊赶紧纠正光头。

  “你们居然偷听,还想不想吃香了?”我生气把点燃的香往垃圾桶扔去,光头赶紧飞身接住,三人一人分了一些吸起来。

  看哼哈二将精气神好多了,想必这几天休息的不错,只是骨灰坛还没有拿回来,他们还是待在家里好了,殡仪馆阴气重,很适合他们修炼。

  “光头你明天跟我去荣京一趟。”不等哼哈二将开口我继续说道,“张傲和李渊你们就留在家里吧,我怕不在的时候家里出什么事,要是有事你们就用一长两短的香告诉光头。”

  之前僵尸邓叔跑了,哼哈二将也深知家里离不开人守着,只好乖乖的点了点头。

  光头兴奋的一抹脑袋,“老大,咱们去荣京干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说完我就离开了。

  听王局说秦慕琛他们家在中阳宫,中阳宫并不是皇宫,而是荣京的一处现代机关大院,里面全是独栋别墅,住的都是政党要员,出入都非常严格,我是进不去了。

  但是桃子却能进去,光是让桃子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让光头陪着她好了。

  就算没办法亲眼见到秦慕琛,我也想更多的知道一些他的消息。

  回屋把要去荣京的消息告诉桃子之后,桃子兴奋的手舞足蹈,还一再保证会给我找到秦慕琛,我低沉的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秦慕琛说过他和我心意相通,他一定知道我准备去找他了,他会躲着我么?

  我满脑子都是秦慕琛,忘记了和自己冥婚的另外一只鬼也能感知我的内心,此时躺在皮沙发上的虞睿勾唇浅笑,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就像是猎豹看见了等待许久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