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2.鬼妖

042.鬼妖

  那两人哪里还有刚才趾高气扬的模样,被看不见的东西掐着脖子都吓傻了,一个劲的向周仙仙求饶,还是我看不下去喝了句,“桃子,葫芦娃,行了。”

  “哦!”两个小鬼撇撇嘴,化成鬼气钻进车里。

  “好你个葫芦娃,忘了谁是你主子了是吧?”周仙仙没想到自己养的小鬼竟然听我指挥,气的要揍葫芦娃,葫芦娃赶紧一溜烟钻进葫芦里躲着。

  那两个来接我们的人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爬起来,退后一步与我们保持距离,赶紧给周仙仙道歉。

  光头还没过着手瘾呢,撩起袖子还想上去扇,还好被我及时阻止。

  想要的效果达到了,周仙仙也不端着,让那两个人开车带路直接去中阳宫东。

  中央宫围绕皇城而建,东边是军字头地盘,西边是政字头地盘,北边也就是皇城后面是总统的地盘,警字头是新起的派系,没能成功挤进中阳宫。

  听说这几个派系私底下非常不友好,更别说平时串门了,东边的要是擅自去了西边,怎么死都不知道。

  有了先前的威慑,刚到军委沈鹤家,那两个手下就快步到他耳边言语了两句,沈鹤看着我和周仙仙眼神立马转变,拱手朝我们走过来,“没想到两位小姑娘竟然是高人,刚才我手下多有冒犯,对不住了。”

  这沈鹤估计快五十了吧,头发有些花白,但到底是军人出身,气势还是有的,特别是那一双饱经历练的眼睛,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他年纪和我爸差不多大,到底算个长辈,我和周仙仙也赶紧谦卑起来,连连说刚才只是开玩笑。

  沈鹤慈眉善目的笑了笑,他哪里会不知道我们是想给他个下马威。

  只是现在救他儿子要紧,他也就不多计较了,一边领我们进去,一边给我们说他儿子的情况。

  “沈兵有几天没上学了,这几天在家憋坏了,见谁都咬,已经咬伤我两个手下了。”

  沈兵估计是他儿子的名字,周仙仙凝眉打量整栋别墅,不经意问道,“是什么个咬法,是咬了喝血呢,还是咬了吃肉?”

  “吃肉。”

  沈鹤脸色有些难看,估计我们来之前他儿子已经弄出人命了。

  天啊,居然吃人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怎么感觉这个鬼前所未有的恐怖,忍不住往周仙仙那里靠了靠。

  周仙仙十分专业,估计是嗅到什么气息,望着楼上某间屋子,“你儿子关在里面?”

  “是的,这几天佣人都不敢给他送饭,反正送进去他也不吃,饿了两天了,待会你们进去的时候小心点。”

  沈鹤领着我们上楼,刚走到里面就听到里面传来恐怖的嘶吼声,那声音像是某种动物发出来的,又像是被压制的恶鬼在喘息,让人浑身不自在。

  “听说你最近收了件宝贝?”周仙仙不着急进去,偏过头看着沈鹤。

  “什么宝贝!?简直就是催命符!”

  “委员长你先别激动,赶紧把东西给我看看,我好对症下药。”

  沈鹤叹了口气,凝重的视线看向房里,“那东西像是玉珠子,但是却跟夜明珠似的,到了晚上会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尤其是月圆之夜,玉珠子就跟通透了似的,通体都在发光。”

  夜明珠相当于传说般的存在,这年头要是能搞到一颗,那绝逼价值连城千金不换啊。

  说道这里,沈鹤视线暗淡下去,“沈冰非常喜欢,我就送给他了,没想到害了他,周大仙千万救救他,只要赶走附在我儿子身上的东西,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

  周仙仙正准备漫天要价,我赶紧拉住她,“听王局说那东西命你办事,我很好奇到底让你办什么事?”

  “这……”沈鹤为难,闷着头不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

  “算了,你不说也罢,那他找你办事的时候你见过他么?”我看他为难的样子赶紧转移话题,刚才真是鬼迷心窍了,我一个屁民去关心政治做什么。

  “没有,是借我儿子的身体给我说的。”

  “仙仙,你觉得这会是个什么鬼?”我完全摸不到头脑,什么鬼会不停的吃人呢?

  正好去欣赏大别墅的光头回来,一溜烟飞我跟前,“老子进去看看就知道是什么鬼了。”

  周仙仙也拿不准,让光头先进去看看,别打草惊蛇。

  沈鹤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我们当他面和光头对话,他也处变不惊,甚至都没有一点怀疑,估计他以为凭他的身份地位没人敢骗他吧。

  殊不知我和周仙仙就是两个半吊子想趁机发点横财。

  光头刚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头一次看到他凶神恶煞的脸上居然带着心疼,没给我们汇报,劈头盖脸就对着沈鹤一顿骂,“你怎么当老子的,居然把儿子锁成那副德行了。”

  “你骂他没用,他听不见你说话。”

  “他骂我什么?”沈鹤老脸一沉,浑身散发出一股威严之气,一只鬼竟然敢骂他。

  “他说你把沈冰绑的不成样子了,心疼孩子呢。”我赶紧解释,这可是人家的地盘,沈鹤是什么人,别看他现在姿态放的低,要真把他惹怒了,我们估计这别墅都走不出去。

  得知光头是好意,沈鹤又变回刚才那个慈父了,轻叹一声,“没办法,不锁着他,他出去又会伤人。”

  我顿时对这个沈鹤好感增加了几分,又安慰了他几句之后才跟着仙仙下楼去,路上就忍不住问光头了,“你在里面看见些什么?”

  光头抓了抓脑袋,“什么都没看见啊,连沈冰那小子身上都没闻到鬼气,他那双血红的眼睛也太他妈恐怖了。”现在回想起来光头还心有余悸。

  “你当然闻不出来,因为上沈冰身的并不是鬼,而是妖!”

  “妖!?”

  我和光头皆不可置信。

  之前看周仙仙姥姥手札里提到过一个狗妖,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妖了,妖都是经过修炼的动物幻化而成,或者是怨气极重的动物死了之后变成的鬼妖,不管是哪一种,都好像很不好对付呀。

  周仙仙面色凝重不说话,我戳了下她,“你该不是也头一次遇到这种东西吧?”

  “废话,我姥姥活了六十多年也只遇到一只狗妖,遇到这东西比中彩票还难,可偏偏我两这次中了!”周仙仙说着翻上皮卡车厢,在里面胡乱翻找着。

  “那怎么办?对付鬼的那套能管用么?”我现在真后悔当时没有仔细看周姥姥记载如何收服狗妖的。

  “应该是管用的,大不了再把我姥姥请上来,我姥姥现在是鬼差,法力无边,收服一只妖怪绝对没问题,只是我昨天才请她上身元气大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请得来。”

  “那你火急火燎赶来这里干什么,咱们先休息两天等你复原再做打算吧。”

  “不行,那小子两天没吃东西,要是把他饿死了,那妖怪很快就会找下一个宿主了。”

  早知道不来就好了,现在看到这种情况又于心不忍。

  周仙仙找了几件最基本的法器拿下来,塞了一个六面都可这咒文的木块给我,“这是惊雷木做的六面法印,威力无穷,给你防身。”

  说完,周仙仙拿出她姥姥的道袍就在我面前美滋滋的穿上。

  我无语的看了看手里这块玉玺似得木头,真想问她咱们能不能换换,待会打起来,我哪有精力分神去掏这木头啊!

  但想起待会周仙仙是主力我也就释然了,自己爬进她货车箱又找了两件顺眼的宝贝防身才跳下去,“咱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