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3.请鬼上身

043.请鬼上身

  铜钱驱邪,桃木降妖。

  周仙仙拿了两把桃木剑出来递给我一把,“咱们先进去布阵,免得那东西逃了,然后休息一会就开工,这东西天黑不好收。”

  说完她瞥了眼我手中的法器,“有眼光嘛,竟然把我的金刚杵找到了。”

  我掂了掂手里跟三棱梭一样的玩意儿,看中它是因为它顺手,“这玩意叫金刚杵?怎么用?”

  “金刚杵,当然要杵啊,这是佛家的玩意我也没用过,你随意发挥吧。”

  周仙仙说完就拎着包进去布阵了,这次她拿的包不是之前那个,从兜里掏出来的东西我还是头一次见,跟绣花针似的,但是比绣花针大一些,针上面好像刻着咒语。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屋子角落叠了些铜钱,把针插钱眼里,甚至比收鬼布阵还简单就结束了。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仙仙你这阵法行么?”

  “你想要什么样的?当我们拍电影呢?非得打打杀杀才是捉鬼?咱们茅山派靠的是法术,一道令牌号令天兵天将,惩妖除恶,瞬息之间。”

  “行了,别吹牛逼了,你赶紧告诉我怎么做吧,我心里没底。”

  周仙仙把手里的令牌递到我跟前,有点像电影里被砍头的囚犯后背插的那种,不过这个是小号的,上面刻了一个符令,“这是我姥姥祖上传下来的,威力大着,走吧,给你瞧瞧去。”

  这就要开始抓妖了么?

  我赶紧跟上,才刚过一会,沈冰房里的传来的嘶吼声更恐怖了,因为怕伤及无辜,周仙仙没让沈鹤上来,自己拿钥匙开门。

  估计周仙仙也有点紧张,钥匙捅了好一会都没捅开,好不容易把门打开了,准备来个气势磅礴的入场,没想到房门刚打开,一张血盆大口扑上来,吓得我和她惊叫着赶紧跳出去。

  “卧槽,铁链都被他挣断了!”

  光头也被吓到,大骂一声。

  我这才看清沈兵的模样,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身上只穿着T恤和短裤,双手手腕处依稀可见森森白骨,鲜血吧嗒吧嗒滴在地上,真是把手上的肉都磨掉了才从铁镣中挣脱。

  好在双脚还被铁链锁着,不然刚才我和仙仙肯定被他咬上了。

  他头发被汗水打湿了贴在脸上,一双眼睛红的骇人,脸上嘴里全是血,也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狰狞着面孔对我们张牙舞爪,血水从他牙缝中挤出来,十分骇人。

  周仙仙立即面色严峻,拿起令牌脚下一跺!

  “五雷猛将,腾天倒地,驱雷奔云,统领神兵,开旗急召,急急如律令!”

  周仙仙的声音就像是从腹腔中发出来的,洪亮如钟十分有气势,她刚念完咒语,令牌无形中迸射出一股强劲的气流如同千军万马朝沈冰冲过去。

  沈兵像是被人迎头泼了盆冷水,浑身一哆嗦就倒下地去。

  “帮忙,把他弄出去!”

  周仙仙跳进去就给沈兵把脚上的铁链开锁,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直接把沈兵抱起来往外面拖,光头见我吃力,干脆帮我把他抬下去。

  沈鹤等在下面,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把沈冰救下来了,赶紧迎上来。

  没想到他刚走到跟前,原本昏厥过去的沈冰浑身一抖,迅猛的用双手掐住沈鹤的脖子,张口就咬在他肩膀上,连衣服带肉撕下来一大块。

  简直就是瞬息的事情,我反应过来赶紧去拉沈兵,他老子已经被他掐的双眼翻白了。

  “周仙仙,你收的什么几吧!!这玩意儿还在!”

  周仙仙在屋里找了一圈没找到,突然听见我在楼下喊,出来一看大吼,“拉什么拉,快用金刚杵!”

  我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两件宝贝,一起拿出来对着沈鹤乱捅,金刚杵让沈兵痛苦的惨叫一声,六面法印直接印在他胸口,原本覆在沈冰身上的那股邪气被震了出来。

  这时候周仙仙已经下来了,眼疾手快扯下挂在沈兵脖子上的那颗玉珠子,麻利的用黄符纸抱起来,放进一个锦囊之中。

  沈兵又软了下去,沈鹤原本就老了,被这么一掐去了半条命,躺在沙发上抽搐着翻白眼。

  “把他们抬出去叫人送医院,然后回来帮忙。”

  “哦。”

  我和光头赶紧照周仙仙说的办,等我回来的时候,周仙仙已经面色苍白有些体力不支了,她跟前不远处一股白色气流上下浮动,想必是那只鬼妖停在那里。

  赶紧三步过去站在周仙仙旁边,一手握着金刚杵,一手拿着六面法印。

  “怎么看不见那东西?”

  “这东西是只修炼多年的黑熊精,被人杀了取丹,怨气极重,没有元丹显不出形的。”

  我擦,黑熊精都来了,是孙悟空打死的那一只么?

  估计元丹就是刚才被周仙仙收起来的那颗,“没了元丹是不是要好对付些?”

  “是,可即便这样,这东西也不好对付,看不到它没办法把七星整插进他命门里。”

  “那怎么办?”

  “你帮我应付着,我请姥姥上来!”

  “你行么?”

  不等我说完周仙仙已经开始念请师咒了,“茅山第三百二十八代弟子周仙仙,恳请仙师温世娴上身,斩妖驱邪,开令急召,急急如律令敕!”

  这次她竟然在急急如律令后面加了一个敕字,那这道请令就不是普通的请令了,而是强请的命令。

  估计周仙仙怕自己现在元气不够,没办法把姥姥请上来,只能孤注一掷。

  黑熊精估计知道周仙仙在请师,嚎啕一声就冲上来,吓的我一阵乱挥手里的法器。

  好在我手里这两件法器都是对付妖魔的神兵,它扑了两下并没敢真正的扑上来,毕竟我身边还有个周仙仙,要是先被我法器所伤,再被周仙仙请来的神将抓住,他恐怕就没办法脱身了。

  这看不见的才是最吓人的,我心惊胆战巴望着周仙仙能赶紧把师父请来,没想到周仙仙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仙仙!!”

  我赶紧用脚踹了她一下,可她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次可不是像上次一翻白眼就变了个人,而是真心晕过去了。

  “艹!”

  我忍不住骂了句,那丫的太坑爹了。

  她倒在地上,我想逃又不能丢下她。

  黑熊精看出来周仙仙请师失败了,发出一种类似于笑的恐怖声音,涌动着空气就朝我扑过来,我没办法只好赶紧把手里东西放下,学着周仙仙的样子。

  我是下茅,只能请鬼。

  如果连我也晕过去了,那只能被黑熊附身,不是周仙仙吃了我,就是我吃了周仙仙。

  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对付鬼还行,尼玛头一次遇到妖就来只这么棘手的,现在我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茅山第三百二十八代弟子陈桃花,恳请厉鬼上身,住我斩妖驱邪,开令急召,急急如律令敕!”

  咒语一念完,只感觉有阵劲风袭来,瞬间天地混沌,我站在风卷云涌之间,一个带着斗篷的黑影朝我走来,浑身鬼气萦绕应该是个厉害的恶鬼。

  直到他走到我跟前,我也没能看清他的脸,为了活命,我连害怕都忘了,又大吼了声,“急急如律令敕!”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我却感觉他在笑。

  “领敕。”

  说完,他直接上前,带着黑暗走进了我的身体里面。

  这声音好熟悉,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可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感觉自己已经在翻白眼了,紧接着就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