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4.欠他的洞房

044.欠他的洞房

  也许这就是鬼上身的感觉,飘飘渺渺,仿佛置身于虚幻的世界里,怪不得仙仙鬼上身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上身之后,是别人在替你活。

  我甚至连疼痛都无法感觉,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意袭来,我落进一个冰冷的怀抱。

  带着急促的呼吸迫不及待的吻到我脖子上,我转身对上一张完美的面孔,斗篷和刘海遮不住他蓝宝石般璀璨的眼睛,我迫不及待的掀开他的帽子。

  “果然是你!”我心狠狠紧了一下。

  虞睿嘴角勾起性感的弧度,圈着我的手狠狠收紧,低头先来了一发火辣辣的法式舌吻,然后才松开我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的脸细细看。

  我想挣脱,可是他搂的很紧,没办法只好尴尬的把脸别到一边。

  上次和秦慕琛先离开之后,有阵子没见到他了,“你怎么来了,我明明请的是厉鬼。”

  虞睿讪笑一声,凑上来用凉凉的鼻尖蹭我脸,“还真以为自己能请鬼上身?除了我这种自动送上门的,你还请得了谁?”

  “你放屁,你不来我一样能请到!”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这辈子能使得动本大爷的,除了我老子,就只有你小桃花了,你说该怎么报答我?”

  他说完直接把我抱起来,我惊呼一声赶紧抓住他的领子,没想到这一扯把他的斗篷扯掉了,露出里面的白色复古西装,双排红色纽扣邪魅张扬,现在的他俨然一个吸血鬼王子。

  “快放我下来,我要回去,待会你把我阳气吸光了。”现在的虞睿比之前还可怕了,每次落到他手里就忍不住想夹紧双腿。

  “你还没说怎么报答我呢,就想赶我走?”

  “你已经把狗熊精解决了?”

  虞睿就像是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样,垂眸看着我,“就这么不信任我?一直没机会给你展现老公的实力,今天让你好好见识见识。”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咱们的洞房拖了这么久了,今天也该办了吧?”

  虞睿说完,把我压入一团黑焰之中,那黑焰软绵绵的,就像是躺在大床上一样,我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他沉身压下来的重量。

  “不要……唔”

  话没出口就被他的唇堵住了,他吻的十分迫切,就像是压抑已久的欲望终于找到了出口。

  我不自觉的拧着眉头发出一声嘤咛,本能想要夹紧双腿,却被他用膝盖分开。

  完了,该怎么办?

  请鬼上身一般鬼魂办完事情会自动离开的,可尼玛虞睿巴不得不走了,他肯定不会自己离开我的身体。

  纵横花丛的情场高手,三两下就挑起我浑身热火,我呼吸不畅,脑子有点犯晕了,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似的,就算他的唇移开,我也只能瘫软的大口喘气。

  虞睿实在是太坏了,趁人之危。

  “你说过的,绝不趁人之危,现在又算什么?”

  匍匐在我身上虞睿身子一僵,仰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我也狠狠的瞪着他,谁知那家伙视线一冷,直接吐出一句,“我反悔了,不可以么?”

  “虞睿你混蛋!”

  我伸手要打他,却被他抓住手腕,他的力气很大,捏的我生疼,蓝色眼睛变的有些深沉,就像是发怒的前兆。

  “我爱你疼惜你,不愿意强迫你,可是秦慕琛呢?他明明强要了你,你心里却对他念念不忘,你把我这个冥夫置于何地?”虞睿说完狠狠甩开我的手,大手一扯就把我的T恤撕开一条口子。

  胸前那朵桃花似的伤口已经黑的像墨染,秦慕琛的名字赫然映入虞睿眼中,那一瞬间他眼底闪过太多复杂的情愫,心疼,愤怒,不甘……

  我赶紧用手捂着胸口卷起身子,虞睿蛮横的把我掰开,让我以一种屈辱的方式躺在他身下,他的手指拂过秦慕琛的名字,被他拂过的肌肤都在发颤了。

  我以为他会像秦慕琛一样把我身上划的血粼粼的,但是他没有,盯了半天才艰难开口,“他居然敢把你伤成这样,老子非让他魂飞魄散不可!”

  他竟然在为我说话……

  我内心一阵感动,眼角忍不住有些湿润,虽然秦慕琛事后向我道歉,但这一切足以表明他并不是那么爱我,至少没有虞睿爱我。

  女人都是犯贱,喜欢自己的偏偏看不上,看上的别人又若即若离让你伤心流泪。

  虞睿试了几下想把秦慕琛的名字抹掉,可惜伤口已经太深,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名字已经刻进我心里了。

  我抓住他的手,“虞睿别弄了,抹不掉的。”

  他反手抓住我的手收紧,“是身体抹不掉,还是心里抹不掉?”

  “都……都抹不掉了……”

  “是么?”虞睿苦笑,随即俯身在我耳边,“我不信,我绝对会让你忘掉他然后爱上我,因为你是我的!”

  说完,他就像是一头野兽一样扑上来,尽管动作粗鲁,却很有分寸,不会弄疼我,沿着我的脖颈慢慢往下啃噬,似乎要把秦慕琛吻过的地方全都清洗一遍。

  身体可以被玷污,但如果灵魂都失去贞洁,我还拿什么去爱秦慕琛?

  可偏偏我身体里的那股子奇异能量,要到生死关头才会涌现,招鬼上身,原本就阳气较弱的我元气大伤,此刻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虞睿铁了心要把我吃干抹尽。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周仙仙洪亮的声音传来,“五雷猛将,腾天倒地,驱雷奔云,统领神兵,开旗急召,急急如律令!”

  眼前的黑焰金色光芒穿透,隐约看见几个身穿金色铠甲的人从天而降,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仅仅身影一现,浑身威慑的气势就把虞睿震飞了,紧接着黑色云烟散去,慢慢的我好像看见了太阳,那太阳耀得我睁不开眼睛。

  “哎哎!回魂了回魂了!”

  我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周仙仙是借机报仇还是啥的,啪啪打我脸。

  见我终于把眼睛睁开了,她虚弱的身子才偏倒在地上,看样子刚醒不久。

  我赶紧检查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定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爬过去坐在周仙仙跟前,“刚才我好像看到天兵天将了,你请来的?没想到你竟然请得了天兵天将!”

  “亏得有祖师爷这块令牌,不然你今天死定了,刚入门学人家请鬼,你这太阴之躯不是引火自焚么?”

  “不能请鬼,那我修炼茅山术干什么?”

  “你只能请师或者请神,慢慢修炼吧,以后再胡乱施法,别怪我没救你。”

  周仙仙连续两次请天兵天将,损耗严重,加上之前强行请姥姥上来失败,现在她面无血色,看起来让人心疼,我也就不和她顶嘴了,点了点头。

  被上身真的太耗损元气了,现在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使不上来,我把头靠在肩膀上,想起了虞睿。

  刚才他丝毫没有防备,应该没受伤吧?

  沈鹤家里佣人全都撤回家了,剩下的又人仰马翻的把他们两父子送去医院了,偌大的别墅里一地狼藉,只有我和周仙仙两人苟延残喘。

  突然,守在外面的光头见鬼似的慌慌张张跑进来,“老大不好了,那个沈兵回来了!!”

  “什么??”

  不是送去医院了么,伤成那样了还能回来?

  周仙仙挣扎着起身,“会不会是狗熊精没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