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5.那我抱着你好了

045.那我抱着你好了

  “那不可能,我看着桃花把狗熊精除掉的,她还把你包里那颗珠子给捏成沫了。”光头看着我头来敬佩的目光。

  我当然知道那是上我身的虞睿做的,那颗珠子是狗熊的元丹,元丹被毁,狗熊精肯定就没了,那现在外头的沈兵又是怎么回事?

  “你看清楚了么?是人还是鬼?”

  “当然是人!!不过和鬼也差不多了!”光头一拍大腿,眼底还心有余悸。

  我艰难的站起身,双腿还有些发软,只好扶着周仙仙,“出去看看吧。”不忘抓起六面法印,这东西还真是个宝贝。

  刚走到别墅门口就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帅小伙走进来,那不是沈兵是谁?

  显然在医院已经清洗过了,脖子上,双手手腕,还有脚踝的伤口经过处理缠着绷带,只是那些绷带已经被鲜血浸透了,看起来十分恐怖,配上他那张苍白如纸的脸,活脱脱的一个行尸走肉。

  到底是军人之后,就算这几天被折腾的有些憔悴,沈兵看起来还是挺正常的,只是他略显深沉的视线落到我身上,让人有些不自在。

  周仙仙凝眉,看着沈兵也是面色严峻。

  “是人还是鬼?”

  “不知道,隐隐能觉着有些鬼气,但细细去寻,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周仙仙也犯难,要是给她点时间休息,应该能再用一次祖师爷留下的五雷令牌。

  只是她今天已经用过两回了,再强行施法,说不定小命都没了。

  我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六面法印,壮着胆子朝沈兵走过去,“你不在医院待着,回这里干什么?”

  沈兵没说话,只是往屋里走,他身后跟着一大票保镖似得西装男,我刚靠近他就被人拦下来,“少爷说要在家调养,医生马上就来了。”

  还少爷!!

  我忍不住又看了眼沈兵,哎,龙生龙凤生凤啊。

  周仙仙抓住我的手摇了摇头,等沈兵他们进去之后才在我耳边压低声音说,“算了,先按兵不动吧,如果他身上真有什么东西,你我都不能觉出来,肯定是厉害角色,我们两现在这样根本对付不了。”

  仙仙说的有道理,我赶紧点点头,“光头你跟上去看看,有异状立即通知我们。”

  “嗯。”光头跟在沈兵后面进去。

  屋里挺乱的,之前跟在沈兵身后的黑衣人全进屋去了,我和仙仙干脆到她的皮卡上去休息,脑子里还忍不住刚才沈兵看我的眼神。

  那眼神好熟悉,而且不友善,如果真有脏东西,恐怕也是冲着我来的。

  仙仙抓紧时间补眠,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突然觉得头顶上有道冰冷的视线看着我,抬起头却只看见窗帘轻动。

  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二楼房间,没想到车窗传来砰砰的声音,回头对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吓得我浑身一颤,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靠,这不是之前跟在沈兵身边的管家么?

  我赶紧把车窗摇下去,“什么事?”

  “医生还没来,少爷的伤口血流不止,想请大师帮忙包扎一下。”

  “谁让他自讨没趣回来的?我只负责抓鬼,不负责看病。”

  沈兵怪怪的,不知道身上还招惹着什么东西呢,我上去要是被抓住了怎么办?

  可那管家似乎非要我上去不可,抓住车窗不让我摇上去,面无表情的脸色有些沉痛,“大师你帮帮忙,少爷精神很不稳定,把我们都给赶出来了,我怕他做什么傻事。”

  这下不去还不行了,要是沈兵真出了什么事,估计沈鹤能直接气死在医院里。

  我只好拿了法器跳下车,跟着管家来到二楼,管家领我去的房间就是刚才我觉着诡异的那间,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还真是冲我来的。

  管家拿了药箱给我,顺便把我手里的法器接过去。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硬着头皮去敲房门,手还没扣下去房门就自动打开了,一身是血的沈兵出现在门口,我以为他要赶我走呢,谁知他把房门甩开就进去坐在沙发上。

  这是要让我进去的意思么?

  说好的全部赶出去呢?

  我深深有种被算计的感觉,可惜沈兵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再不止血,肯定随时会翘辫子。

  他双手随意的垂着,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俨然像个受了创伤的孩子。

  我走过去把药箱放在桌上,打开把消毒水和纱布拿出来,小心翼翼的靠近想给他拆纱布,他出人意料的安静,我也稍微大胆了些和他搭话,“待会可能有点疼。”

  “那我抱着你好了。”

  “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话,没想到却是这种要求,,,,

  他仰头,鲜血沿着他脖颈流下去,把衣服湿了一大片,该死的,不赶紧给他换纱布待会恐怕得给他换衣服了,谁知道他穿裤衩没有。

  反正只是个小孩,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伸手扣住我的腰就拉向他,那种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想到了虞睿。

  该不会虞睿附身在沈兵身上?

  但很快又被我自己给否认了,虞睿那个色狼,那里肯这么安安静静的抱着我,手肯定早就开始乱摸了。

  我赶紧给沈兵拆纱布,纱布拆开,他脖子上好几道口子,不是被咬的,而是用刀割的,“你自杀过?”

  “嗯,生不如死的时候,就想到了死。”

  可怜的,我赶紧安慰他,“都过去了。”

  消毒的时候他痛的浑身发抖,抓在我腰上的手也跟着收紧,我有些不自然了,这家伙虽然十八九岁,可富裕人家的孩子较早熟,他这种官二代,肯定早就偷过腥了。

  接下来给他换手腕上的纱布,他始终不肯放开我,就算换这边的时候,也要换另一只手揽着我。

  他的手腕被铁列磨的血肉模糊,就算是再坚强的孩子也不可能像他这么淡定吧,我偷偷的在换纱布的时候用手摁了下他的伤口,如果眼前的沈兵不是真的沈兵,他肯定不会感觉到疼的。

  “你想把我弄残废吗?也好,到时候你就照顾我一辈子。”

  “啊?”

  我吓得赶紧把他的手甩开,才发现他额上已经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估计是被疼的。

  “我……我又不是专业的医生,谁让你找我换,弄疼了也活该?”

  “是么?我看你明明就是故意的!”

  小破孩哪来这么多心思,我有些尴尬,嘟囔道,“换不换,不换我走了!”

  沈兵浅浅笑了笑,重新把手递给我。

  真不知他以前就是这样还是什么的,总感觉怪怪的,迅速给他包装完就落荒而逃了。

  逃会车上我心里还扑通扑通直跳,赶紧摇醒周仙仙告诉自己的猜测,“仙仙,我觉得如果有东西附在沈兵身上,绝对是虞睿!!”那种感觉,太像了。

  周仙仙迷迷糊糊,摇了摇手,“不可能,如果是虞睿,我怎么没感觉到他身上的鬼气?”

  说完她又想睡觉了,我赶紧把她拉起来拍了拍脸,“别睡了,你赶紧想想有没有什么可能,被鬼附身之后感觉不到鬼气的?”

  “当然有,只是那种可能根本不存在,首先必须这个人的生辰八字、命格九宫全部和鬼一模一样,而且还要鬼魂有超高的道行才能办到,我不知道沈兵八字是什么,但我知道虞睿道行还差的远呢!”

  “你别小看虞睿,有虞锦天帮他炼鬼魄,虞睿现在的实力谁能说的清楚,之前请鬼他上我身……”

  我话还没说完呢,周仙仙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弹起来抓住我肩膀,“你说什么?之前你请的鬼是虞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