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6.谜团重重

046.谜团重重

  我点点头,还以为她之前就知道了,没想到现在这么吃惊。

  “该死的,一定是虞锦天在搞鬼,没想到虞睿已经能行走阴阳了,这段时间多出来的那些鬼,没准就是他们从阴间找来的。”

  “你不是说鬼门关只能进不能出么?”

  “我是说过,可被人为强行打开的鬼门关,是没有鬼差值守的,鬼魂可以自由出入。”

  “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上去把虞睿收了!”

  “不行,咱们现在对付不了他,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请高人。”周仙仙说风就是雨,打开车门就把我踹下车。

  卧槽,上次她走了差点没被僵尸邓叔血洗殡仪馆,这次关键时刻她又要走?

  我赶紧抓住她后视镜,“你别走啊,请什么高人非得你去,让葫芦娃去吧!”

  “这高人是我姨姥姥的师弟,我从来没见过,必须要拿姨姥姥的信物才能把他请来,姨姥姥说他就在荣京,我很快就会回来,你先顶住。”

  周仙仙说完发动车子,飞快调转车头就开走了,留下我在扬起的灰尘中凌乱。

  还好她师叔在荣京,应该能很快回来吧?

  我进去在客厅里等,乱糟糟的屋子已经收拾干净了,快天黑了周仙仙都还没有回来,我给她打电话打过去竟然是关机,心头不免有些担心。

  管家从外面叫了饭进来我也没心情吃,把光头叫下来,“上面情况怎么样了?”

  光头啜了口坐在沙发上,“没什么情况,那小子在屋里看书呢。”

  “呵,伤成那样了还看书,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光头一听贼兮兮的笑起来,不好意思的抹了抹脑袋,“是香港那边新出的写真,老劲爆了。”

  我额际滑落几条黑线,忍不住一脚踹光头小腿上,“让你帮我监视人,你跑去看美女!”

  “没办法,那些妞太正了,老子可是热血方刚的男人!”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啜了句,我懒得理光头了,静心等着周仙仙回来,可快到十二点了都还没回来,荣京巴掌大点地方,这十多小时去湛江都能跑来回了。

  手机还关机,我再也坐不住了,“光头,你去试试能不能找到仙仙,她电话关机,我怕她出事。”

  光头经常和周仙仙见面,熟悉她的气息,要找周仙仙不难,只是他有点担心我,“我走了你怎么办?上头那小子越安静反而越有问题。”

  天啊,光头终于说了句靠谱的话了。

  比起自己,我更担心仙仙,沈兵身上的是谁我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他不会伤害我的。

  等光头走了,我赶紧拿出桃子的衣冠冢给她上香,这家伙刚进荣京就迫不及待跑去找秦慕琛了,如果秦慕琛和桃子在一起,应该能看到我的求救吧。

  中阳宫内秦家

  桃子漂亮的黑瞳盯着自己眼前冒出来的香火,偏过头看着书桌前眉头深凝的男人,“爹地,妈咪的香一长两短是怎么回事呢?”

  “谁知道呢?”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漫不经心,又像是带着隐忍的压抑。

  昏暗的灯光照在秦慕琛身上,恰巧隐匿了他的眼睛,也隐去了他眼底的波澜。

  桃子贪恋的深深吸了一口,美味的咂咂嘴,“妈咪肯定是想桃子了,爹地你跟我一起回去吧,偷偷告诉你,是妈咪让我来找你的,她很想你哟!”

  “有多想?”

  这次的声线明显提高不少,连秦慕琛都没发觉自己语气带着急切,只觉心头隐隐抽痛一下,忍不住浮起那个女人桃花般的面容。

  离别之时她倔强咬唇隐忍眼泪的样子,在这无数个黑夜折磨的他不能安寐。

  只有他才知道,那朵桃花已经腐烂到他心头里去了。

  桃子灵活的跳到桌子上吸香,一边吸一边想,秦慕琛修长的手轻轻一揽把她捞进怀里,朝思暮想的人儿没在身边,只能把这一腔柔情付诸在她女儿身上了。

  如果被宗昇看到这柔情一幕,肯定又要说他了。

  桃子想了半天,嘟囔着小嘴,“本来妈咪不来荣京的,可是一听说爹地家里出事了,她就来了,只是她进不来,让桃子先来探探路。”

  “她想进来?”

  “嗯,想进来看爹地啊,爹地走了之后,妈咪好几次晚上做梦都在叫你的名字呢。”

  “哦?”

  父女二人看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秦慕琛深海一般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再次被这个叫做桃花的女人搅起风浪,那些日日夜夜,他岂能没感觉到她在想他。

  就算是现在,他也能感觉她在心中念着自己的名字,上香的目的,就是想引他现身。

  可是他不能,慕霖才刚刚抢救过来,他一走,那些埋伏在这周围恶鬼,就会一拥而上。

  而宗昇好像并不想救慕霖的样子,不然凭他的法术,绝对能应付的过来,可他却偏偏把他栓在这宅子里,虽然他才是这宅子真正的主人,可总感觉有人在背后操纵着秦家。

  感觉到一股气息在靠近,秦慕琛依依不舍放开怀里的小东西,“你妈咪叫你了,先回去吧,以后不要来了,危险。”

  “桃子自己不敢回去,爹地送我!”桃子赖在秦慕琛怀里撒娇。

  许久没有笑容的秦慕琛终于浅浅笑了笑,用手指戳了戳桃子脑门,“谁不知道你逃命最拿手,都能进来,还出不去么?”

  “桃子怕嘛!桃子就要爹地送!”

  “胡闹,赶紧回去!”

  秦慕琛突然严厉起来,吓得桃子直哆嗦,爹地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被他压下去的鬼气从体内外泄出来,包裹在他周围,就像是邪魔驾临。

  桃子委屈的撇撇嘴,蒙着水雾的眼睛期望的看着秦慕琛,可他却把脸别开了。

  “桃子再也不喜欢爹地了!”桃子嗲了,声,化成一股气焰从窗缝里钻出去。

  他刚离开,秦慕琛的房门就被扣响了,他当然知道来人是谁,没有起身开门,那个人也不敲了,直接开门进来。

  宗昇扫了眼残留在空气中的香烟,装作没看见,直接说了句,“政委请你过去。”

  “知道了。”

  秦慕琛说完,身影完全隐入黑暗之中。

  宗昇无奈的耸耸肩,秦慕琛估计以为是他在背后操纵,对他这个朋友态度大变,等过了今晚就好了,秦慕琛会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秦慕琛再现身的时候已经站在秦天弘门口了,身穿黑西装的他双手插在兜里,垂着头思考的样子像是正在摆拍的模特,周身的黑色鬼气,不用修饰也能拍出时下流行的哥特效果。

  推开门走进去,病床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虽然疾病缠身有点虚弱,可慈眉善目间隐隐的威严,还是让秦慕琛不自觉收敛周身气焰。

  “父亲,你找我。”

  “坐。”

  秦慕琛坐到床边椅子上,看着秦天弘。

  将死之人是能看见鬼的,当初慕霖见到他吓坏了,但是父亲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并不惊讶,就算有宗昇提前告知,父亲也平静的太过头了。

  病床前匆匆一面之后,父亲还是第一次找他谈话,疑惑心头的谜团,今晚看来要解开了。

  秦天弘把书合上,偏过头看着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儿子,慕琛慕霖虽然是双胞胎,但对慕琛他从来都是多几分疼爱,甚至准备让他接替自己的位置,可没想到老天竟然夺走他心爱的儿子。

  他秦天弘纵横政坛多年,从来没服输过,如今就算对手是阎王爷,他也要从阎王爷手中把儿子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