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7.杀了陈桃花

047.杀了陈桃花

  “今天张医生给慕霖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让我们准备后事。”

  说道这里,秦天弘顿了顿,秦慕霖到底是他儿子,曾经纵横官场风光几十年的他,两度白发人送黑发人,沦落今天重病在床连个后都没了,让他怎么能不伤心。

  秦慕琛只是静静的听着,张医生是专门从美国请回来的专家,连他都束手无策,肯定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曾经有医生断言慕霖活不过十八岁,如今拖到了二十七,已经是奇迹。

  “父亲请节哀。”

  除了安慰父亲,秦慕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这就是秦家的命数。

  “节哀?”秦天弘突然扬起声调,面色凝重的看着秦慕琛,“我们秦家绝不能无后!”

  从秦慕琛死的那天秦天弘就在盘算了,今天是时候告诉他了。

  “宗昇有办法帮你复生,我要你用慕霖的身份活下去,将来接替我的位置。”

  “什么?”

  秦慕琛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混迹官场的哪一个不是老谋深算,秦慕琛万万没想到父亲竟然算计自己的儿子,他也就罢了,可是慕霖……

  慕霖中学开始几乎就住在医院里了,重症病房与世隔绝,虽然已经二十七了,可他的心性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心灵更是纯洁没有一点杂质。

  且不说他还活着,就算是慕霖离世,他也不可能答应这种荒唐的安排。

  秦天弘向来强势,也不管秦慕琛答不答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慕霖毕竟是我的孩子,只要他还活着一天,我绝对不可能对他做什么,这也是现在才叫你回来的原因。”

  “父亲,立即给慕霖找个女人结婚吧,现在医学发达,给秦家留后绝还是可以的。”

  “不行!”秦天弘一激动咳个不停,秦慕琛赶紧给他顺气。

  “病来如山倒,我自己剩下还有几天自己清楚,等不到孩子出生我就先去了,到时候秦家三个男人都死了,留下一对孤儿寡母,给人家看笑话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慕霖我已经和他谈过了,连他都同意,你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慕霖同意了?”

  “刚才醒了,待会你去看看他吧,这件事由不得你,你要是不同意,让我下去拿什么跟列祖列宗交代?!”

  秦天弘刚说完又咳起来,捂着胸口呼吸不畅,积劳成疾加上内心抑郁,他的心脏病越来越严重了,秦慕琛不敢再刺激他,含糊借口去看慕霖离开了房间。

  出门之后秦慕琛好在墙上,脑子里不断重复父亲刚才的话。

  试问哪个鬼魂不想死而复生,更何况他还有桃花这个爱人在阳间,不可否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动心了。

  父亲病房里还传来声嘶力竭的咳嗽,秦慕琛心如刀绞,一个是弟弟,一个是父亲,曾经的其乐融融,恐怕以后只能在地府团圆了。

  轻轻推开慕霖的房间,他刚走进去慕霖就醒了,巨大的氧气罩遮住了他一半俊脸,努力扯出一抹微笑看着自己笑眼弯弯。

  “哥。”

  秦慕霖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是将死之人最后的喘息。

  秦慕琛走过去坐在他跟前给他理了理被子,冷峻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温和,“慕霖什么时候醒的?”

  “早上醒了之后就一直睡不着了。”

  “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必须要睡觉才行。”

  “趁醒着,我想多看一看这个世界,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永远睡过去了。”

  秦慕琛心头抽痛了下,抓住慕霖的手捏了捏,眼睛有些湿润,在他心中,慕霖永远是那个跟在他身后追逐,还没长大的弟弟。

  见哥哥痛彻心扉,秦慕霖反手把秦慕琛握住,“哥不用难过,以前我很怕死,现在我已经不怕了,因为你要代替我好好活下去,代替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代替我去谈一次恋爱,代替我结婚生子……”

  “别说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秦慕琛抓着慕霖的手有些发抖,像个惶恐无助的小孩。

  秦慕霖笑了笑,突然把脸上的氧气罩给摘了,用尽力气凑到秦慕琛跟前看着他,“哥答应我好不好,不为父亲,就当是为我,从小我就想像你一样,你知道我有多想变成你么?如今老天爷终于成全我了。”

  秦慕琛赶紧把氧气罩给慕霖带上,才刚取下来一会,他就已经面色苍白有些喘了。

  “你傻么?我上你的身,那就你就不是你了。”

  “没关系,咱们是双胞胎,基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重合,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慕霖……”

  “哥,答应我!”

  最后,坳不过慕霖这一生唯一的恳求,秦慕琛点了点头,心中五味杂陈。

  慕霖今天说的话有些多,没多久就要休息了,秦慕琛陪了他一会走出病房,宗昇靠在外面墙上,见他出来了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知道秦慕琛会跟上来的。

  刚进宗昇房间,秦慕琛突然脸色一凌,提拳就砸在宗昇脸上,把他眼镜打落到地上,有眼眼角淤青,眼球瞬间充血一片通红。

  “是你想出来的馊主意!?”

  宗昇没理他,捡起地上的眼镜,镜片碎了,被他直接丢到垃圾桶里面。

  秦慕琛现在心头憋着一股无名怒火,上前直接揪住宗昇的领子把他提起来,阴冷的脸几乎要凑到宗昇脸上了,从牙缝中挤出,“一定是你,亏我拿你当朋友,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宗昇很淡定的人,见秦慕琛跟疯了似的,毫不犹豫一拳招呼过去,带着法力,直接把秦慕琛震退数米。

  理了理弄皱的衣服,宗昇刚想说什么,秦慕琛已经扑上来了。

  没办法,总不能拿病床上的父亲和弟弟撒气,秦慕琛把所有的愤怒都撒到宗昇身上,两人在房间里打起来,好在宗昇修为极高,秦慕琛再猛也没伤到他根本。

  这一架打的惊天地泣鬼神,守在阵法外准备伺机而动的恶鬼纷纷逃窜,最后邪不胜正,宗昇把秦慕琛打趴到地上。

  宗昇扑在秦慕琛身上,揪着他的领子准备再给他一拳,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流泪了。

  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秦慕琛流泪。

  “没出息!”宗昇骂了句,把秦慕琛松开。

  秦慕琛呆滞的望着天花板,胸腔不断起伏,也没还嘴。

  “你父亲从政多年作孽无数,死了肯定要下地狱,你弟弟万念俱灰,死后也不能变成鬼,要保住你们秦家一脉,只有你。”宗昇说完倒在秦慕琛身边,和他一起躺着大口喘气。

  “要不是因为政委对我有抚育之恩,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兄弟,你以为我会帮你?逆天改命是要折寿的,起码少活二十年。”

  宗昇比秦慕琛大两岁,都二十九了,少活二十年等于直接从中年步入老年。

  所有人的牺牲,几乎都是为了让他重生,秦慕琛深呼吸一口,“说吧,要我怎么做?”

  “慕霖死后我会做法帮你进入他身体,但只能三个月,三个月之内如果没有在生死簿上划去你的名字,慕霖的尸体就会腐烂,而你再也没有机会重生了。”

  “阎王爷的生死簿?”

  秦慕琛语气有些讽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宗昇讨论这么玄幻的东西。

  宗昇点头,“对就是阎王爷的生死簿,九阴之女死后不落轮回,利用她在地府办事是最好的选择。”

  九阴之女四个字,让秦慕琛脑袋嗡一声炸了,翻身压在宗昇身上揪住他领子,脸色铁青近乎扭曲,“你想让我杀了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