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49.我是自愿的

049.我是自愿的

  “可虞锦天心狠手辣,我担心仙仙……”

  一想到仙仙落进虞锦天手里我真从骨髓里感到害怕,仙仙一直在帮我,虞锦天肯定恨她入骨,根本不会念及她是师姐的徒弟,万一把仙仙炼尸什么我会疯的。

  仙仙是我唯一的朋友,光想着这些我眼泪就忍不住泛滥,从眼睑中滑出。

  虞睿伸手覆上我脸颊,用拇指给我逝去泪水,“别哭。”

  我抓住他的手,“你帮我救救仙仙好不好,我知道你和虞锦天不一样,你虽然性格张扬不羁,但我觉得你是好人。”

  “好人?”虞睿勾唇,“你错了,我是坏人。”

  说完,他俯身含住我的唇,要是以前我早把他推开了,可是现在,我不能,能救仙仙的就只有他了,天海集团的总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他吻着突然将我揉进怀里,霸道的撬开我的皓齿,缠绵热吻之后急切的吻沿着我的脖颈往下啃噬,我满脑子都是仙仙,突然张开双臂把他抱住,用近乎祈求的声音说道,“帮我救仙仙好不好?”

  “真想救她?”

  “想,只要能救仙仙,你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这可是你说的!”

  虞睿说完,直接将我横抱起来,一转身,原本张开的房门砰一声关上,我被他压入大床之中。

  我慌了,紧紧揪住他的西装,他似乎不着急,等着我做最后的决定。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秦慕琛的影子,也闪过何笙箫的影子,最后停留在周仙仙的笑脸上。

  从小我很孤僻,只有仙仙一个朋友,在学校的时候她帮我打过不少架,长大之后她又帮我们殡仪馆不少忙,这次不小心被抓,多多少少也有我的原因。

  之前在医院听到过虞锦天和虞睿的对话,当时虞睿只维护了我一下都被虞锦天扇巴掌,可想而知如果虞锦天知道虞睿背叛他,会对虞睿下什么样的毒手。

  他肯帮我救仙仙,必将会承受不可估量的后果。

  可我也不敢求秦慕琛为我冒险,虞锦天法术深不可测,又恨不得杀他而后快,说不定就等着我找慕琛一起上门自投罗网。

  纠结了半天,我终于冲牙缝里挤出一句,“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说完我就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闭上眼,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我没有看到虞睿眼底闪过的刺痛,只能感觉到他身子沉下来压在我身上,粗糙的指腹抚去我眼角的泪痕。

  “如果没有今天这件事,你是不是还会抵死不从?”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哽咽。

  毕竟虞睿以前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富二代,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时需要他卑躬屈膝去讨好,甚至要用这种交易的方式来得到一个女人。

  就算我现在身体不反抗,内心也是抵死不从的,但这些肯定不能告诉他。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

  虞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短暂的沉默之后开始疯狂的撕扯我的衣服,冰冷的空气贴上肌肤,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感觉到我颤抖的身体,他稍微温柔些了,毕竟这算是和我他的洞房,估计他也想给我留下新娘期待的那种美好回忆。

  柔软的唇瓣覆上我的唇,异常温柔的细细品尝。

  纵横风月场所的情场浪子技巧高超,我分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该与不该,也不想再思考些什么,任由虞睿越来越贴近。

  谁都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能听到彼此呼息的声音。

  他的吻要不够一般仿佛要将我的唇整个吃下去,我只感觉胸腔内所有的气息都被抽离,呼吸困难,忍不住从口齿溢出轻吟,紧接着是大口大口的喘气的声音。

  随着呼吸加剧,傲人的丰满上下起伏,被一只大手瞬间覆盖上来,惊的我浑身颤抖。

  不知为怎么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般颤抖起来,我居然开始有些害怕,害怕他更深入的触碰自己。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不得不说虞睿是温柔的,小心翼翼的,和秦慕琛对我简直是天壤之别,可为什么我此刻脑海里面全是秦慕琛的影子。

  秦慕琛说过能感觉到我的内心,那他一定能理解我今天的选择吧?

  我试探着将手放到虞睿后背上,他浑身一颤,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欣喜,突然将我狠狠搂紧,“桃花……桃花……”一遍遍的叫着我的名字。

  这一声声呼唤,听在耳里让人忍不住想流泪,我覆在他后背的手缠的更紧了。

  感觉他视线落在我脸上,我睁开眼睛,透过朦胧泪水看着他帅气的面颊,他在笑,就像是得到全世界一样满足。

  只可惜他的笑还没有完全漾开就被打断,房门不知被谁踢飞,直接朝虞睿身上撞过来,我大叫一声小心,想伸手去给他挡,与此同时,虞睿也赶紧用手护住我脑袋,硬生生用后背接下这一冲击。

  狂嗜的黑焰迅速占据整个房间,秦慕琛阴鸷者脸如修罗一样驾临。

  “慕琛。”

  我欣喜的想叫他的名字,没想到被他喋血的眼神吓得咽会肚子里。

  才发现自己此刻正一丝不挂的躺在虞睿身下,不等我推开虞睿,他已经扯过被子掩好我的暴露在外的肌肤,飞身朝着秦慕琛冲过去,半道上身形化成一个骷髅般恐怖的鬼焰,张开的大口仿佛要吞噬天地。

  秦慕琛面色一凝,没料到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虞睿已经修炼到如此境地,好在他也没闲着,身形一动化身成焰冲过去纠缠在一起。

  整个房间两股气焰不断斗殴,连空气都被带动的扭曲了,我胸腔上就跟压了一块千金大石,想要呼吸都艰难。

  房子就跟地震似得,屋子里东西砰砰倒地,突然秦慕琛身影狠狠撞到墙上,墙壁瞬间撕裂一道口子,床头上的吊灯螺丝松了,直接朝着我砸下来。

  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没想到虞睿突然冲出来,一脚把吊灯踹翻到地上,砸了一地碎屑。

  他甚至没能来得及看我一眼,就被紧随而至的秦慕琛缠起来,伸手掐住他的脖子,缠在虞睿身上的黑焰就像一条巨蟒,越收越紧,虞睿奋力挣脱,却怎么也挣不开,被掐住脖子面色范青。

  今天如果不是虞睿顾及我,秦慕琛绝对不可能一举把他钳制,有虞锦天的帮助,再过不久虞睿的修为恐怕就要驾驭在秦慕琛之上了。

  秦慕琛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黑瞳中烈焰翻滚,势必要在这里把虞睿结果了。

  “不要!!”

  我情急之中大喊一声,顾不得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掩着被子几乎耗尽全身的力气爬到床边上,“慕琛不要杀他。”

  秦慕琛没想到我会为虞睿求情,浑身鬼气更加猖獗,就连掐着虞睿脖子的手又收紧几分,我吓得用手捂住嘴,看着虞睿濒死的样子,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慕琛求求你不要杀他,刚才是我自愿的,你要杀就杀我。”

  “杀你?”

  他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传来,连声线都变了,原本磁性的嗓音变得沙哑厚重,恐怖的回音盘旋在耳边,让人毛骨悚然。

  秦慕琛今天本来就受了刺激,如今再被背叛一回,怨气腐蚀心性,吸收过日月精华的他此刻正在修罗道边缘徘徊,修罗是没有心性只知道嗜血屠杀的恶鬼。

  我看出他今天有些不正常,不敢再说话刺激他,可虞睿也是不服输的主,秦慕琛三番两次破坏他的好事,如今又被他这样擒住,怎么可能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