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0.如果死是解脱

050.如果死是解脱

  “秦慕琛,除非你今天杀了我,不然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虞睿狂怒,浑身突然暴涨,把秦慕琛钳制他的黑焰挣断好几条。

  秦慕琛嗜血的眼神从我身上移开,转头的瞬间和他决绝离开殡仪馆的身影重叠,让我一下子堕入绝望深渊。

  “等我先杀了他,再来杀你!”

  我跌坐到床上,猛然想起之前秦慕琛说过的话,他说如果我再让别人触碰我的身体,就先杀了那个男人再杀了我。

  刚才的眼神,他绝对会杀了我的。

  杀吧,第一次像今天这样觉得活着没有意义。

  只是,我现在还不能死,至少等我救出仙仙,不仅我现在不能死,连虞睿也不能死,如果虞睿被秦慕琛杀了,虞锦天一定会倾其所有对付秦慕琛的。

  想起这些我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跳下床捡起滚在角落的六面法印,对准秦慕琛的后背就印上去。

  秦慕琛正全力应付虞睿,没想到我会突然对他出手,更没想到我手里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法器,六面法印印在秦慕琛身上,肉眼可见的金色咒文穿过秦慕琛的身体,让他发出一声痛苦的狂吼。

  虞睿也没能幸免于难,被法印震飞撞到墙上,落地之后现出人形,脖子上五个黑洞,皮肉翻露,血水源源不断的渗出,黑血染红了他白色西装,帅气的头发也乱了,狼狈不堪。

  秦慕琛当真是把他往死里掐。

  我正揪心虞睿,没注意到秦慕琛扬手一道劲风打在我手腕上,只听到骨头咔嚓一声,手里的六面法印滚到地上。

  断手之痛还没传到心底,胸口就袭来千斤力道,我被震飞到地上滚了好几圈。

  “桃花!”

  虞睿挣扎着想起身救我,可是刚一张嘴就牵扯到他脖子上的伤口。

  我如遭电击一样抽搐,鲜血不受控制从口中溢出,胸前被鬼抓伤的伤口又开始痛了,估计五脏六腑被震伤,濒死之际没有足够的阳气压制我体内的鬼气。

  伤得太重,我根本没办法立即起身,匍匐在地上十分凄惨。

  桃子估计被这动静吓醒了,飞过来就看到秦慕琛恐怖的样子,吓得怯怯的叫了一声“爹地。”

  这一声爹地让秦慕琛浑身一颤,原本狂舞在他周身的鬼气变得躁动不安,他的手好像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我真害怕他伤害桃子,赶紧叫桃子过来。

  桃子这才发现我浑身是血,心疼的哇一声哭出来,“妈咪你怎么了?”

  “桃子快走,去找光头叔叔。”

  我一张嘴鲜血就顺着嘴角往下流,桃子赶紧用小手替我擦,鲜血染在她胖乎乎的小手上十分恐怖,桃子哭的更厉害了,“妈咪你流了好多血。”

  “妈咪没事。”我抓住她的小手,“桃子快走。”

  可桃子就是不走,虞睿也担心秦慕琛伤害桃子,直接用法力把桃子从窗口送出去,桃子被摔到外面,反倒不哭了。

  秦慕琛以为刚才虞睿是要对他出手,猛然转身朝着虞睿冲过去,情急之下,我艰难大吼,“虞睿,快走……别管我……”

  “我不会丢下你!”

  虞睿刚艰难站起来,秦慕琛身影一瞬就到了虞睿跟前,五指伸出尖细的指甲就从虞睿小腹捅进去,虞睿闷哼一声拱起身子,痛到面色扭曲。

  秦慕琛另一只手迅速伸出指甲,想把虞睿撕成两半,这时候窗外飞过一抹白影子,直接装在秦慕琛身上,虞睿趁机一掌把秦慕琛震开。

  这招我见过,果然是桃子。

  桃子根本没什么道行,撞在秦慕琛身上顶多是吸引注意力,不但没有伤到他,反倒是把自己脑袋磕了。

  没想到虞睿垂死之际还能伤他,秦慕琛彻底怒了,喋血的瞳孔中尽是残忍。

  “走啊!!”

  我抓起地上的降魔杵朝虞睿射过去,他现在重伤在身,如果被法器伤到,很可能就魂飞魄散了,没办法只好化成一阵鬼焰从窗口逃了出去。

  临走时不忘把身前的桃子一起带走。

  秦慕琛想追,这时候我已经恢复些力气了,挣扎着爬起来冲过去把他抱住,“慕琛不要。”

  仅仅是一两秒的时间,秦慕琛已经追不上虞睿了,回头掐住我喉咙就把我举到空中,他手上的力气几乎要把我脖子掐断了,憋得我又是一口鲜血从牙缝中挤出来。

  就算是有鬼气护身,也承受不了这种灭顶伤害,我感觉脑袋有些缺氧了,眼珠突出,泪水刺的眼睛生疼。

  被掐着脖子,我连话都说不出来,想咳也咳不出,只能看着他流泪。

  他明明可以感知我的内心,应该知道我今天不过是为了救仙仙。

  对虞睿我有感动,也不讨厌他,就算拿身体交换我做错了,他难道就不能体谅我的迫切原谅我一次?

  我只是个凡人,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办法救仙仙?

  或者我现在应该感到高兴,动这么大干戈是因为他吃醋?

  可为什么我眼泪止也止不住?

  明明说爱我,却又离开我……

  明明说爱我,却又伤害我……

  他的爱让人看不见、摸不着、得不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秦慕琛和虞睿,估计就是我这辈子过不去的坎。

  死了也好,一了白了。

  “想杀……就杀吧……但请你帮我……救仙仙……”我几乎是一字一句好半天才挤出这几个字,感觉他手上的力道加重,我绝望的闭上眼,滚烫的泪水暖不了我已冷透彻的心。

  以前我觉得我死了之后肯定能变成鬼,到时候做个鬼魂弥留阳间也挺逍遥的。

  可现在,我恨不得自己烟消云散,忘记这所有一切一切……

  昏沉的脑子里传来一丝一丝的刺痛,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我万念俱灰的等待死亡,没想到秦慕琛掐住我的手松开了,我失去支撑摔到在地上。

  他像疯了一样抱着脑袋嘶吼,密密麻麻的青筋从他脸上显现,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符网。

  我眼前一阵黑一阵白,渐渐看不清楚了,只能感觉自己被他捞起来放到床上,结实的身体压上来,对准我嘴唇就开始吹气。

  求生是人的本能,我大口的呼吸,完全不知道自己吸进去的全是鬼气,只觉得冰凉的气息就像是雨露滋润着我干涸血脉,忍不住想要更多,竟然伸手缠着他的脖子贪婪的吸起来。

  可杯水车薪阻挡不了死亡降临,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变得轻飘飘下坠。

  我记得人死了应该是往天上飘才是轮回,往下坠就是变成鬼,我不要变成鬼,双手开始乱抓,抓住了谁的手臂,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缠上去。

  浑浑噩噩中我好像看到了秦慕琛的脸,从来没有见他这么慌张的样子,仿佛不小心弄碎了心爱的玩具。

  突然他全身被阴影笼罩,眼镜男竟然出现了,阴沉着脸站在秦慕琛的身后。

  “让你杀了她,你为什么不杀?”

  “宗昇!!”秦慕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眼镜男的名字,起身揪住他的领子,双瞳嗜血,“我说过给我时间考虑,谁允许你擅自操控我!?马上把她治好,不然我杀了你!”

  “我不会救她,你杀我吧!”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秦慕琛俊脸愤怒到极致,一拳打在宗昇脸上,宗昇脸被打歪到一边,啜了口血到地上,吐出一颗被打落的牙齿。

  确实,秦慕琛不敢杀他,父亲虽然没正式认宗昇为义子,但心里早就把他当成半个儿子了,对宗昇的信任,甚至超过了他这个亲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