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1.被胁迫

051.被胁迫

  秦慕琛前一秒恨不得杀人嗜骨的气焰软下去,再开口平静了许多,“帮我救她,我答应你上慕霖的身。”

  “我说过,不会救她,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有办法让你上慕霖的身!”

  “就像刚才控制我那样?!”秦慕琛现在俨然像个疯子,几乎把房里的所有东西都破坏了。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刚才发狂的秦慕琛原来是被眼镜男操纵。

  可我和眼镜男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我?

  不管秦慕琛揍他还是威胁他,甚至求他,眼镜男都铁了心要杀我,秦慕琛没办法只好抱着我往医院赶,好还是晚上,没有人注意到这辆被鬼驾驶的车。

  秦慕琛一直守在旁边,双眼血红,不是那种骇人的血红,而是眼球充血之后想哭的那种血红。

  此刻我多想拥有窥视人心的能力,看看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张了张嘴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发出声音。

  “去救仙仙……如果眼镜男能救我,仙仙肯定能救我。”此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秦慕琛是鬼,我也将死,如果仙仙还活着,能救一个是一个。

  见我能说话了,秦慕琛激动抓住我的手放到唇边,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估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救仙仙……”

  “好,我这就去。”秦慕琛说完狠狠亲了下我的手背,“别死,我不准你死……”

  麻药开始发挥药效了,他后面说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到,但是能感觉到他好像说了很多,而且一直待在我身边直到手术结束才离开。

  连我都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快醒来,我就像木乃伊一样躺在病床上,麻药过后全身都传来蚀骨疼痛。

  一个身穿黑西装男人背对我,像是在给我倒水。

  我以为是秦慕琛,等看清之后才发现,这个人比秦慕琛瘦些,等他转过身看清他的脸,我赶紧合上眼睛装睡。

  “呵,你的确是个古灵精怪的女人,难怪慕琛被我控制都下不了手杀你。”

  他已经发现我在装睡了,在想杀我的人面前装睡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我干脆把眼睛睁开,要是他有异动,也能第一时间喊人。

  我刚睁开眼,宗昇就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水递到我嘴边,看样子是想让我喝。

  “你给我吃什么……”

  我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嘴唇干裂的疼,发出的声音跟公鸭嗓似得沙哑。

  宗昇笑了笑,“你放心,我要毒死你就不会做法让你醒来了,这是口服消炎药,你喉咙肿了。”

  原来是他把我弄醒的,我喉咙不仅肿了,还破了,吞咽都艰难,痛的跟火烧似得。

  这一切还不是拜他所赐,现在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见我不喝,他脸上的笑消失了,直接上手蛮横捏开我的嘴,把整碗药灌进我嘴里,差点没把我呛死,“咳咳咳……咳咳……”

  我浑身无力,右手又打着石膏板,光是咳嗽都痛的满头大汗,根本没法阻止他。

  “咳……你给我吃的什么这么苦!”

  “呵说话果然麻利多了。”

  宗昇没回答我的问题,转身搬了张椅子坐到我跟前,“我可以不杀你,但你必须要为我办一件事。”

  我现在手断了,腰上还缠着绷带,估计手术导出腹腔积血后包扎的,也不知道脏腑有没有做缝合,要是做了没十天半月是下不了床的,躺在病床上跟躺在砧板上没什么区别。

  “要我做什么事?”

  “我你去一趟阴间,在阎王爷的生死簿上划掉秦慕琛的名字。”

  “逗我玩呢?”

  去阴间什么的听说过,没听说谁敢动阎王爷东西的,而且仙仙说过,我要是去了阴间,那肯定上不来了,这和直接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宗昇没说话,一本正经的看着我,用眼睛告诉我他不是在开玩笑。

  事关秦慕琛,我忍不住多问了句。

  “划掉慕琛的名字之后,他会怎么样?”

  “我会让他借尸还魂在胞弟身上,再给他一次生命。”

  复生?!

  我忍不住瞪大眼睛,居然还有这种法术?

  如果真的有,那我去了肯定把虞睿和秦慕琛的名字一起划掉。

  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我不可能立即答应他,只好换了种方式,“我答应你,但要等我伤好了之后。”

  宗昇戏谑轻笑,头微微低下又抬起来看着我,眼镜后面的黑瞳就跟看进了我内心似得。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秦慕琛不在,现在没人护得了你,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立即魂魄出窍去阴间,二是我杀了你之后再控制你的鬼魂去阴间,我想刚才你应该感觉到了,你死后并不能堕入轮回,只能变成鬼。”

  我听的浑身发毛,这个男人的狠毒一点不亚于虞锦天。

  之前控制秦慕琛杀我,如果杀了我他就立即控制我鬼魂,如果没杀,也让我知道自己就算死了也会被他控制,倒还不如选择第一条。

  新鬼没有道行,茅山术我也还没学成,那还不被他抓起来炼鬼?

  见我沉默不语,宗昇似乎没有耐心了,他拿出一把刀子把玩着,“给你三分钟的时间,选一个。”

  三分钟秦慕琛肯定回不来了,等三分钟一过,那把刀子随时可能扎进我脖子里,倒不如暂且答应他,先把小命保住以后再想办法。

  “说吧,需要我下去怎么做。”

  宗昇见我答应就把小刀收起来了,一反常态很耐心给我讲下去之后应该怎么做,我认真听着,细细分析,得出一个最重要的信息。

  原来我鬼魂出窍他是没有办法控制我的,只能利用我留在阳间的身体胁迫我办事,那么我的身体就是这个交易中比较重要的一环,如果我鬼魂刚出窍就被他抓住,他大可立马杀了我身体。

  最后我和他谈好条件,将我转院到了沈鹤的房间,我欺骗沈鹤自己是为了救沈兵才伤成这样的,他对我感激不尽,当即按照我的要求从部队调了五六个当兵的过来,持枪守在我床前。

  “你们委员长的儿子丢失一魄,我现在要灵魂出窍去给他寻,要是这段时间有人要对我不利,立即射杀!”我说话的时候瞟了眼宗昇。

  他浅浅勾唇,看样子是在憋着笑,我也不怕他笑,就算要死,我也不能死在他手上。

  做完这一切我闭上眼睛,“开始吧。”

  今天就算我不同意宗昇也打算杀了我强行做法,所有做法用的东西他都带来了,还专门拿了道袍出来穿上,他是个西洋巫觋,和咱们中国道士还是有区别的。

  神龛上掛着神像,桌上还摆了两个傩像,估计是巫觋信奉的某种神。

  也有类似茅山三清铃慑鬼开路的法器,没有烧符,只是念咒,念的全是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

  我听着听着意识慢慢混沌,冥冥中感觉一阵阵冰冷的空气将我包裹,而我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往下坠,站定后才发现身体还躺在病床上,我这是魂魄出窍了!

  病房东南角方向开出一个混沌的入口,里面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依稀能听见阴冷恐怖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宗昇艰难的用法术维持入口的形状,命令我,“快进去,记住,一定要在七天之内把事情办完,第七天我叫你名字你必须答应,否则你回不来了。”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虞睿慕琛还有仙仙,怎么可能真去阴间?

  我敷衍的答应了声,抬起脚直接朝门外跑去,跑起来才发现,我身上本来就有鬼气,不仅能很快适应现在的形态,而且还能瞬间移动。

  不用开门我就穿透房门站在门外了。

  病房内传来宗昇咆哮的声音,还有那几个当兵的拉动枪栓大叫声,“别动!再靠近就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