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3.女鬼的妒忌

053.女鬼的妒忌

  宗昇修为深不可测,我片刻不敢停留直接用最快的速度逃出医院,穿过马路的时候没注意红灯,一辆大卡车朝着我冲过来,刺眼的车灯晃的我睁不开眼睛,我惊叫一声本能用手捂脸。

  没想到大货车就像一阵风从我身体穿过去了。

  擦。忘了自己现在是魂魄,差点没把我心脏从喉咙里吓出来。

  “傻逼!”

  不知是谁骂了一声,我循声看过去,只见一个身体只有半截的男鬼趴在路边。估计是在这出了车祸,听说出车祸的鬼和淹死鬼都要找到替死鬼之后才能去阴间投胎。

  我朝着那个男鬼走过去,“大哥,你知道海天集团总部在哪么?”

  那个男鬼就像看白痴一样,鄙视我一眼把头偏向一边,伸手指着远处。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栋参天大楼鹤立在夜空之中,磅礴大气,足足高出旁边的高楼大厦几十层,最上面的防空警报灯下面四个发光大字分外惹眼--海天集团。

  离我这大约两公里的样子,事不宜迟我赶紧朝海天集团飞过去,我移动起来跟打飞的似得,可以无视物体碰撞,因为是晚上,穿过几栋民房的时候,还不小心看了几场活春宫。

  和我想象的一样。做鬼的感觉真是太爽了,怪不得光头不肯去投胎。

  也有遇到贴符纸的住户,撞到符纸上的感觉就不爽了,浑身跟雷劈了似的,痛到肌肉都抽搐了。

  好不容易到了海天集团,我才发现整栋大楼都被虞锦天布了阵法,大门上方还悬着一块巨大的八卦镜,镜面上用黑狗血画了符文,别说靠近,光是这么远远的看着,浑身都瘆的发慌。

  我正准备围着大厦转一圈,没想一个女人从大厦里走出来,身穿优雅职业装,衬衣敞开了两颗扣子露出雪白半球,职业短裙改动后长度刚刚遮到大腿根。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就那么晃啊晃,一看就是办公室狐狸精。

  而且这么晚了才离开,指不定和哪个男人刚刚玩了办公室激情。记布叉血。

  我准备等她离开之后才现身,没想到眨了个眼就有个猥琐男跟在她身后了,仔细一看,那不是光头么?

  擦,让他帮我找周仙仙。他居然还有心思泡美女,我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光头面前,狠狠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打的我掌心都疼了。

  “他妈的谁敢打老子!”

  光头骂了句,随手就把身后的砍刀抽出来,一看是我,腿都吓软了,“大妹子!大妹子你怎么来了?走路都没声,跟鬼一样。”

  说道这里,光头才发现我站在灯光下根本没有影子,更吓了,就跟见了恶鬼似得,“大妹子你别吓我,你是人还是鬼啊?”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不就是鬼么,还怕鬼?

  “我这是魂魄出窍,让你帮我找周仙仙,你居然尾随美女,想耍流氓啊?”

  光头这才松了口气,赶紧给我交代,原来他追着仙仙的气息到这里就进不去了,一直守在外面想办法,好不容易等来了秦慕琛,没想到秦慕琛直接闯进去了,他连话都没搭上。

  熬到了夜深周围没人,他打算利用这个女人去把门口那面八卦镜弄下来。

  我现在不算鬼,猜想那个女人可能听不到我说话,只好让光头去威胁那个女人,光头声音粗野,差点没把那个女人吓死,轻松就搞定了。

  光头又去找了竹竿什么的,那个女人戳了好几下才把八卦镜戳下来,镜子摔到地上直接摔碎了,她又按照吩咐把里里外外摆设的法器和符都处理了才敢离开。

  心念着救人,我想飞进去,没想到光头把我拉住。

  “大妹子你先在这,等我进去试试有没有问题你再进来。”

  光头猥琐的背影瞬间在我心里高大起来,心底满是感动,我大概能猜到他是怎么死的了,一定像今天这样,遇事都冲在兄弟们的前面吧。

  确认没事之后光头招呼我进去,我们走进电梯,却为去哪层犯了愁。

  光头赶紧教我感知鬼气的方法,我凝神屏息努力想着秦慕琛的样子,突然心头一痛,我偏着身子倒在墙壁上,脑海里全是秦慕琛痛苦的样子,“慕琛出事了?”

  “在几层?感觉下是几层!”

  “应该是……十八层!”

  光头迅速按下十八层,骂了句,“狗日的真会选,该不会是为我们准备的十八层地狱吧?”

  我没有说话,视线紧张的看着电梯显示的数字,脑海中全是秦慕琛痛苦的样子,我害怕虞锦天给他设下埋伏,也害怕虞睿出来阻拦再被秦慕琛打伤。

  就算十八楼真是地狱,我也要去闯一闯。

  电梯到了十八层,整层都没有亮灯,听说有些企业忌讳十八这个数字,会将整层封闭不用,虞锦天深谙其道,我更加确定他们就在这一层了。

  “虞锦天肯定知道我们来了,咱们走一起安全些。”

  “好。”

  光头抽出砍刀就要走在我前面,这次我把他拉住了,让他走后面,毕竟他是鬼,要是有什么阵法,对他的伤害应该比我大。

  往里走,空气越发阴冷,全是灰尘和发霉的味道,耳边总有一个哈冷气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光头,正想回头让他小声点,没想到身后空空如也,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顿时浑身一颤,视线扫了一圈也没看到他,只好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光头!”

  回答我的是一阵阴森森的女鬼讪笑声。

  该死的,光头莫不是被女鬼给勾去了?

  我又叫了两声,光头还是没回答,那讪笑声更欢了,一声一声回荡在空中让人全身鸡皮疙瘩,我赶紧回头跑,没想到一转身却撞上在一团软绵绵上,瞪大眼睛一看,居然是雪白的胸脯,那尺寸少说也36G吧。

  我现在是魂魄,可以穿透人的身体,能撞上的就只有鬼了。

  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撞上的是什么鬼,倒抽一口冷气拔腿就跑,没想到她身形一闪直接拦住我去路,长发飘飘红衣乱舞,精致的面容不输当红明星,身材前凸后翘,活脱脱的一个绝色尤物。

  如果不是她现在悬浮在空中,我估计都不敢确定她是鬼。

  “你把光头弄哪去了?”我壮着胆子问。

  她并没有回答我,危险的视线在我身上扫了眼,然后身形落到地上,她落地的那瞬间,周围冷空气迅速聚拢过来把我缠住,我有种被保鲜膜裹紧的感觉,这个女鬼好强。

  “你就是虞睿心念念的女人?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她声线娇媚不是特别恐怖,但她走进了我才发现,这个女人脸上的皮肤有些褶皱,耳朵后面的皮肤像贴面膜似得翘了些,我惊的瞳孔放大,连呼吸都停滞了。

  这女鬼绝美的脸根本就不是她的,而是她贴在脸上的一张人皮。

  那女人知道我看出来了,干脆直接把脸上的皮揭下来,露出狰狞不堪的真面目,她原来的脸像是被人剥了皮一样,血淋淋的十分恐怖。

  “这张脸已经贴了七天,正好到时间换新的,你说我要是贴上你这张脸,虞睿会不会爱上我?”

  她说话的声音变得尖锐渗人,细长的手指覆上我的面颊摩挲着,就像在雕琢之前抚摸手里的上等原料。

  我根本动弹不得,甚至无法发出声音,她手指抚过的地方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抗拒,只能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她,可她显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把我的病号服扯下去露出双肩。

  长长的指甲从我耳朵后面划了进去,沿着发际线划到后颈,再划过圆润的肩膀划我到胸前,当她看见我胸前秦慕琛的名字,视线一凝,眼底妒忌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