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4.艰难的选择

054.艰难的选择

  “贱女人!你到底勾搭了多少男人,身上刻着秦慕琛的名字还勾搭我的虞睿!”

  她尖锐的鬼叫几乎要刺破耳膜,刺在我胸口上的指甲又嵌入三分,将秦慕琛的名字拦腰划开,鲜血从伤口处不断溢出,沿着我胸脯往下流。

  我现在是魂魄。别说这点伤,就算她手指捅进心脏我也不会轻易就死了,但我却能切切实实的感觉身体的疼痛,那种痛就像当初秦慕琛在我身上刻他名字时一样。让人痛不欲生。

  想起秦慕琛,我脑海里又闪过之前在电梯里看到的画面,仙仙和慕琛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老子可是来这里救他们的,没时间陪女鬼玩儿!

  突然,我胸口上的桃花颜色急速加深,黑色鬼气迅速沿着血管蔓延,就像是一朵正在妖冶绽放的曼陀罗华。

  那些鬼气就像是无穷的力量,我双手轻轻一震就把剥皮鬼束缚我的空气挣散了,一拳朝她小腹锤过去。

  剥皮鬼道行不弱,迅速往后飞去,但她只顾着躲开我的攻击,没注意自己的手正好划到我另一边面颊的下颚,这么一躲直接我脸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撕……

  我倒抽一口冷气,赶紧用手捂着脸,才发现我的血液已经被鬼气染成如墨般的暗红色。和鬼没什么分别了。

  剥皮鬼一看我的脸被划花了,狰狞的嘶吼一声,“不!!”

  “我的脸,我的脸花了,贱女人你竟敢弄花我的脸!”剥皮鬼扭曲着面容叫嚣着,双眼圆瞪,眼珠子就跟随时会瞪出来一样。

  我赶紧撕了一片衣服把脖子缠住,差那么点还真成她的脸了。

  不想和她纠缠浪费时间,我直接朝着里面飞去,用内心感知寻找秦慕琛的位置,可那个女鬼不依不饶追上来,五个指头狠狠插进我后背抓住我龙骨。

  好歹毒,竟然拧断我的龙骨!

  我五爪伸出尖长的黑指甲回头就朝她脸上抓过去,剥皮鬼最宝贵她那张脸了,即便现在她的脸丑陋不堪。也下意识收回手捂着脸退开数米。

  我落到地上疼的呲牙咧嘴,“再敢挡路,老娘撕了你的脸!”

  “臭婊子,老娘今天先撕了你!”剥皮鬼长牙五爪朝我冲过来。

  说实话,刚才我也是气头上甩出的狠话,这剥皮鬼道行挺高我根本打不过。

  正准备逃跑的时候突然光头从黑暗中冲出来,拿着砍刀对准剥皮鬼一阵乱砍。刀刀砍在脸上,边砍还边骂,“艹尼玛的这么丑还出来吓人,老子还以为艳遇了!”

  剥皮鬼一心想撕了我,根本没注意光头,失去先机被砍的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只好飞身逃走。

  光头想追,我赶紧拉住他,“别追了,办正事要紧。”

  光头看着剥皮鬼消失的方向啜了口,“刚才只看到一个背影,没想到正面这么丑,害老子白高兴一场。”

  我无奈的摇头,就知道会是这样。记布叉巴。

  “刚才女鬼没追到。我顺便四处看了看,这十八层别说人了,鬼都没两只。”光头说着把砍刀插回后背。

  他刚才只顾着砍剥皮鬼没注意,我倒是发现了个细节,剥皮鬼最先想逃的方向是那扇贴着风景画的瓷砖墙,片刻迟疑后才从窗口逃走的。

  人在危急关头逃命,本能会选择寻求帮助,就好比在外面遇到抢劫,会选择往人多的地方去一样。

  我走到那扇风景墙跟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传过去之后还真有一间密室,密室里面灯火通明,地上有黑狗血化成的阵法,不过已经被破坏了,现场很乱,像是经历过激烈的打斗。

  到了这里就更能感觉到秦慕琛的气息了,甚至都能听到他的惨叫,我心头一紧,赶紧闻声过去,只见秦慕琛被困在阵法之中,周围拉着墨斗线的几个人我认识,是虞锦天的弟子。

  桃子就像是小狗一样被关在笼子里,笼子上贴满了符纸,桃子看着秦慕琛哇哇大哭,时不时又怯怯的看着虞睿。

  我才发现,虞睿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此刻他面色凝重的站在一旁看着秦慕琛,只是眼底情绪非常复杂,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显然这次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秦慕琛之前和虞睿打了一场,本身就受了伤,现在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了,只能用阴鸷的眸子盯着虞睿。

  虞锦天的弟子迅速套了五帝钱在墨斗线上朝秦慕琛弹过去,大五帝钱法力非常强,一碰到秦慕琛的身体就传来砰砰的爆炸声,那些五帝钱贴在他身上发红发烫,似乎要烧进他体内。

  “啊--”

  秦慕琛发生痛苦的惨叫,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到地上。

  来这里的时候我撞上过符纸,那种被雷劈的感觉还历历在目,慕琛现在被五帝钱束缚,那种感觉只怕是比五雷轰顶还有过之。

  我双眼一酸,咬着嘴唇就要冲出去,光头狠狠抓住我手腕,“大妹子别冲动,称他们对付秦慕琛,我们去把周大仙救出来,不然凭咱们根本斗不过那些道士。”

  “你去救仙仙,我要去救慕琛。”

  说完,我用力挣脱光头就冲了进去,也不管自己现在只是个魂魄,抓住那些缠着秦慕琛的墨斗线就放嘴里咬,那种感觉就跟咬带电的电线差不多,我一下子就被弹开了。

  虽然全身很痛,但死不了,我又扑过去抓住墨斗线。

  秦慕琛发现我竟然来了,大喝一声,“是圈套,快走!”

  虞睿也没想到我会出现,明明是鬼魂还敢触碰法器,怕法器伤了我,直接用掌风把围着秦慕琛的道士掀翻两个。

  墨斗线一松,秦慕琛立即从阵法中飞身离开,身上五帝钱烧过的地方全是黑洞,千疮百孔让人心疼,我朝他跑过去,半道上被虞睿截住,“别过去!”

  “别过来!”

  他们两个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虞睿出手,那些道士也不敢轻举妄动,爬起来拿着法器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慕琛嘶吼一声突然浑身爆裂开,陷入他体内的五帝钱震了出来,但是已经伤了根本,摇摇晃晃就要倒下去了,我想推开虞睿去扶他,虞睿紧紧攥着我的手腕。

  “妈咪……呜呜……妈咪……”桃子看见我哭的更可怜了。

  我整颗心都揪到一起了,不停的问虞睿,“怎么回事?桃子为什么被你关在笼子里。”

  虞睿沉着脸没回答我。

  倒是秦慕琛仰起脸,骂了虞睿一句,“孬种!”

  虞睿横了秦慕琛一眼,破天荒的没有顶嘴。

  桃子迫切的想飞到我怀里,被符纸弹了回去,只能哇哇哭诉,“是大坏蛋把桃子关起来的,妈咪你和两个爹地快逃呀,不要管桃子了哇呜呜……”

  大坏蛋?

  肯定是虞锦天,该死的居然连孩子都这么对待!

  我奋力挣脱虞睿想去把镇住桃子的符撕下来,突然眼前飘来一道红色身影挡住。

  一袭红衣身材凹凸,虽然脸变了,但我认得她的眼睛,竟然是剥皮鬼!

  有虞睿在这里她倒没有直接发飙杀我,只是扬起娇媚的面颊看着虞睿,“虞睿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把他们都抓起来,别忘了天师说过,看你今天的表现再决定如何处置你,你还不快抓住这个机会。”

  虞睿始终垂着头,呼吸越来越急促,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挣扎。

  见虞睿不说话,剥皮鬼把视线移到面面相觑的道士弟子身上,尖锐刺耳的声音一通吼,“还愣着干什么,要是他们跑了,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看来这个剥皮鬼在虞锦天手下还是个当差的,她声音一落,那几个道士立即摆出七星阵把秦慕琛困在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