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5.到底谁的儿子

055.到底谁的儿子

  剥皮鬼趁我回头去看秦慕琛,伸手就要掐我脖子,好在我闪得快,只是脖子上系的布带被她抓掉了,露出骇人伤口,秦慕琛和虞睿又是齐齐出声。

  “你的脸怎么了?!”

  我站定身子赶紧摸了摸脸。刚才脸部肌肉动作太大,伤口又在流血了,赶紧用袖子擦拭,狠狠的看着眼前这个剥皮鬼。“这只不要脸的剥皮鬼想剥我的脸去贴在她脸上!”

  秦慕琛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杀了她!”

  剥皮鬼见他自身难保,自然是不会把他放在眼里,眼神一冷又要过来掐我,不料虞睿身形一闪直接挡在我跟前,等我跳开一步,他已经掐住剥皮鬼的脖子将她举起来了,从我这里能看到他指甲已经钳进剥皮鬼喉咙里了。

  这招估计跟秦慕琛学的。

  剥皮鬼简直没想到虞睿会对自己出手,双手抓住他手腕,“虞睿,你想杀了我么?”

  “她的脸你也配?”虞睿声音冰冷,浑身鬼气邪势狂躁,应该被气的不轻。

  剥皮鬼看了我一眼,我没心思管她死活,赶紧过去撕符纸。

  道法越强的人写的符纸威力越强,我指尖刚触碰到铁笼子上的符纸就传来火烧一样的疼痛。要是虞锦天在这里我绝对不敢碰,现在他不在,光凭符纸杀不了我。

  我强忍着疼痛把符纸撕掉,桃子一下子飞到我怀里,抱着我还在抽噎,可怜的小东西,我赶紧拍了拍她的背。

  七个道士弟子专心对付秦慕琛,也不敢去帮剥皮鬼,剥皮鬼被虞睿掐得脸涨的通红,刚刚才贴上脸皮胀气落到地上,露出血肉模糊的真面目。

  两张脸简直就是剥皮鬼的两个人格,没了脸皮剥皮鬼不仅说话声音变得尖锐,就连口气也不一样了。

  “虞睿,我可是天师的得力助手,你杀了我。天师不会放过你!”

  虞睿要杀她早杀了,这个剥皮鬼敢在这里面发号施令,肯定地位不低,刚才她还说这是虞锦天给虞睿立功的机会,他要是杀了剥皮鬼,虞锦天肯定会大发雷霆。

  秦慕琛没什么力气也不反抗了,反正那些小道士也杀不了他。伏在地上冷眼看着虞睿,“口口声声说她是你老婆,连伤害她的鬼都不敢杀,就你这怂样,怪不得桃花会选我。”

  虞睿猛的回头瞪着秦慕琛,“你不怂?之前不也是被人控制要杀桃花么?现在在我面前逞能了?”记布叉才。

  我大惊,虞睿竟然知道秦慕琛被控制?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连桃子都知道,妈咪你不知道么?”桃子眨巴眼睛望着我。

  我算是明白了,估计鬼魂能看见什么我看不到的吧,虞睿当时把桃子顺走,估计就是不想让桃子告诉我,让我误以为秦慕琛是真的要杀我?

  还在这里布下阵法,虞锦天的阴谋不是我能猜出来的,总之此地不宜久留。我悄悄在桃子耳边言语,准备待会一举救下秦慕琛逃走。

  秦慕琛听了虞睿的话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歉疚的看了我一眼。

  剥皮鬼被虞睿掐的翻白眼,挣不开他的手,竟然伸手朝我抓过来,原本五六厘米的黑指甲突然伸长一米多,我没注意,被她抓在后背上,直朝我心脏部位戳进去。

  “啊--”我痛的惨叫一声,桃子被我摔到地上。

  “你找死!”

  虞睿突然暴喝一声,咔嚓就扭断了剥皮鬼的脖子,鬼是百折不饶的,光是拧断脖子不足以杀死她,虞睿周身鬼焰突然暴涨,将剥皮鬼笼罩其中越收越紧。

  剥皮鬼立即惊慌失措大吼起来,那声音尖锐恐惧,就像是将死之人在做最后的挣扎。

  “虞睿!!你不能杀我!!”

  “啊--虞睿求你,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

  剥皮鬼惨叫着突然没了声音,我回头一看,才发现剥皮鬼已经变成鬼焰被虞睿吸进肚子里去了,虞睿此刻青面獠牙,蓝色瞳孔已经变成骇人的青色,剥皮鬼的鬼气迅速流转到他全身,就像是被消化一样,没了。

  虞睿深呼吸一口气,全身狰狞叫嚣的鬼焰慢慢平静,他闭上眼睛双拳收拢,青面上泛起的青筋还在窜动,估计想要完全吃掉剥皮鬼也不是那么容易。

  就是现在,我戳桃子小屁股一下,桃子瞬间跳到其中一个道士身上,用小手扣那个道士的眼睛。

  我也撑起身扑向其中两个道士,这些虾兵蟹将根本没什么法力,只要把他们阵法打乱,他们就拿秦慕琛没招了。

  “慕琛快走!”

  我大叫秦慕琛,可惜他好像伤的太严重了,努力撑了两下没撑起来,我只好过去扶他,“趁现在,我们走。”

  我刚把秦慕琛扶起来,虞睿闪身拦住我们的去路,他先是扫了秦慕琛一眼,然后把视线落在我身上,“你带着桃子走吧,他不能走。”

  “今天我一定要带他走!”我狠狠盯着虞睿,白担心他的伤势了,完全更没事人一样。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走!”

  我正想说什么,秦慕琛却掰开了我的手,“桃花你赶紧离开,带着桃子走。”

  说完,他看了眼虞睿,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绝对有猫腻,难不成他两还打出感情来了?

  算了,现在可不是卖腐YY的时候,我一头雾水,怎么可能自己走?

  虞睿突然面色一怔,抓起桃子塞进我怀里,然后抓住我胳膊就把我往外面拖,我想去抓秦慕琛,却看见他视死如归般的表情,心头像是刀扎一般难受。

  我奋力挣扎,“放开我,就算要死我也要和秦慕琛死在一起。”

  虞睿身形一盾,什么都没说,拖着我就往外面走,可突然,他接下来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看着我骂了句,“让你走不走,现在走不--”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劲风震回去,没来得及隐身,后背撞在密室的墙上连墙都被撞烂了。

  我只看见一道黑影从跟前飞过,然后就被强劲的气息席卷了回去,那道黑影子停在虞睿跟前,手一扇又给他来了一巴掌,打得虞睿偏倒一边好半天才缓过劲,嘴角流出一行鲜血。

  黑影逐渐汇聚成一个人男人的模样,虞锦天就像是修罗大帝一样驾临,光是浑身散发出法术气息,都让我和桃子这种属于小鬼品级的魂魄难受不堪,甚至都不敢正眼看他。

  他身上的邪气已经完全掩盖了阳气了,可他偏偏还是个人,却能和鬼一样瞬间移动,让人不敢妄加揣测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

  秦慕琛现在没了还手之力,我和桃子入不了他的眼,他的视线停留在虞睿身上。

  虞睿很怕虞锦天,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只是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让人心疼。

  “当真以为老夫闭关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了?”虞锦天说完扫视所有人一眼,他的弟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桃子看见他眼睛吓得往我怀里钻。

  最后虞锦天阴鸷的视线停留在虞睿身上,那眼神绝不像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仿佛是在看一件恨铁不成钢的杀人兵器。

  他在屋里踱起步来,来回走显得有些愤怒难平,“先是杀我黑熊坏我计划,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机会,你竟然又杀了璇玑,你到底是我的儿子,还是秦天弘的儿子!”

  说完他又狠狠扇了虞睿一巴掌,虞睿脸高高肿起,眼底闪过一抹狠烈,但很快被他隐下去,闷着头不说话。

  虞锦天不是不知道他这个儿子有反骨,只是当人强大到了一定地步,就会膨胀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整个国家他都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收拾不了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