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7.撑不到七天

057.撑不到七天

  “在哪里找到的?”我兴致缺缺,但还是敷衍的回应了他一下。

  一提起周仙仙被抓的事情,她就不淡定了,对着虞锦天一通乱骂,“艹他妈的没想到姨姥姥的师弟竟然是虞锦天,本来还想找他帮忙对付虞锦天的。这下真是哔了狗了。”

  “你姨姥姥没给你说虞锦天的名字啊?”

  周仙仙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我姥姥他们那一辈可讲究了,入门的时候师父给取了道号。什么天机散人,逍遥鬼谷子之类的,你猜这虞锦天的道号叫啥?”

  “啥?”这个我还真挺想知道的。

  “居然叫纯阳子!我一听这名字多高大上啊,一定仙风道骨大隐于市,没想到竟然是大坏蛋虞锦天!”周仙仙说着面部表情夸张,吹胡子瞪眼的。

  我心里也是呵呵了,要不是今天遇到这么多事,可能我也会兴致大涨给自己取个道号。

  只是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秦慕琛和虞睿,完全没有心情了。

  “你姨姥姥知道虞锦天变坏了么?要不要请她出山清理门户?”

  “不行,我姨姥姥年纪大了身体不怎么好,而且她这些年在山里大多是帮附近村民画画符化化水什么的,顶多收几只黄大仙,抓鬼什么的早就疏于练习了。

  虞锦天顾及姨姥姥没有杀我,如果让他知道我姨姥姥已经大不如前,虞锦天可就毫无忌惮了。”

  周仙仙说的很有道理,我点了点头。

  我们走出天海集团才发现天色蒙蒙亮了。我回头看着十八层亮着灯光的地方不肯离去,周仙仙伸手搭在我肩上,向上看了眼,“走吧,你再回去就辜负他们的一片心意了。”

  我点了点头,将周仙仙的手扒下来,她是道士,和她勾肩搭背怪难受的。

  好在我们这一行人中有周仙仙这个大活人,很快就招了出租车,刚上车周仙仙就迫不及待的问我怎么变成鬼了,把出租车司机吓了一大跳,回头见鬼似的瞅着她。

  “你告诉他去中央医院。”

  周仙仙给我使了眼色,让我自己讲,没办法我只好照做。

  我还以为魂魄说话活人会听不见,估计我身上附着鬼气的原因。开车师傅听完之后石化了好几秒,才发动车子往医院方向开过去。

  周仙仙不急不慢的从包里拿出一张符纸,凑上前拍了拍司机的肩膀,把那司机大哥吓的叫起来,掰着方向盘的手抖个不停,差点撞花坛上去了。记布叉亡。

  “艹,你他妈会不会开车啊!”光头那边门没关好。差点把他甩出去了。

  “嘘……”周仙仙示意光头别说话,又拍了下那个司机大哥的肩膀说道,“大哥,你这晚上拉活太危险了,你买一张这个辟邪符贴在后视镜上,我保证没有脏东西敢上你的车。”

  “买!买……买!”

  那司机舌头都打结了,赶紧把今晚上拉活的钱全都拿出来,周仙仙不客气的全被给人家拿了。

  等把我们送到医院,那司机大哥一阵风似的把车开走了,我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年头开个出租车司机不容易啊。

  周仙仙说虞锦天什么东西都没给她吃过,我和光头又去医院食堂给她偷了些吃的才上去。

  趁着她吃东西的时间,我把宗昇逼我魂魄出体的事情给她说了,顺便问了她关于划去生死簿上名字的事情。周仙仙听了之后沉默不语。

  “你这什么表情,咱们同生死共患难好几回了,还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最见不得就是她沉默,想急死人啊。

  “不是我不告诉你,我只是在想这眼镜男和秦慕琛到底什么关系,这种逆天改命借尸还魂的法术是要折寿的,弄不好会立即遭受天谴暴毙而亡,他竟然肯为了秦慕琛冒这么大的风险。”

  “真有这么严重?”

  我忍不住问出声,回想和眼镜男见面的点点滴滴,“他何止是舍弃自己,我估计就算不惜一切代价他都要帮秦慕琛复活,你说他会不会也像虞锦天一样,背后有什么大阴谋?”

  “那不会,秦慕琛复生就是真正的活人,他根本操控不了,而且越精于算计的人越惜命,是不会冒这么大风险的。”

  “那你说他因为啥,该不是爱上慕琛了?”

  还记得眼镜男一口一个慕琛什么的,我这辈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男人抢男人,这次该不是遇上了?

  周仙仙听完笑的那个花枝乱颤,说真想快点见到宗昇。

  前面就是我病房了,走到这里我突然有些不敢进去,宗昇如果在里面肯定会杀了我的。

  仙仙天大地大谁都不怕,拉着我一脚踹开病房大门,没想到五六条枪口齐刷刷的指向她脸颊,吓得她身子一软靠在我身上,“怎么回事?”

  之前简要给她说了下,没有说沈鹤派兵在我房里驻守,看着病床上的我安然无恙我总算松了口气。

  眼镜男已经离开了,倒是法器什么的全都留在病房里,乱糟糟的可想而知走的多匆忙,一定是赶着去救秦慕琛。

  我赶紧给那几个拿枪的解释周仙仙的身份,他们知道我魂魄出窍,听见我声音没有太多惊讶,在得知周仙仙是专门从湛江赶来给沈兵驱邪的,对她又恭敬了不少。

  为了防止宗昇折返,我让那些当兵的在门口守着。

  周仙仙一进屋就看上了宗昇的法器,坐到他起坛跟前研究起来,桃子睡着了,我轻轻把她放在我躯体旁边。

  光头一看我躯体居然伤的那么重,大嗓门嚎起来,“大妹子,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老子去帮你砍了他!”

  “算了,他不是故意伤我的。”

  现在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我才想起好些细节,秦慕琛一直在努力压制着,奈何他只是个鬼,根本没办法反抗道法高强的巫觋,我当时太害怕他伤害虞睿了,没能早点看出他的异样。

  周仙仙一听光头这么说,也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见我伤的那么严重立即脸色大变,“桃花,你必须赶紧回身体去,不然你必死无疑!”

  “有没有这么严重啊?”我还说那身体行动不便,想再魂魄出窍用两天。

  “当然有,你这伤又不是人伤的。”说完她捏住我下颚,掰了掰我脸仔细检查,“还吸了这么多鬼气,怪不得我看你魂魄颜色这么深,再在外面待下去你就只能做个鬼了!”

  擦,我以为做完手术能醒过来就没事了,都忘记自己是被鬼伤的了。

  “那我还是赶紧回去吧,你能送我回去么?”

  “不行,刚才我检查过宗昇的法器了,都是一些巫觋用的东西,西洋巫觋比泰国龙婆还邪门,他们修的是天道之气,大致意思就是自己是上天派来执行命令的,其口诀咒语有很强的执行力,擅自破坏会受到很强的反噬。”

  “那怎么办?他说要第七天的时候才叫我,你看看我身体能撑到七天么?”

  我跑过去抓住自己的手,冰的骇人,心电图也微弱的几近没有。

  周仙仙掀开被子看了看,凝眉沉思,我也不敢催她。

  “估计撑不到了,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马上让何笙箫从湛江赶来,让他睡在你身体旁边,每天午时、卯时、酉时给你灌输氧气,额就是人工呼吸……”

  “不行不行,你赶紧说第二个。”

  我这边两个冥夫都还没搞清楚呢,今天他们才为了救我身受重伤,我怎么能一转眼就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呢,绝对不行。

  再把笙箫给睡了,我这辈子估计就别想拎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