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8.恶鬼围城

058.恶鬼围城

  “第二个办法,就只有找宗昇帮你魂魄附体了,只是他好不容易才把你魂魄逼出来,你如果不去阴间帮他办事,他肯定不会帮你重回躯体。”

  我当然知道宗昇不肯帮我,原本我对去阴间很抗拒。只是今天看着秦慕琛和虞睿为了我伤成这样,心头难免歉疚。

  要是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就好了。

  “仙仙,你说我下去之后上来的希望大么?”

  “你疯了!”

  “我没疯,我就随口问问。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周仙仙知道我倔,她不吓吓我让我死心,我说不定就偷偷跑去以身试法了,无奈的叹息一声坐到床边。

  “进鬼门关,经黄泉路,必须要过奈何桥你才能进入冥府,你是要还阳的人,又不能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了奈何桥,只能从桥下的忘川河趟过去,忘川河水呈血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

  要想从忘川河里面过去,没点道行还真不行,而且生死簿由地府崔判官执掌。阎王爷提审鬼魂的时候又要用到生死簿查看,所有就算你过了忘川河也不一定能拿到生死簿,这么说有够清楚明白了么?”

  我整个人都懵了,这个宗昇说的也差太多了,宗昇只说过河,我当时完全没反应过来就是忘川河,还好之前耍了下小聪明,要是真下去了,这还上的来么?

  “这个办法肯定也是不行的,连剥皮鬼我都打不过,哪里敢去趟忘川河。”

  “剥皮鬼是什么东西。”仙仙听我自创的名字摸不着头脑。

  “已经被虞睿给吃了,去阴间肯定不行,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逼宗昇把我送回去!”

  ,

  “想什么办法?总不可能让老娘去施美人计吧。”周仙仙摸了摸头顶上的道姑丸子头。

  我白了她一眼,“你当宗昇瞎啊?”

  顿时病房内气氛轻松不少。光头听周仙仙这么说也不同意我下去,也抓着脑袋和我们一起想办法,可尼玛男人除了好色贪财,还有其他什么办法能抓他把柄的?

  “你差不多有三天的时间,从这里到湛江来回八小时,咱们前两天去蹲宗昇,要是实在不行。只能用剩下的时间把笙箫叫来了,到时候用他的阳气给你续命,就算你做一辈子魂魄都能保你不死。”

  “乌鸦嘴,我可不想耽误笙箫,那咱们走吧,先去沈鹤那了解了解宗昇这个男人。”

  我叫醒桃子,让她乖乖睡在我旁边保护我的身体,她很听话的答应了。

  沈鹤的病房就在我们隔壁,年纪大的人不容易睡熟,我们刚开门进去他就醒了,得知我们的来意,立即让人拿来枕头坐起身给我们细细道来。

  “宗昇是秦天弘朋友的孩子,大概在他七八岁的时候吧,他当副委员长的老爸被人举报勾结国外间谍。结果被枪毙了,他妈妈受了刺激脑充血死了,秦天弘就把宗昇收养了,还给他爸爸翻了案,听说刚刚才从国外回来,你们问他干什么?”

  “随便问问,那你给我讲讲秦慕琛吧。”

  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感觉仙仙朝我投来鄙视的目光,没办法,秦慕琛就像个木头不善言语,神神秘秘的我当然想了解他更多一点。

  这次帮了沈鹤大忙,沈鹤对我们感激,一点官架子都没有,有问必答。

  “秦慕琛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当检查官的时候惩罚了不少重大犯罪分子,他调查天海集团的时候很多人都劝他不要碰,可他就是不信邪,没想到就这么夭折了。”

  “听说他有个弟弟?”记布叉技。

  “他弟弟一直重病在床,听见过他的人说,几乎和秦慕琛长的一模一样。”

  说起秦慕琛一家,沈鹤脸色暗沉下去,说着说着突然感叹道,“当年和我秦天弘也是暗自较劲,处处都要一争长短,没想到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家就一败涂地,听知情人说秦家剩下的两口人也没多长时日可以活了,所以他们要我去害秦家,我怎么可能落井下石。”

  “让你害秦家?谁让的?黑熊精?”我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一有关秦慕琛我就不淡定了。

  “也谈不上是害吧,就是让我举荐一个人接替秦天弘的位置,自从秦慕琛死后秦天弘就病了,政委的位置无人接替,早晚要让出来,各种势力都在蠢蠢欲动,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主意到到我头上来了,老夫还没老到给人当枪使的地步。”

  政坛本来就这样,和演艺圈没什么区别,暗地里各种手段频频,只求上位。

  怪不得宗昇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复活秦慕琛,估计是想给秦家留个后报答秦天弘的恩情,而且秦慕霖就快死了,这也是他这么急切逼着我去阴间的原因。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活人百度百科,我又问了些天海集团的事情,天海集团就比较牢固了,外人知道的仅仅是花名在外的虞睿,还有就是董事长虞锦岳,挂名董事长虞锦天。

  除了佩服虞锦岳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手段和他的眼光之外,对于虞锦天,沈鹤也仅仅知道他的名字。

  又问了秦家详细地址,我们便告辞了,下楼之后正好天色蒙蒙亮,这时候去中阳宫西不那么引人注目。

  中阳宫东边和西边没什么区别,都是别墅群小区,我和光头是鬼,轻易耍点花样就把周仙仙弄进去了,等到了秦慕琛家的别墅,周仙仙突然把我们拦住。

  “好强的鬼气!”

  “是秦慕琛家里么?”会不会是慕琛?

  这一路上都在担心他,我好想快点进去看看他回家没有。

  仙仙猫着身子上前,我们跟在她后面,只见秦慕琛别墅门口守着好几个鬼,凭感觉道行都在光头之上,屋里亮着灯,估计宗昇设有阵法,他们不敢进去。

  “怎么办?咱们能进得去么?”

  仙仙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鬼魂,拿出道袍穿在身上,手里提着金钱剑把腰板挺直了,“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徘徊在这里准备伺机而动,只要宗昇敢打开房门,那些鬼魂就交给他了。”

  “这还不简单,只要我往那一站,他绝对会打开房门,留着我还有大用处,他绝对不会让我这么死了。”

  “还是不能大意了,你们跟在我身后。”

  于是,仙仙在前,光头在后,两人手里都拿着家伙把我护在中间,扶额,这样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我好欺负吧?

  我们刚走过去那些鬼魂就围上来了,他们一动,草里的蝈蝈都不敢叫了,见周仙仙穿着道袍,那些鬼个个面色狰狞,有个瘦吧拉叽的女鬼直接朝着我冲过来,被仙仙一脚踹飞了。

  有了前车之鉴,那些鬼魂不敢一个个上了,渐渐围拢,我们才发现房子背面的鬼魂也过来了,有种丧尸围城的既视感。

  等他们一拥而上就来不及了,我扯开嗓子喊起来,“慕琛!!宗昇!!”

  “擦,你还嫌鬼不够多,喊毛线啊!”仙仙偏过头就骂我。

  “大妹子别怕,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两个老子杀一双!”光头恶狠狠的说着。

  那些鬼就像是听见很好笑的笑话一般,讪笑过后脸色突然扭曲,长牙五爪就朝着光头冲过去,三四个一起扑上来,速度极快,光头砍了两下没看砍到,倒是被趴在他后背上的鬼一口咬住脖子,唰一声扯下一块肉来。

  “艹尼玛的,敢不敢和老子单挑!”

  光头怒了,反手抓住背后那只鬼就把他扯下来狠狠甩在地上,周仙仙金钱剑还未到,那个鬼灵活的一翻身,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