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59.男人的另一面

059.男人的另一面

  “你们小心些,这些都是游荡多年的老鬼,滑头的很!”周仙仙说完斩开我身边扑上来的恶鬼。

  他们两个成功的把注意力吸引了去,我根本打不过这些鬼,干脆一溜烟跑到秦家大门前想敲门,没想到手刚触到门板。就被强劲的法术震飞。

  门板上渐渐影现两个凶神恶煞的猛兽,“大胆恶鬼,还不速速退散!”

  擦,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门神!

  怪不得这些恶鬼都进不去。宗昇为了保护秦家真是煞费苦心,对这个男人稍微有那么点好感了。

  咱们外面这么大动静,按道理他早该听见了,为什么还不给我们开门,难道屋里没人?

  难道之前,他并没有成功把秦慕琛给救出来?

  想到这种可能我心底漏跳一拍,扯开嗓子大喊,“慕琛!慕琛你在么?宗昇,快把门打开!”

  “别嚎了,快帮忙!”周仙仙急的想骂人了。

  我赶紧过去帮忙,顺便把刚才被门神震飞的事情给仙仙说了,就算击退这些恶鬼他们没在家,咱们也进不去啊!

  “真他妈倒霉,下次碰见宗昇一定要找他要个电话号码,不然真的会死人的!”

  “啊--”

  光头又是一声惨叫,有几个个头矮小的鬼直接抱住他大腿就开始啃。气的他又骂又跳。

  这些鬼实在是太多了,前赴后继,我和仙仙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了,正商量准备撤走的时候,秦家大门哐当一声打开了,那些恶鬼比我们反应还快,全都扭曲着面孔朝门口那个影子飞过去。记布叉弟。

  站在门口的是宗昇,仅穿着黑色睡袍的他身材纤瘦修长,有点像那个动漫黑执事塞巴斯蒂安,只是此刻的他面色苍白的可怕,就连嘴唇都翻白了,显然是元气大伤的征兆。

  “接着!”

  周仙仙大叫一声,直接把手里的金钱剑给宗昇丢过去。

  别看他现在一副病秧子模样,身手可不弱,接过金钱剑动作优美的比划起来。有点击剑比赛的味道,出手快很准,三两下就把冲上去的恶鬼解决了。

  周仙仙都有些看愣了,刚才那一幕就跟幅画似的,印在周仙仙脑子里久久挥之不去。

  “还不快进来!”

  宗昇冷冷的声音传来,周仙先这才反应过来,拖着我就往屋里跑。

  光头身上还缠着两个鬼魂。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带着那两个鬼魂冲进来,被宗昇一并解决了。

  宗昇板着脸哐当一声把房门关上,冷眼扫过我门三个,就跟教导主任看着冥顽不灵的学生似的,摇了摇头放弃治疗直接进客厅了。

  周仙仙看着宗昇的北影忍不住用肩膀撞了我一下,“有没有觉得这宗昇好像变帅了?”

  我看了眼宗昇背影,冷的让人发瘆,瘦吧拉叽,有什么好看的,“我看没什么变化,除非你情人眼里出西施!”

  “呸呸呸,我可是道姑,仙风道骨。”

  “那你就别盯着他看了。眼珠子都要落人家身上去了,别忘了我们来干什么的,别被人家反施了美男计!”

  我学着宗昇的样子摇了摇头也走进去,光头跟在我身后还在骂骂咧咧,时不时又痛的倒抽冷气。

  宗昇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根本没管我们,巨大的房子里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三个恐怕都躺在病床上吧,要是换了别人,估计巴不得秦家人全死光了,倒时候这一切都是他的了。

  我四处看了看,没有感觉到秦慕琛的气息,但看他这么淡定,想必慕琛肯定是救出来了。

  “慕琛呢?”

  我一说话,宗昇怨毒的眼光就落到我脸上,砰一声放下杯子,“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差点就脱口而出我们来的目的了,我赶紧支支吾吾说道,“这里又不是你家,你这么凶干什么,我是来看慕琛的,他在哪,我想去见他。”

  “他现在不能见你。”

  “为什么?是不是他伤的很严重?”我又忍不住四下张望,可能是我头焦躁,能感觉到一丝秦慕琛的气息,却不能判断他准确的位置。

  “把他害成这样,你还有脸来见他?我要是你就去阴曹地府把他的名字划去。”

  说起这事我就来气,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老狐狸一样的男人,“地府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你说的和仙仙说的完全不一样,你也太高估我了,你觉得我能趟过忘川河?”

  宗昇视线落到周仙仙身上,从鼻息中发出一声讽刺冷哼,“你去过忘川河?”

  “我没去过,难道你又去过?”

  周仙仙说话明显底气不足,我擦,那丫的居然脸红了!!

  不是吧,我还指望她施美人计呢,她反到被人家迷的晕头转向了!

  “我也没去过,但我师傅去过,他曾经替人逆天改命让人死而复生,慕霖大限将到,这次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没想到因为你这个白痴女人逃跑坏了我的大事,还让慕琛去救另一个白痴女人差点魂飞魄散,连累我元气大伤,修为至少倒退三年,短时间内是没办法给慕琛做法了,而你,别想让我帮你重回躯体,就做一辈子鬼好了,等下次我需要你去阴间的时候再来抓你!”

  我擦,这人说话都不带喘气的。

  不仅是我,就连周仙仙和光头都听的一愣一愣的。

  第一次听宗昇说这么多话,没想到这个男人不仅毒舌还十分八婆,简直就是现代版唐僧顽固的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

  一时间,我们三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不容易才进来,我们可没打算出去。

  昨晚折腾一夜,宗昇现在还穿着睡袍,估计也是准备补眠,我干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累了,我要去睡会。”

  说完我就一个个房间去找,宗昇也不阻止我,难道慕琛没在家里?

  仙仙和光头如法炮制,这毕竟不是宗昇的家,他脸色再难看,外面全是鬼也不好赶我们出去,要是我真被鬼吃了,他连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仙仙和光头现在也不可能赶出去,他现在元气大伤,留着他们两也是个战斗力。

  宗昇站起身,“一楼有足够的客房,严禁踏上二楼!”

  说完还不忘在楼梯那里布下一个阵法,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等他身影一消失,我立即拖着仙仙到楼梯那里,“赶紧把阵法破了,我要上去!”

  仙仙估计也想上去看看上面有什么,专心致志的研究起阵法来,光头受了伤先去睡了,我门两个原本又累又困的人现在跟打了鸡血似的。

  约莫过了两个小时,周仙仙抹了把头上的汗,“你试试,你该可以了。”

  说完之后她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大骂一句,“艹了,老娘可是人,想上去就上去了,给你解什么破阵法啊,浪费时间!”

  她骂完蹑手蹑脚往楼上跑,我伸出脚试探了下,果然阵法解开了,无比兴奋的往楼上冲。

  慕琛,我来了!

  我上楼就没看到仙仙的身影了,这别墅挺大的,怕眼镜男在楼上放阴招,我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连开了好几个们都没有看到秦慕琛。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有间房里传来轻微的咳嗽声,我赶紧闻声过去。

  咳嗽是从转角的屋子里传出来的,轻轻一推那房间就开了,顺着门缝忘记去,秦慕琛躺在床上,我心头一喜,进去之后才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劲。

  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带着氧气罩,床的周围全是医疗器械,好几个显示屏分别显示不同的指标数据,其中有一个我认识,是心电图!

  这心电图有点不容乐观啊,跟我躯体躺病床上旁边那个一样,虚弱的都快成一条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