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0.爱的狂野

060.爱的狂野

  我轻轻把门关上走进去,估计这就是秦慕琛那个传说中的双胞胎弟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那一张几乎和秦慕琛一摸一样的容颜时,我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墨染的眉峰微凝着,长长的睫毛非常好看。只是帅气的面容有些苍白,两兄弟虽然长的一模一样,可气质却完全不同,秦慕琛眉宇间淡淡的忧郁让人心疼。

  带着氧气罩他也呼吸困难。我忍不住轻轻走过去,细细的打量他,突然他眼睛睁开了,吓我一跳!

  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触碰到人家的脸了,赶紧尴尬的收回手,还好我现在是魂魄,他看不到我,转身落荒而逃。

  “你是谁?”

  虽然这声音很微弱,但我还是听到了,回头只见他清明的眸子正落在我脸上,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能看到我?”

  “嗯。”他偏过头对我笑了笑,笑得有些无力。记叉长血。

  “你居然能看见我?”

  这秦慕霖看起来很随和的样子,我干脆走过去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他身上全是消毒水的味道,让我忍不住想起咱们殡仪馆处理尸体的时候。用的消毒水也是这个味。

  他就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盯着我打量,看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找点话题,“你哥呢?”

  “你是桃花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笑的更欢了,这下更是毫不避讳的端详我,良久之后点了点头,“听我哥说宗昇给他配了冥婚,没想到在我活着的时候还能看到大嫂。”

  这一声大嫂叫的我心花怒放,可偏偏这秦慕琛长的和秦慕琛一模一样,我在他面前老是会不由自主的害羞,一直偏着头呵呵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你挺可爱的,怪不得我哥会爱上你。”

  “他对你说的?”我赶紧问道,心跳速度砰砰加快?

  “我猜的。”

  秦慕霖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估计他也知道自己生命没有几天了吧,明明笑得灿烂。却让人隐隐觉得苦涩,因为身体的原因,和我没说了两句话就喘个不停,我赶紧让他休息。

  关上房门我长长呼出一口气,一想到宗昇要利用这么纯洁的慕霖,心头很不是滋味。

  这秦家别墅比沈鹤家别墅大多了,我又转了好几圈。终于在三楼的某个房间跟前感觉到了秦慕琛的鬼气,伸手附在房门上,我并没有直接推开,之前丢下他一个人离开,真不知道他被伤成什么样子了。

  我心头慢慢愧疚,正想着等会该如何面对他,没想到房门竟然咔嚓自己开了,吓得我一哆嗦。

  明明是白天,屋里去黑漆漆一片,依稀能听见男人粗喘的声音,像是隐忍着某种极大的痛苦。

  “慕琛……”

  我轻轻唤了一声走进去,刚一进门房门就砰的关上了,整个人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秦慕琛的气息扑面而来。将我狠狠包围。

  “怎么才来?”

  他的声音很粗哑,没什么力气,恐怕所有力气都用在双手上拥紧我了。

  真的是他,我差点喜极而泣,狠狠抱住他后背,把脸埋在他胸前,“慕琛,你伤的好像很严重?”

  “我没事……”

  他说完想把我抱起来,没想到身子跌跌撞撞,我们两个人一起滚到床上,他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样,喘个不停,但还是强势的把我扣在身下,逞强说道,“这个姿势正好。”

  这间屋子黑漆漆的,我只能隐隐看到他的身影,凭他的声音和气息来判断他是慕琛,却看不清他身上的伤口,猜想他一定伤的很重故意不开灯然我看见。

  “慕琛,我想看看你……”

  “以后再给你看,现在我想做点别的事情!”

  他说完俯身就吻住我的唇,粗重的喘息让人分不清他是强忍疼痛还是欲火焚身。

  或许他现在就像是一只战败的雄狮,不想让人看到他身上的伤口,我干脆闭上眼睛身手扣上他的后背,没想到手掌却触碰到湿漉漉的粘稠东西,指尖忍不住颤抖起来,应该是血。

  感觉到我不在状态,秦慕琛吻的更激烈了,伸手进我衣服里面狠狠揉捏,不给我任何时间去想其他,直接撕掉我身上所有的遮蔽。

  我闷哼一声,痛苦的拧起眉头,还未适应他就已经开始冲撞,狠狠咬着我的脖颈啃食着,疯狂如野兽。

  一开始我还在担心他的身体,可渐渐的我开始担心自己了,他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狂野过,我就像是只小兔子被他控在身下翻来覆去的折腾。

  “慕琛……停下……”

  那一波浪过一波的冲击让我仿佛置身大海漂浮不定,只能缠着他的后背和他一起翻沉在这炽烈的欲潮里。

  “桃花。”他唤得深情。

  “嗯。”我声调上扬。

  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可等了半天,他都没在说话,我才发现居然趴在我身上晕过去了,赶紧把他平躺到床上。

  回想刚才激烈的碰撞忍不住脸红心跳,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

  我打算开灯看看他伤势怎么样,没想到他抓住我手腕,强势一拽就把我拽到他怀里扣紧,粗重的呼吸在我耳边,“别走……”

  “我不走,我就想看看你的伤。”

  他又没声音了……

  明明像是晕过去了,可每当我想去开灯的时候他的手又会箍紧三分,最后我干脆放弃了。

  折腾一天按理说应该困的不行才对,可我现在心脏还在砰砰直跳,脸上又羞又臊的滚烫,这应该是他离开之后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吧,而且刚才他那么热烈,喊我名字那么深情,我心里头更加确定他是爱我的。

  我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可心头却跟做贼似的。

  尤其想到今天虞睿为了救我被秦慕琛伤成那样,在天海集团他们两个为了救我又被虞锦天打伤,我心头五味杂陈,还不知道虞睿最后怎么样了,我却在这里高兴,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甚至还想到了刚刚看见的秦慕霖,他的眼睛那么清澈纯洁,应该是我们这些人中最无辜的一个,如今却被卷进来。

  尽管他和秦慕琛一模一样,可如果琛真的上了他的身,我到底应该当他是谁?

  “睡不着?”

  秦慕琛突然说话,把我吓一跳。

  我深呼吸一口抬起头正好看见他完美下颚,踌躇半天我还是没忍住问出来了,“今天我走之后你们怎么逃出来的?……虞睿,他没事吧?”

  我害怕他发怒,说完赶紧把脑袋埋在他胸前等待判决。

  当我提到虞睿两个字的时候,秦慕琛身体明显紧绷了下,但很快放松下来,惜字如金的吐出三个字,“他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他两的关系改善了不少。

  没敢直接问,我只好采取迂回路线,“今天真是好险,要不是宗昇及时控制你挟持虞睿,可能我们全都要被虞锦天抓起来了,都怪我让你去,最后自己也没帮上什么忙。”

  说完我又想钻进他怀里躲着,没想到他扣住我下颚强迫我看着他,那瞬间我心都紧了,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含沙射影什么,该死的,自作聪明了。

  “连你也看出虞睿是故意被我抓住的?”

  额,他竟然没生气,我赶紧点点头。

  “那虞锦天肯定也看出来了,但你放心,他是虞锦天的儿子,虞锦天不会杀了他的,而且要不是他自作聪明把桃子带走让虞锦天利用桃子做诱饵,你以为我今天会那么容易被困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