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1.棺二代

061.棺二代

  “那虞睿岂不是很危险,虞锦天不会轻易饶了他的。”

  在海天集团的时候我亲眼看见虞锦天对虞睿出手,根本没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倒有点像是他仇人,一巴掌就能把他打吐血。

  一想着虞睿,我拳头忍不住收紧。秦慕琛感觉到我身体愤恨的颤抖,捏住我下颚的手也加重力道,“在我的怀里你还想着别的男人,看来是我照顾不周!”

  他说完翻身又压上来。我赶紧用手抵住他胸膛,“不要,你伤的很严重,还是休息吧。”

  要是秦慕琛在我身上出了什么事,宗昇一定会把我打的魂飞魄散。

  “你的意思是我不行?”

  “不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蛮横的冲进来,双臂有力的把我扣在身下展现雄风,把我的思绪瞬间打乱,只能随着他的节奏摇摆。

  等到他再次释放我才完整的吸进去一口气,浑身瘫软躺在床上休息,没想到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吓得我浑身一抖,本能就往秦慕琛怀里钻去。

  秦慕琛赶紧扯过被子把我身子遮起来,怒视门口那个黑色身影,走廊上有灯光,一下子就看清来人是谁。修长的身材,小平头,一副黑框眼镜下面的眼睛都可以吃人了。

  “宗昇你他妈找死!”秦慕琛怒斥,但明显有些中气不足,估计太累了。

  “我看你才找死,给你找了女鬼你不做,偏偏和这个女人做,浪费体力!”

  “滚!”

  秦慕琛暴吼一声,抓起枕头就朝宗昇摔过去。

  宗昇轻轻一偏就躲开了,冷眼看着秦慕琛怀里缩成兔子的我,两道冰冷的视线就像是利剑在我后背扎呀扎,如果视线能杀人,我估计被他捅死了。

  这宗昇也太特么奇葩了,就算要教训我们在门外不行么?

  居然把门踢开还大喇喇的看着,让我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觉得我以后再也不敢上二楼了,这种被人抓奸在床的既视感真不好受。

  宗昇还想说什么,秦慕琛已经怒的用法力把房门甩上了。

  我脸上一阵燥热,想起身下楼,秦慕琛圈着我不让我走,气的胸腔起伏却没说一句话,估计拿这个宗昇很头疼。

  “刚才他说给你找女鬼什么意思呀?”

  “怎么?还想来?”

  他恶狠狠的说了句。完全把对宗昇的气撒我身上了。

  我赶紧识趣闭嘴,缩他怀里很快就睡着了,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久,秦慕琛的房间里始终都是黑乎乎的,估计宗昇给他设法养阴,他后背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昨晚真把我吓坏了。

  秦慕琛起身,随便从衣柜里甩了件衣服给我穿上,然后带着我下楼。

  周仙仙看我穿的是秦慕琛的衣服,朝我挤眉弄眼,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眼角余光忍不住往秦慕琛身上瞟,这家伙今天起来后一句话都没和我说,又变得冷冰冰的了。

  宗昇也在客厅里。气色明显比昨天好多了。

  “把她送回身体去。”秦慕琛修长的身形停在宗昇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他,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命令。

  可宗昇偏偏不怕秦慕琛,还扬眉挑衅,“不可能。”

  秦慕琛当时就怒了,浑身鬼焰暴涨,双眼视线阴鸷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男人,“我说把她送回去!”

  他的声音非常恐怖,震的整个房子都嗡嗡抖起来了,一脸淡定的宗昇都神色复杂的看着秦慕琛,显然再挑衅他不是明智的选择了。

  气氛压抑到了极致,突然一声苍老的暴喝从二楼传来,“老子还没死呢!家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大小声了!”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裹着大衣的男人站在门口,苍老的面容依旧威严霸气,冷冽的视线一扫众人,让我大气都不敢喘,秦慕琛立即收敛身上的鬼焰,就连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宗昇的立即起身,恭恭敬敬的给那个男人行注目礼。记叉乒技。

  这多半就是秦慕琛的父亲,年纪和沈鹤差不多,沈鹤以前是军人,浑身散发出的是盛气凌人的霸气,而秦天弘则是不怒而威,即便是拄着拐行动不便的下楼,也让人不敢放松敬畏。

  宗昇赶紧过去扶着秦天弘,秦天弘走到秦慕琛跟前,不像虞锦天那样直接给自己的儿子甩上一巴掌,只是眼神微凝看着他,秦慕琛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去。

  突然,他凛冽的视线落到我身上,我吓的呼吸一紧。

  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一扫众人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双手扶在拐杖上,一排当家主人的风范。

  他能看见我,说明他也将命不久矣,突然好心疼慕琛,世上唯一的血脉至亲,要不了多久都要离开人世了。

  “你叫陈桃花是吧?”

  “恩。”我赶紧点头,视线游移不定,不敢去看他。

  “别害怕,你现在也算是秦家的媳妇,来,到爸这来坐。”秦天弘此刻就像是个慈祥的老者,脸上带着笑朝我招招手。

  这画风转的太快了,秦慕琛下意识就抓住我手腕。

  但他毕竟是慕琛的父亲,我现在是魂魄,他对我做不了什么,没想到他们两父子的关系这么僵,要是能帮他们调节一下就好了。

  我挣脱秦慕琛的手走到秦天弘旁边坐下,秦天弘就像是个慈父一样拍了拍我的手,“好,我们秦家没有选错媳妇,听宗昇说你已经答应帮慕琛复生,爸心里很高兴,只是不知道爸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

  秦天弘说的很诚恳,甚至苍老的眼睑中还泛着泪光,让我心底一阵难受。

  我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可怜天下父母心,都到了临死的时候还算计着为自己的儿子做点什么,至少这份父爱是伟大的。

  秦慕琛肯定知道他爸爸不是真心拿我当儿媳妇,正想上前把我拖走,我先他一步握住秦天弘的手拍了拍,“放心吧爸,你一定能看到的。”

  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周仙仙率先跳起来,“陈桃花你疯了?你就这么想当秦家的媳妇啊?!”

  宗昇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前一天我还抵死不从,现在居然答应了?

  “不行,我不同意!”秦慕琛阴沉着视线看着我。

  其实昨天晚上我就想过了,虞睿暗中帮了我们,虞锦天肯定不会放过他,连宗昇和秦慕琛加起来都对付不了虞锦天,那阎王爷总有办法收拾他了吧?

  我去一趟阴间,把秦慕琛和虞睿的名字涂掉,再把虞锦天名字打个叉,要是可以的话顺便把冥婚也给解除了。

  好吧,我想多了。

  但是,我是真的很想去一趟阴间,反正现在魂魄出窍,就当先去探探路好了。

  只有秦天弘一个劲的说好,让宗昇无论如何保证我的安全,还说如果慕琛顺利复生,他一定给我和慕琛举行风风光光的盛大婚礼,还说什么给秦家留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我当然不会相信他这些糖衣炮弹,等秦慕琛复活,他是官二代,我是棺二代,如果到时候秦天弘还活着,他肯定不会让我们在一起。

  秦慕琛脸色黑的不能再黑,把我拖起来就要上楼,我只好把他的手挣开,“慕琛,让我去试试吧,就算过不了忘川河,我也想亲眼下去看一看,万一我运气好呢?”我努力挤出一抹笑颜。

  “不行!”秦慕琛生气,捏的我手腕生疼。

  倒是周仙仙看出了我的想法,走上前安慰秦慕琛,“既然她想去看就让她去看吧,看了她也好死了这条心。”她这句话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对宗昇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