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2.阴曹地府走一遭

062.阴曹地府走一遭

  当然,我不可能白白就这么冒死去阴间。

  “要我下去可以,但不管结果如何,希望宗昇能帮我重回身体,留着小命下次还能在寻找机会。”就算宗昇不要挟我,我早晚也要下去的。倒不如趁此机会谈个条件吧。

  有宗昇和周仙仙一起起坛护法,安全系数也更有保障

  宗昇没有立即答应,倒是秦天弘立马就答应了,眼底的迫切恨不得宗昇马上开坛做法。记叉亚圾。

  秦慕琛一脸铁青。阴鸷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我壮着胆子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一边,反倒被他反手抓住手腕,“你到底想干什么?”

  “慕琛,你先别生气,听我解释好不好?”

  我挣了好几下才把他的手挣开,顾不得手腕上的疼赶紧给他解释,“宗昇太顽固了,就算你逼他他也不会把我送回身体,倒不如趁此机会和他谈个条件,我进去很快就出来,没事的。”

  “不行!”

  不管我说什么,秦慕琛就是不同意,倔起来简直和宗昇顽固的样子一模一样。

  好说歹说他最后妥协,但是必须要他陪着我一起下去。

  这可不是闹着玩,我是魂他是鬼。我下去还有上来的可能,他下去了鬼差会抓他吧?

  我只好让他在上面守着宗昇,不然我在下面有危险宗昇不肯招魂让我上来怎么办?

  嘴皮子磨破他终于同意了,等我们过去,他们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周仙仙面色凝重走到我跟前小声交代。

  “黄泉路上徘徊着一些从鬼差手里逃脱的恶鬼,你小心些,千万不能过忘川河,香快燃完的时候我会叫你名字,你要立即答应,等到这柱香燃完的时候你如果还没有回来,那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说完,她把点燃的香烛插到糯米碗里,然后有拿出一些开坛用的东西摆弄起来。

  估计下阴间的禁忌都差不多,宗昇那边么有什么要特别交代的。只是栓了一根红绳在我脚踝上,“到了阴间千万不能乱跑,特别是遇到熟人的鬼魂,就算是你父母也不能跟着去,不然脚上的红绳被扯断,当心阴差把你的魂收走了。”

  “嗯。”

  我点点头,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现在是鬼,没那么容易就死的。

  感觉秦慕琛的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我回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微笑,一想到这次下去是为了救他和虞睿,我胆子肥了不少,闭上眼睛深呼吸准备着。

  周仙仙和宗昇同时起坛做法,很快就在东南角方向开出一个黑洞,那个黑洞仿佛直达地心,阴冷的空气从里面吹出来,让我打了个寒颤。

  连秦天弘也是脸色大变,估计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在活着的时候能见到鬼门关。

  “进去!”宗昇命令。

  “仙仙快进去,小心点,除了我,任何人叫你的名字都不能答应!”

  昨天宗昇才受了伤。他面色有些泛白了,我看了眼秦慕琛埋头朝着黑洞飘了进去,一进去之后仿佛所有的光亮都隔绝了,倒不是漆黑一片,这里面混沌的就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天空,遮天蔽日让人看不到希望。

  隐约可见一条长满青苔的石板路,宽约两米,一直延伸到远方。

  我咕咚咽下一口唾沫,壮着胆子往前走,就当是来观光,看看情况就回去,等下次来的时候也好有个完全的准备。

  刚刚行了五十米的样子,突然一声乌鸦似的鬼叫,吓得我浑身一哆嗦,站定后细细听,耳边像是有人哈气的声音,那冷气几乎都吹到我耳朵上了。

  艾呀妈呀,这感觉不是一般的瘆人,我真想拔腿就跑。

  可那东西在我身后,我根本不敢回头,只能壮着胆子往前走,等到周仙仙叫我的名字,我应该就能回去了。

  关于阴曹地府阳间有不少传说,和这里面的情况大致一样,估计那些说法也是来过这里的人传出去的,因为能见到庐山真面目的人很少,所以大家便觉得那只是个传说罢了。

  书上说黄泉路大约有两百米,我看也像,不远处泛起赤红姿色,应该就是忘川河了,却没有看到奈何桥。

  估计人为打开的阴阳通道并不是真正的鬼门关,光是沿着忘川河找到奈何桥估计都要费些功夫,好在我不过桥,就去看看忘川河是啥样的吧,到时候看能不能带条绳索下来。

  我感觉自己都能看到忘川河了,可走了半天也没到,刚进来的时候我是用飘的,不知道是不是进了阴间的原因,感觉身子越来越沉,到最后走路都要喘了。

  “嘻嘻……”

  “呵呵呵……”

  身后传来两股讪笑声,我后背一阵毛骨悚然,赶紧闭上大口喘息的嘴仔细听着,果然后背传来两股子冷气。

  那东西竟然一直跟着我?

  确切应该算是我竟然一直驮着两只鬼,擦,怪不得看着忘川河近在眼前却怎么也到不了,难不成遇到阴间的鬼打墙了?

  那两个东西见我不走了,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交流,突然我感觉脚踝上传来冰冰的触感,好像有谁在解我脚上的红线,这下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可是老娘保命的东西,谁要敢动,我非撕了他!

  我埋头一看,正好撞上一张抬起头望着我的脸,一个脸上千疮百孔,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的小孩子正在解我的红绳,我想也没想飞起一脚就给那丑东西踹开了!

  那东西惊呼一声,我后背上的两个东西飞走了,身子顿时轻了不少,我赶紧蹲下身子把红绳系牢了。

  刚站起身想走,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陈桃花!”

  那声音由远而近,既陌生又熟悉,见我没反应,又叫了一声。

  好在周仙仙事前警告过我,我没理,直接朝着忘川河跑过去,都走到这里了,怎么着也得看上一眼再回去。

  “桃花!!”

  “桃花!!”

  是周仙仙的声音,我赶紧停下脚步,擦,时间到了?还是说又是有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

  我刚想答应来着,那原本叫我名字的声音突然变了,变成惊恐的呼喊,“快跑,再不跑就跑不掉了!”

  “逃命啊!”

  刺耳的声音响起又消失,一惊一乍搞的我心脏病都快出来了。

  仙仙说过黄泉路上有些从鬼差手里逃脱的恶鬼,该不是遇上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加快步子朝着忘川河走过去,这次很快就走到了,眼前一条就像是峡谷一般的深渊,深渊下弯弯曲曲一条熔浆似得河流,血色雾气弥漫上来让人忍不住后退两步。

  这忘川河恐怕和十八层地狱差不多,不能轮回的鬼魂被推进这里受罚,河水带着腐蚀作用,很多鬼魂被腐蚀得连头发都没有了,甚至有些已经失去人型,直接被腐蚀成了骷髅架子。

  好些被腐蚀得不成人形的鬼趴在河边上想往上面爬,刚爬上去一点,又掉下去,惨叫声哀嚎声此起彼伏。

  突然,又是一声瘆人的惨叫响起,听起来就像是我身后传来的一样,我赶紧回头,却没想到看见一个熟悉的影子。

  居然是虞睿!

  他怎么会在这里?

  好几个恶鬼正在围攻他,他身上血迹斑斑,西装已经被抓破好几道口子,而对付他的恶鬼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多,怎么会这样?

  我一担心,忘记宗昇给我说的话了,就算看见父母的鬼魂也不能跟着走。

  等我想起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追着他们跑过去了,眼看着有个恶鬼想要偷袭,就算知道眼前的虞睿可能是假的,我还是奋不顾身的冲过去,一脚把那个恶鬼踹开。

  “桃花?”

  “虞睿?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