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4.原来是个宝贝

064.原来是个宝贝

  秦天弘盯了我半天,最后吐出一句送我回去,大家才松了口气。

  宗昇立即开坛准备给我做法,就在这时候,楼上传来一阵刺耳的报警声,那声音尖细迫切。就跟催命似的,秦慕琛最先反应过来,身影一闪就不见了。

  秦天弘就像是大祸临头一样脸色刷白跌坐到沙发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拄着拐杖往楼上跑,宗昇赶紧扶着他上楼。

  我和仙仙对视一眼,大致猜到出什么事了。

  之前和秦慕霖聊天的时候就发现他说话随时都会断气似得,没想到这么快就撒手离开了,我想上去看看他,被仙仙给拉住了,“你还是别去了,这是他们家的事,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他家儿媳妇了?”

  “我不是那意思,秦慕霖我见过一面,我只想去送送他。”脑子里全是秦慕霖那双纯净的黑瞳,就算是个不相干的人,也会为他感到惋惜吧。

  除了偶尔能听到秦天弘捶足顿胸悲切声之外,宗昇和秦慕琛不发一语,我们一直在楼下等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光头暴躁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我估计他想骂人,但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只能规规矩矩的等着。

  我们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宗昇下来了,双眼有些红,怨毒的看着我,就跟是我杀了秦慕霖似得。

  “你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现在送你回去。”

  “恩。”

  我点点头坐到沙发上闭上眼睛,秦慕琛肯定不会出来送我了,我只是有点担心秦天弘,他年纪大了还病着,要是再一口气没上来,慕琛能承受得住么。

  秦家的空气中都有股莫名的悲切,宗昇估计也想早点把我们送走然后处理秦家的事情。当即给我做法,耳边又传来招魂的铃铛声,好像夹杂着我妈的声音,我努力想要听清楚,意识却逐渐空白。

  飘渺之中我好像看到了秦慕琛,不对,应该是秦慕霖的影子。他正对我笑着,叫我嫂子。

  身体慢慢变重,浑身疼痛让我忍不住皱眉,眼皮被人蛮横的撑开,紧接着一道刺眼的光芒照在我左眼上,我本能用手去挡,把什么东西打落了,那光亮也消失了。

  我眯着右眼想看看什么情况,只见周围一圈医生和护士围着,其中一个白大褂捡起手电筒拍了拍,满脸怒气,“这床谁负责的?”

  “我……”其中一个跳出来,见鬼似的瞟了我一眼。

  “滚去重新实习。”

  那白大褂吼了一声就怒气匆匆的走了,所有人也都迅速退出去。只有刚才那个被骂的医生皱着眉头走到我跟前,看了我半天,“没道理啊,明明已经脑死亡。”

  “你才脑死亡!”

  我声音沙哑的更鬼叫一样,把那个医生吓了一跳,听我能说话终于相信我正常的,又看了啜了句艹尼玛的活见鬼了就离开了。

  桃子在旁边乐个不停,铺上来把我抱住,“妈咪你终于醒了。”

  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乖乖的守在这,我摸了摸她脑袋,“桃子乖,这两天有发生什么事情么?”

  “没有,就是你这样一直不醒来,那些人说你脑死亡了还是什么的,通知到殡仪馆去了,估计姥姥快来了。”桃子皱着小眉头想着,完全没注意到我脸色刷白。

  我忘了自己受伤严重了,本能想爬起来,没想到一动就浑身疼得想死,没办法只好大叫,“有人么,快点进来一个,救命啊!”

  最先冲进来的是持枪的当兵的,一看我醒了也是震惊不已,愣在那里。

  “你们委员长搞什么啊,有他在这里还用通知我家属么,你们怎么知道我家人信息的,谁把我给人肉了?”我沙哑着嗓子说了一通,那个当兵的都不知道该先回答我哪一句了。

  “委员长去中部视察去了,医院也没问我这个,直接从你身份证上知道你家的吧。”

  我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穿的病号服,之前的裤兜里有我证件,这国都医院也太负责了。

  之前扯谎去周仙仙家摔断了腿,这次要是被我妈看到我伤成这样,还不心疼死啊,估计以后都不敢让我和仙仙出去了,最可怕的不是这个,是我现在动弹不得,我真害怕她们把我红衣一裹,直接同何笙箫一起送入洞房了。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门外想起我妈心急火燎的声音,“妞儿啊,我的妞儿在哪啊!”

  我赶紧让当兵的出去守着,谁来了也不准开门,可我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周仙仙,周仙仙在门外碰见我妈就跟见了亲人似得热络,一个劲说我就在这里面呢,好在当兵的蛮听话的,就是不给她开门。

  我还算漏了一个葫芦娃,当我看见葫芦娃出现在门后的时候,就知道已经完了。

  果然门一打开,一大票人冲进来,不止是我妈,连我爸都来了,最后一个眼神着急的帅哥,那不是何笙箫么?

  我赶紧用扯过被子把脑袋捂上。

  “让医生立即给我家妞儿转院,转最好的医院,老子绝不相信妞儿脑死亡。”我爸抓住一个小护士一通吼,把人家给吓得。

  “陈叔你别急,桃花没事呢,不信你看!”

  周仙仙过来一把把我掀开,我妈看我脑袋脖子缠着绷带眼泪哗啦哗啦就下来了,“怎么伤成这样了。”

  我爸上前瞄了我一眼松了口气,“没事,不是脑死亡就好。”

  何笙箫没说话,看着我眼神复杂,桃子估计第一次看到何笙箫,悄悄在我耳边说道,“妈咪,这个大哥哥是谁啊,长得真好看。”

  一大群人在我耳边叽叽咋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病人需要休息。”

  周仙仙终于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咂咂嘴,把我妈和我爸弄去医生那里了,病房里只剩下何笙箫居高临下看着我,眼底的心疼让人不敢承受。

  “没事,就是和仙仙去抓鬼,不小心摔了。”

  “等可以出院了就回家吧。”

  千言万语化成几个字,老妈和老爸一起来,我想不回家都不行了。

  给我整理东西的时候裤兜里掉了一个东西出来,居然是何笙箫给我的那块玉,刚给我的时候色泽明亮,现在已经变得浑浊不堪,仿佛有股邪气入侵。

  “你怎么不带在身上?”

  “我带了,”估计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取下来的。

  仙仙进来正好看到何笙箫手里的那块玉,眼睛一亮就夺过来,“天啊,这不是玳瑁么,笙箫你哪里来的?”

  何笙箫显然也不知道这块玉是玳瑁,连忙问玳瑁是什么东西,周仙仙赶紧解释,玳瑁是一种千年难见的辟邪神兽,这块看似玉一样的东西,是由玳瑁经血凝聚而成,有净化邪气的功效。

  鬼气也是邪气,估计这玳瑁在我身上吸收了不少秦慕琛的鬼气,所以变得浑浊了。

  周仙仙把绳子重新系好挂在我脖子上,“赶紧带上,暂且算你逃过一劫了。”说这话的时候她贼兮兮的瞟了眼何笙箫,我瞬间懂了。

  估计有这东西在身,就算不用和笙箫一起睡,也能除去一些我身上的鬼气吧。

  我们这边收拾好,老爸老妈那边已经从医生那里回来了,带了两个医生来给我检查一番之后才放心,大致是我再躺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

  老妈很想留下来照顾我,可家里突然打来电话,说咱们殡仪馆修墓地的工人死了两个。记休找巴。

  我老爸当时就跳起来了,“搞什么东西,修个墓地能死两个人,这还不得赔一百多万啊!”

  我也纳闷,修个墓地又不是挖隧道,哪那么容易死人啊,而且还一次死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