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5.往死里作

065.往死里作

  和周仙仙对视一眼,她也觉得有点不正常,“陈叔,你问问他们是不是挖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这事有蹊跷。”

  我老爸是见过鬼的人,也不用再给他多解释。他立即立即回拨过去。

  没想到刚刚才挂断电话竟然变成了无法接通,一连拨了好几个工人的电话都无法接通,老爸脸都白了,拿着电话颤抖嘴唇。“没这么邪门吧,老子开殡仪馆都三十多年了,今年咋怪事特别多呢?”

  “爸你赶紧回去,联系其他工人这几天不用开工了,工资照算,让他们都在家别出门。”

  才刚离家就出了这种事,好些工人都在我们家干了十多年了,我妈心肠好都把他们当家人,她也坐不住了,想回去看看,周仙仙肯定是要回去的,结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何笙箫。

  “那我留下来照顾桃花吧。”笙箫勉为其难,但我觉得他心里一定在笑。

  “不用,我也一起回去吧。”

  我强忍着疼痛撑起身,魂魄回归身体之后,我体内的鬼气又帮我通了通气血。现在已经比刚才好多了,只是一起来就感觉两肋的地方胀的很痛,不过还可以承受。

  “你起来干什么,医生说你至少要住院七天才行。”

  我妈不乐意想来摁我,何笙箫反倒把我扶起来,“桃花想回去就让她回去吧,刚才医生给检查的时候我也听到了,没什么大碍,她这种情况是气血受阻,少量运动对她身体恢复是有好处的。”

  何笙箫是医生,听他这么说,我爸妈总算同意了,他们心底也很想我一起回去。

  一起走出病房的时候我感激的看着何笙箫,用只能我们两个听到的声音说道,“刚才谢谢你。”

  他先是一愣。随即露出那太阳般温暖的招牌微笑,伸手在我脑袋上揉了揉,“我说的是事实,医院就是喜欢小题大做,说好听点是为病人着想,说不好听就是赚钱,你刚才那间病房至少一千块一天吧。”

  又揉我脑袋。我现在可是病人,我提起拐杖就朝他戳过去,被他灵活的躲开了。

  沈鹤去了外地不用再去给他道别了,我让门口当兵的代我像他转达谢意,我们驱车直接上了高速,看着越来越远的荣京,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次一走,下次见到慕琛的时候,他会不会已经变成秦慕霖了?

  我只是勉强能走动,一上车没多久身上就痛的不行了,赶紧去后座躺着,没想到躺着躺着就睡着了,感觉到有人在抱我。我猛的睁开眼睛,何笙箫的脸近在眼前,“醒了?”

  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我们刚到家门口,他们看我睡得熟没叫我,让笙箫把我抱下来。

  我赶紧从他怀里跳下来,忘记身上还有伤了,疼的我呲牙咧嘴的。记休乒才。

  “我只想抱你进去,你至于么?”

  何笙箫无奈的笑了,摇着头往屋里走去,我一瘸一拐的跟在他身后,撅了撅嘴,“至于,男女授受不亲,我是有冥夫的女人。”

  家里院子里围满了人,笙箫也懒得和我顶嘴,大步走到我爸妈身边,一起面对满脸愤怒的工人家属,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这些人反映也太激烈了点,就算是在我们这里帮工出了事情,我爸妈又没在家,怎么也不应该这么凶神恶煞的质问吧。

  仙仙看见我进去了,跑过来拉着我就要出去,没想到那些家属也看见我了。

  “她回来了!”

  “快,那个女人想跑!”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原本围着我爸妈的家属们统统跑过来把我围起来,他们中有两个逢年过节还给我们家送东西,关系好的不得了。

  “张婶,刘梅,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先进屋吧,进屋慢慢说。”

  “我们不进去,谁知道你的冥婚的鬼男人在没在里面,你赶紧让他把我老公还来!”张婶叉着腰跟祥林嫂似的,看着我眼神毒辣,说完还吐了口唾沫,说我不要脸。

  我浑身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僵在那里。

  天底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平时他们知道了估计也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有人死了,有人失踪,他们难免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怪在我头上。

  “桃花,我老公也失踪了。”陈梅怯怯的说着,估计被吓到了。

  她是我同学,平时在学校老实巴交的,但凡热闹的地方都不喜欢沾边,这次估计是被谁给一起窜动来的,她老公是我小学同学,也在我家帮工。

  “你们先别着急,先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好么?”

  “不着急?”张婶脸都扭曲了,指着我鼻子就破口大骂,“不是你老公失踪你当然不着急,嘉旺是我家的顶梁柱啊,不见了,在你们家里帮工的工人都失踪了,不是你们冥婚遭了恶鬼,是什么!!”

  大家情绪被张婶带动起来,都开始骂骂咧咧说话不好听,我能理解他们,可他们根本不听解释上来就要人,我上哪去给他们拿?

  周仙仙叉着腰挡在我跟前,“你们瞎逼逼什么呢,桃花刚回来,等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先报警吧。”

  “早就报警了,你们就等着警察来吧你们的殡仪馆封了吧。”

  我爸一听要封我们的殡仪馆,沉着脸上来就大吼一声,“都别说了啊,他们在这里帮工不是一两天了,你们摸摸良心说,我们殡仪馆对他们怎么样?我今天早上走的时候都还好好的,回来就成这样了,老子找谁说去?”

  我老爸嗓门大,一通吼让那些人全部闭嘴了,我妈趁机上来打圆场,总算把大家安抚下来。

  张梅老公是回去之后才失踪的,她无意中听到刘恒说挖到了什么宝贝,晚饭后出去就再没回来,报失踪没到24小时警察不给办理,因为太担心就和大家一起来了。

  其他人的情况大致和张梅老公差不多,确定死了的两个是市里来的工头李木和他的侄子李洪,这两个不是咱们殡仪馆的人,咱们殡仪馆的五个工人全是失踪。

  果然和周仙仙推测的一样,挖到什么不该挖的东西了。

  我就不明白了,修个墓地能挖到什么。

  “爸,你这墓地咋修的,有施工图么?”

  “当然有,我花了大价钱从市里请来的指挥施工。”

  老爸说完就回屋找去了,我妈还在给那些人道歉说好话,何笙箫站出来,“你们先回去四处找找,这才失踪半天多,没准去了什么地方,或者说已经回家了什么,明天等警察来了你们再过来。”

  大家一个地方的人,都认识笙箫,他读书最多,加上平时最老实本分的何叔作保,大家总算是先回去了,只是临走的时候不忘骂两句,多是说我冥婚的事情。

  还说我伤成这样一定是遭了报应,等找到了男人,再也不来我们家帮工了。

  虽然知道她们说的是气话,可还是忍不住难过,估计我明天就会成为十里八乡的饭后闲谈了,人长大了就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没脸没皮了。

  “桃花你别往心里去,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事情都还没搞清楚就来闹事。”

  “没事,去看拿图纸,咱们去一趟墓地吧。”

  老老爸拿着图纸坐在灵堂里发呆,估计他在惋惜他的殡仪馆吧,要是失踪的那些工人都找不到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咱们殡仪馆真的开不下去了。

  我走进去把他手里的图纸接过来,当时就傻眼了,摊着图纸在我老爸面前,“爹啊,你修墓地还是修地宫啊,你就使劲作吧,把我们这一家全作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