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6.牺牲色相

066.牺牲色相

  图纸上哪里是墓地啊,简直就是地下商场,还三层呢,三层十多米了,这挖下去谁知道会挖到些什么!

  老爸把图纸抢回去,跟宝贝似的叠起来。“你懂个屁,地只有那么宽,不往下发展怎么行,爸可不是为了自己。等殡仪馆传到你这一代,你下一代,那得埋多少人,不挖深点怎么够用。”

  “桃花你别说了,咱们先去墓地看看。”

  我都懒得说我爸了,回房间拿了电筒和仙仙一起去墓地,何笙箫也跟在我们后面。

  说是墓地,其实就是一片伐的光秃秃的白桦林,墓地还没建好,老远就看见好几台挖掘机歪歪斜斜的摆在山坡上,还有两个类似钻井用的塔台,周围有一圈警戒线。

  我走得比较慢,光头等不及了,先飞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四处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才刚刚入黑周围就升起了白茫茫的薄雾。连空气都跟着冷下来,这种意境有点像之前岭南的那个养尸村,我咕咚咽下一口唾沫,连阴间都去过了,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

  “大妹子快过来,这里有个洞!”

  听见光头在喊,我们都顺着声音望过去,可就是这瞬息之间,光头不见了,到处都没看到他的影子,我试着喊了两声,没人答应。

  “咋回事?”

  “不知道,上去看看!”

  周仙仙快步走到前面,直接去了拉着警戒线的塔台那里,我和秦慕琛上去的时候她蹲在地上用手电筒往下面照。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觉着有股阴风从里面吹出来。

  “应该是个墓地,这里有根绳子,有人下去过了。”仙仙说完烧了一张符纸扔下去,符纸燃完了都还没见底。

  “怎么办?光头该不是掉下去了?”

  我想也没想就对着洞口大喊光头的名字,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钻进我的鼻息和口腔。差点没让我吐出来,“咳咳……下面估计是乱葬岗,太臭了。”

  “下去看看吧!”

  周仙仙说完就把电筒含在嘴巴里,身子已经钻进井口大小的洞里去了,我赶紧把她抓住,“下面邪门的很,咱们明天再去吧。”

  “不行,我太好奇了,我控制不住了!”

  说完,周仙仙直接顺着绳子滑了下去,留我在风中凌乱,太好奇这也算是理由,她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好奇害死猫啊!

  没办法,我和笙箫也只好顺着绳子滑下去。

  到了底才发现这片白桦林下面简直就是个地宫。说话声都要回荡好久才消失,周仙仙不知道哪里捡了个火把点起来,借着昏暗的火光能大致看清整个洞内的情况。

  整个洞是用凿好的石砖砌成的,地上摆放着粗陶瓦罐,看上去年代久远,刺鼻难闻的味道从另外一间屋子传过来,周仙仙已经寻过去了,我赶紧跟上,进去之后差点没亮瞎眼,一副棺材摆在墓室中间,棺材周围全是黄金!

  擦,住在这里二十多年了,要早知道这里有这么多金子,还开什么殡仪馆啊,我早成了千万富翁了。

  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些金子想着,突然后背传来一层凉意,毛骨悚然的我赶紧甩了甩脑袋。记休扔巴。

  那个石棺上面刻着看不懂的符文和咒文,厚重的棺材板被人推开一条缝隙,腐臭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周仙仙点着火把朝里面瞧了瞧,突然眼睛一瞪,“是个女人!”

  我赶紧过去看了看,果然是个女人,应该是女尸才对,尸体应该是被处理过的,都放干了还没烂成骨头架,衣服沾黏了尸液贴在她身上,干了之后都凝在一起了。

  她身上穿戴这不少金银首饰,身边还放了不少,一张泛黄的纸片上写着我们看不懂的文字,只认得林思思三个字,好像是这尸体的名字。

  女尸嘴巴张开着,空洞得能看喉咙里面去,有点渗人。

  周仙仙细细观察了半天,来了句,“这女尸嘴里应该有东西才对,恐怕被李木他们拿走了,你看她棺材里面的这些首饰,歪歪扭扭,肯定被人翻动过。”

  “会不会因为拿了这个女尸的东西,她跳起来害人了?”

  “试一试就知道了。”

  周仙仙说完直接把女尸脖子上的项链扯下来,我都看傻眼了,“你疯了,待会她真跳起来怎么办,我现在这副样子可帮不了你什么!”

  “怕什么,把她弄出来正好问问其他人都被他弄到哪去了。”

  周仙仙刚刚说完,整个洞内的空气骤然变冷,她身后猛扑出来一个白影子,周仙仙眼睛往后一瞟,身子迅速敏捷往旁边一偏,那个女鬼扑了个空,直接在空中旋转两圈之后落在棺材板上。

  白衣翩翩,长发飘飘,眉清目秀姿色倾城,巴掌大的小脸面容冷峻,就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聂小倩,我都看呆了。

  实在是太美了!

  “我的美人!”光头紧跟着从墙壁上钻出来,看也没看我们一眼,摇着尾巴就扑倒那个女鬼脚边,抓住人家的小脚摸呀摸,被人家一脚给踹开了。

  踹人的样子也是美爆了,不仅是我,连周仙仙都看愣了。

  “把东西放下,本小姐可以饶你一命!”她的声音很冷,但却清脆动听,一点都不像我们之前遇到的那种凶鬼,估计是死了太久,以前的朝代对女人的要求比较严格,眼前这个怎么着也是个大家闺秀。

  周仙仙回神了,把手里的项链直接丢回棺木内,那个女鬼只是说了句,“你们走吧,再敢来扰我清净,杀无赦!”

  她故意装出很凶的样子,可因为长的太清秀了些,一点都不吓人。

  而且她不是一上来就咬我们什么的,我对她也没那么害怕了,壮着胆子问,“今天这里死了两个人是你杀的么?”

  “敢拿我的东西,该杀!”

  “那其他人呢,你把他们都杀了?”

  “我……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赶紧滚!!”那个女鬼就像是养在深闺里的小姐,见到生人不敢多说话一样,没说两句就凶起来,长袖一甩朝我震出一阵劲风。

  “小心!”

  何笙箫闪身挡在我身前,那阵风撞在他胸口上,直接把他撞飞出去,眼看着就要撞到石壁上了,突然飞出一条白绫缠在他腰上,把他给拉了回来。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出手的白衣女鬼,等何笙箫站定之后,她立即收回白绫,还把身子转了过去,“你们走吧,我不想杀人!”

  我刚才可能没看清楚,可周仙仙看清楚了,咱两对视一眼立即确定了心中猜测,这女鬼刚才看见何笙箫竟然脸红了!

  周仙仙走到何笙箫跟前,“你问问她,剩下失踪的人都哪去了?”

  何笙箫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听话乖乖问道,“小姐,今天那些人全都是无意冒犯,你能告诉我们他们哪去了么,他们的家人现在正在找他们。”

  何笙箫是个典型的暖男,语调柔和,声线磁性,一说话那个白衣女鬼身形明显颤了下,矜持了好半天才说道,“他们不仅想拿我的东西,还……还亵渎我的画像,我把他们困在鬼打墙里面了。”

  周仙仙又戳了笙箫一下,笙箫赶紧说道,“能请你把他们放出来了么,他们没有恶意的,可能……见到小姐之后惊为天人,一时请不能自已(yi)。”

  何笙箫说着愁眉苦脸的望了我一眼,我赶紧把脸别开。

  色相什么的,该牺牲的时候就要牺牲。

  “那你……觉得我美么?”白衣女鬼估计完全忘了自己是只鬼了,两手放在身前绞着手绢,俨然一副害羞的大家小姐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