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69.残忍杀害

069.残忍杀害

  “我靠,城里人真会玩!”周仙仙兴奋的大吼一声。

  擦,她不是号称自己是道姑仙风道骨么,我才发现她居然对这种淫靡的事情十分热心啊,而且还喜欢偷窥。

  我们莽撞穿墙进去正面落在冯岳峰对面,他原本正把玩着美女的大腿听汇报。突然眼色一冷扫过来,我哆嗦了下,“仙仙,他能看见我们?”

  “看不见。”

  周仙仙说完大胆的飘过去。我只好赶紧跟上,不知为什么,总感觉冯岳峰的视线似有若无的停留在我们身上,仙仙已经飘到冯岳峰跟前了,凑上前看了看,还夸冯岳峰怀里的女人波大。

  “老大,刀疤在明溪开了间地下赌场,不知道从哪找了些国外雇佣兵过来,现在已经越发壮大居然敢挑衅我们了。”

  “哦?一个小小的刀疤也敢挑衅我们?处理了!”

  冯岳峰不急不慢的说着,好似心思已经没在开会上了,他的手下一直在汇报近来帮里发生的大事,他们这个帮会叫什么黑龙帮,电影里倒是听过青龙帮,黑龙帮头一次听见。

  周仙仙晃了一圈,吐槽了声没劲就往楼下飞去,我赶紧跟上。“周仙仙丫的回来,他们马上就结束了。”

  我们下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领班模样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急匆匆的往楼上跑,到了会议室门口连喘气都顾不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使劲敲门,“老大,出事了。”

  听说出事了,我忍不住顿了顿,房门打开,张檬伸出脑袋本想发难,看见女人之后眉头一皱,“红敏,什么事?”

  “郭东明把学生妹给玩死了。”

  “郭东明?那个变态不是已经禁止出入王朝了么?”张檬侧身出来然后把门关上,显然这点小事不用惊动里面正在开会的老大了。

  那个叫红敏的女人急的快要哭了,赶紧解释,“是用的他朋友的卡。几个人一起来的我没细看,哪知道他会混进来,怎么办,老大一定会杀了我的。”

  “没事,不就是死个学生妹么,我去处理下就行了。”

  张檬说完往下面走,红敏跟在他后面。

  我擦。人都死了还没事?

  这可不像我们殡仪馆施工出事是被毒死的,这可是被玩死的啊,如果刚才周仙仙看见的学生妹是真的,那这些孩子顶多也就十六七吧,虽然她们自己不爱惜自己,但也不能被人这样践踏。

  我飞快的冲下去,正好碰到周仙仙火急火燎的飞上来,“我槽你还在上面干啥,陈依死了,你赶紧看看去,我先就说看见你妹妹了,你偏不信,这下好了!”记冬坑扛。

  我脑袋嗡一声就爆炸了,赶紧跟在周仙仙身后飞下去。

  出事的房间在三楼。房门已经关上了,有两个黑西装男人守在外面,我们只好穿墙进去,周仙仙一直在我耳边说话,说她是怎么发现陈依的,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当进入房间后我整个魂都软了。

  张檬他们也进来了,打开房门没注意踩到了个扔在地上的套套,飚的一声,肮脏的液体喷出来溅了一地,带着让人恶心的味道。

  陈依稚嫩的身体啥也没穿白花花的躺在床上,身上到处都是淤痕,头发散乱嘴唇高高肿起,也不知是被人啃了的还是扇了的,纤细的脖颈上还缠着一条皮带,一只手被手铐靠在床上,有几个变态专用的器具还摆在旁边。

  最触目惊心的是她的两腿中间,那地方还在淌血,鲜血沿着两腿蔓延,白色床单染红了一大片,到处都是那种令人恶心的粘液,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

  陈依死不瞑目的圆瞪着双眼,样子非常恐怖。

  整个房间就只有陈依的尸体,那些男人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张檬进来大喝,“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裹起来!让周伟他们扔到海里去。”

  “不要!”

  我下意识大喊一声,可张檬根本听不到我说话,我赶紧飞上去重回身体,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站起身就想往下冲,没想到腿盘太久麻了,刚冲到门口就摔倒了,正好扑倒在一个男人怀里。

  是冯岳峰,他看我满脸泪痕,连问我怎么了。

  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背后居然干这样的勾当,我想也没想一巴掌拍过去,被他抓住手腕狠狠吼,“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我妹妹死了,你们这个吃人的会所,里面全是变态!”我想起陈依刚才的样子,情绪有些激动,就算她不是我妹妹,一个十七八岁的学生,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冯岳峰还不知道这件事,拖着我的手就往外走,“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们下去的时候张檬他们正好裹着尸体抬出来,一看冯岳峰从电梯里走出来,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老大,你怎么来了?”

  “怎么死的?”

  冯岳峰声音很冷,眼神更是阴鸷中带着狠戾,身上那种老大威慑力让人颤抖。

  张檬本想给那个叫红敏的女人掩饰,如今已经瞒不住了,只好支支吾吾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但是他只说是客人弄死的,没有提那个叫郭东明的名字。

  “是郭东明干的,还有他的朋友,张檬你为什么不说!”

  周仙仙下来正好见我情绪激动,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肩膀。

  冯岳峰一听郭东明三个字脸色一冷,狠狠一巴掌甩在红敏脸上,那张美丽的脸蛋瞬间高高肿起,红敏吓的赶紧跪到地上,“老大饶命,郭东明已经被取消资格,是他朋友偷偷把他带进来的。”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把王朝交给你打理,你就是这么打理的?一次就算了,居然弄出两条人命,你存心不想让我走白道,又要把我逼回黑道么?”

  “呵,你这也算是白道?”那什么样的才算是黑道?

  很快冯岳峰就让我知道什么是黑道了,冷眼看着地上的女人,“拖下去喂鲨鱼。”

  “老大不要,老大饶命啊,老大你看在红敏伺候过你的份上……”那个红敏话还没说完就被拖下去了,擦,居然是冯岳峰的姘头,怪不得能打理王朝。

  只是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她,我拉了拉冯岳峰,“不要再弄出人命了,她监管不严,罪不至死,报警吧,让警察抓住那个叫郭东明的禽兽。”

  冯岳峰瞥了我一眼,“报警?我的地盘警察也敢管?”

  “你很能耐是不是?能耐你去把郭东明抓了喂鲨鱼啊,你在这里为难一个女人有什么用?”我正在气头上,说话不经大脑,对着冯岳峰乱吼一通,把张檬和红敏都吓傻了。

  我说完也有一点怂了,但吐出去的口水哪里有咽回来的道理,反正我死了也会变成鬼,还怕他一个黑道?

  有那么瞬间我真以为他会杀了我,但冯岳峰只是狠狠的盯了我两秒钟之后转身看向红敏,“把尸体收拾收拾,给家属送回去,再给一笔钱,这件事情要是没处理妥当之前,别让我在看见你。”

  “是是,谢谢老大,谢谢。”

  红敏千恩万谢从地上爬起来,这应该算是我救了她吧,可我怎么她看着我的眼神带着一股子阴狠呢,难道是因为我叫了冯岳峰下来阻拦了她毁尸灭迹?

  如果真是这样,我有点后悔自己多嘴了。

  张檬也没什么异议,冯岳峰转身朝电梯走去,“上去聊吧,你不是找我有事么?”

  我有点没明白过来,赶紧跟上去,“你什么意思,我妹妹的事难道就这么结了?我妹妹才十七岁,家里只有她一个独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