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70.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070.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你想让我怎么解决?知道郭东明是谁么?!”

  “我管他是谁,我又没让你去杀人,你帮我报警吧。”我走过去在沙发上做下,周仙仙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档子事,脸上的兴奋也消失了。

  这事我和周仙仙都不好出面,当年因为我爷爷把殡仪馆传给了老爸。四伯家什么都没捞到,我们两家人基本断绝来往了,我家修墓地才刚死了人,村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要四伯知道陈依死在我面前,肯定会怪在我头上。

  这事也真怪我,我当时要是进去确认一下,把她叫出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郭东明是市长的儿子。他玩死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报警没用,你要真想给你妹妹报仇,给我点时间,我帮你把他处理了。”

  冯岳峰说完靠在椅背上看着我,人命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可我要的是凶手得到惩罚,要的是法律给四伯家一个交代,不是要他去杀人!

  我差点忘了,眼前这个才是杀人狂魔,他手上直接的间接的,不知道已经沾染多少人的鲜血了。

  “要不给沈鹤打个电话吧。”周仙仙突然开口,之前王局长给了她沈鹤的电话,一直留着。

  “还是算了,昨天因为殡仪馆死人的事情才给他打了电话,郭东明是市长的儿子。市长属于政字头管辖,他再越权插手这件事不方便了。”虽然救了他儿子,总不能一直让人家办事,不然和威胁他的虞锦天有什么区别。

  秦慕琛他爹倒是能管,可秦家现在也乱成一团,哪来闲工夫管这种事情。

  “那你干脆别管了,你四伯家庭条件不怎么地。赔他一两百万绝对能摆平。”

  仙仙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显然不想管这事了,陈依她见过,平时就不好好学习,穿衣风格也十分大胆,经常夜不归宿,见了我和仙仙也没什么好言语,这次出事,也算是她咎由自取。

  要是我刚才进门去劝诫她不听,她死了我绝对不会管,可刚才我偏偏到了门口又走开了,心里总觉得有部分自己的责任,冯岳峰不肯帮忙,那只有再想想其他办法了。

  “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我这边还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周仙仙已经先一步帮我说了,“桃花家修墓地死了两人,现在请不到工人了,想借你几个手下用用。”

  冯岳峰听完忍不住笑了,“让我手下去帮你杀人没问题,让他们修墓地可没办法,你先回去吧,我给你找一只施工队过去。”

  “不仅要施工队,我还想借三四个人,我家殡仪馆的工人都不干了,家里也招不到人。”

  冯岳峰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而且找来的四个都是上次帮忙抓僵尸的,大家见过面这次也不用多解释什么,我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上次他带走的那几个骨灰坛要过来了。

  “你放心,我每天都会给他们上香的。”

  给他道谢之后我们正准备离开,张檬慌慌张张的走进来,快步走到冯岳峰跟前耳语了几句,冯岳峰立即把我叫住,“你妹妹的仇老天爷已经帮她报了,郭东明死了。”

  “什么?”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老天爷有这么灵验?

  接到冯岳峰的指示,张檬一脸凝重的把刚刚接到的消息告诉我们,“郭东明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不仅他死了,车内还有两个他的朋友也死了,车祸非常蹊跷,目击者称看到郭东明一直开车到处乱撞,一直把车头都撞没了才停下。”

  周仙仙赶紧问出,“期间他撞过其他车辆么?”

  “出事的时候那条路上只有他一辆车,撞的都是护栏和墙壁,要不说这事蹊跷呢?”

  “仙仙,你觉得会不会是……”

  我有点怀疑,可就算林依变成鬼了,新鬼没什么法力,她怎么能控制郭东明自己撞墙?

  “有可能,陈依怨气很重,短时间内变成恶鬼不是不可能,咱们还是先别走了,如果真是她,她肯定会来这里。”

  冯岳峰一直凝着眉像是在思考什么,这屋子里所有人都亲眼见过邓叔变成僵尸,现在听到有鬼也没觉得差异,一个个把骨灰坛放下站到老大身边,随时准备出手保护他。

  “走吧,咱们去车里把家伙拿上来,如果她真来了就把她收了。”

  “你能送她去轮回么?”我赶紧跟在周仙仙身后。

  陈依今天才被人用那种方式害死,变成鬼了又被仙仙除掉,这也太惨了点。

  “那也得看她愿不愿意了,她被人害我同情她,可她如果想害人,那我可留不得她!”

  仙仙的话有道理,希望待会见到陈依,我能好好劝劝她。

  我们从地下车库把符纸法器拿出来的时候,王朝会所已经在疏散客人了,有些来头比较大的,冯岳峰还亲自送他们到门口,承诺今天全部免单。

  “全部免单,至少损失好几百万吧?”

  周仙仙和冯岳峰开玩笑,冯岳峰没接她的岔,只说了句,“她来了。”

  仙仙脸上笑意没了,拿出一个罗盘仔细看起来,上面的指针停在了三楼的位置,她说了句走就冲上去了,我快步跟在她后面,身上的伤还有些没好全,不敢跑太快。

  最后追到三楼陈依死的那个房间里,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周仙仙仔细检查,没想到楼下传来一阵阵惊呼,纷纷望着楼顶,我也偏着头望上去,没想到一个人影子落下来,差点砸我脑袋上了。

  那个人影子从我们面前的窗口落下去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把她认出来了,一袭红衣身材火辣,不是红敏是谁?

  她也看见我了,匆匆一眼,眼底全是惊愕,还有愤怒和怨毒。记以名弟。

  我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刚才的眼神我太熟悉了,在四伯一家人都觉得是我们家抢了他们殡仪馆似的,所以陈依从小就不喜欢我,每次见面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刚才跳楼的绝对不是红敏,是陈依!

  周仙仙道行比较高,一下子就能看出来,骂了句,“倒霉的女人,穿什么不好偏偏穿一身红,不上她身上谁的!”

  我赶紧伸出头看下面,红敏摔下去叫都没叫一声就砸在地面上,脑袋破了流出血水和脑浆,双眼惊恐的圆瞪着,估计到最后死的那一刻陈依才离开,被吓成这样了。

  感觉有道冰冷的视线射在我脸上,我赶紧看过去,只见陈依穿着水手服站在树下看着我,脸色苍白的吓人,被吻的红肿的嘴唇勾着阴狠的嘴角,似笑非笑。

  我后背凉起一层鸡皮疙瘩,赶紧让周仙仙看,可惜她的影子一转眼就没了。

  “陈依做人的时候就不安分,做了鬼估计要闹上一闹了,你小心点。”周仙仙说完画了一个符折成三角放在我的衣服包里,“有了这个,她上不了你的身。”

  “她明明是个新鬼,怎么能上身呢?”

  “她死的时候说不定三个个男人正趴她身上卖力呢,肯定吸了不少阳气,加上这种被奸死的鬼怨气极重,就算是新鬼,也比一般的鬼魂高出不少道行。”

  我忍不住又探头看了眼窗外,“红敏死了会变成鬼么?”

  “应该不会,陈依为什么为什么不去杀别人,这么快速度就把红敏杀了?说明她们之前肯定认识,郭东明进来的时候她能疏忽,可郭东明走的时候呢?我看陈依的死和红敏肯定脱不了干系。”

  猛然想起之前红敏看着我那种怨毒的眼神,我明明帮了她她还那么看着我,估计是因为给冯岳峰说了郭东明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