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72.他的初吻

072.他的初吻

  陈依是新鬼,金钱剑插下去她肯定会魂飞魄散了,我是她姐怎么下得去手。

  我踌躇着不上前,周仙仙又大喝一句,她是道士,说话声音大些都能威慑鬼魂。陈依生前毕竟是个孩子,见识周仙仙的本事之后怕了,怨毒的视线看着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的清纯婊,突然飞身扑过去。

  周仙仙没想到陈依竟然死到临头不想着逃跑。而是去报仇,赶紧收紧墨斗线,可是陈依已经抓住那个女孩的水手服领子了,看了眼窗户的方向。想把她给丢出去。

  “陈依不要!”我大叫。

  “啊--”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没想到一直坐在沙发上高深莫测的冯岳峰突然一脚踹在陈依肚子上,直接把她踹到地上向后滑了好几米。

  我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刚才那脚快很准,冯岳峰竟然能看见鬼?

  陈依被踹到地上,周仙仙立即套了一个五帝钱在墨斗线上弹过去,直接把陈依烧的哇哇大叫,在地上翻滚着想我求饶,生平第一次叫我姐姐。

  “姐姐,救我!”

  陈依怎么说也是新鬼,有点怨气也经不住仙仙折腾,我本来替她向仙仙求饶,没想到周仙仙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金钱剑,直接从陈依的天灵盖上插进去。

  “周仙仙你干什么?!”

  她竟然这样就把她杀了,金钱剑从天灵盖插下去,陈依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魂飞魄散了。我耳边只回荡着她声音,救我两个字凄厉得让人心疼。

  周仙仙收回金钱剑,瞥了眼地上,“你自己看吧,现在不收了她后患无穷!当了道士就不能心软,要我说,鬼魂一个都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你他妈收留一大票鬼在身边。连我也跟着变心软了,刚才要是再多迟疑两秒钟,估计就直接被她抠出心脏了。”

  陈依烧成灰烬飘散之后,我才发现陈依刚才翻滚地方地毯都被抓破了,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地毯下面的水泥地都被她用手抓出好几个深槽,要是抓在人身上,骨头都得给捏碎。

  这种程度连光头都做不到,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凭借怨气强大到这地步,的确不能放任她不管。

  我深呼吸一口气吐出,这样也好,至少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张檬看不见鬼,看我们表情已经猜出大概了,赶紧让人把沙发上的学生妹抱出去。连带下面那个摔的半死不活的一起送去医院。

  像之前周仙仙说的,就算她们活着,也会一辈子不得安宁吧。

  不等我质问冯岳峰,周仙仙一边收着墨斗线一边朝着冯岳峰走过去,“没想到你还不是一般人呐,居然能看见鬼?”说完左瞧瞧右看看,也没找出什么端倪。

  “他之前被僵尸抓伤不肯治疗,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仙仙你别管他,让他感染尸毒死了算了。”

  冯岳峰笑了笑站起身,“我的事情就不劳你们操心了,鬼也杀了,你们回去吧,那个女孩父母那里我会派人搞定的。”

  说完他就出门了,我很想追上去让他以后别让学生妹到这种地方来赚钱了,可我有什么资格去对他说教,人家是真正的黑道,不是闹着玩的。

  “刚才你看清他怎么出手的么?”周仙仙看着冯岳峰的背影面色凝重。记以池扛。

  “我只看到他怎么出脚的。”

  我说的是事实啊,没想到周仙仙骂了我一句神经病,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那一脚速度竟然比陈依还快,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估计尸毒改变了他的体质。”

  “就像我体内的鬼气这样么?”

  “人家底子比你好,脑子也比你聪明,获得了能力可以收放自如的运用,你呢?就只能每次濒死的时候爆发那么一下,要是碰到个厉害的,一下子就把你结果了,你体内的能力能杀神嗜佛都没用。”

  一天不损我活不下去似得,“你以为这是天生长在自己身上的,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要是谁都能用,人人都去被鬼抓算了。”

  “少的了便宜还卖乖,一般人像你们这样早死了,可这世界上偏偏存在各种可能,不然也不会有鬼这种东西了。”

  “行了,我懒得听你讲大道理,我心情不好。”

  说完我垂头丧气走出门,虽然陈依一直把我当仇人,可她毕竟是我亲戚,十七八岁的孩子还没懂事呢,就这样没了,四伯要是知道这个消息能不能承受得住?

  周仙仙还要去市里出活来不及送我回去了,冯岳峰派张檬送我回去,路上我顺便问了问光头女儿的情况,张檬说佳怡很乖,九月份开学就会上小学了。

  今天见识了真正的黑道作风,之前觉得冯岳峰残忍至极,现在又觉得他们还挺不错的,这种心情就跟刚才收服陈依时差不多,好与坏,我不知道该怎么分辨了。

  老爸认识冯岳峰的人,一开始见我把他们带回去还拉长个脸,后来一听说人家不用我们发工钱,还比那些年纪大的工人好使唤,也就乐呵呵的去给他们安排房间了。

  刚刚吃完饭陈依去世的消息就传来了,城东就只有我们这家殡仪馆,四伯只好把陈依送我们家来了。

  其实我爸妈一直想和四伯把关系重修旧好,这次四伯主动找上门来,老爸连夜让工人给陈依搭了灵堂,我对陈依有愧,不敢见她,让我妈去给陈依化妆送行。

  四伯没说陈依怎么走的,但是我父母做这一行几十年,什么样的尸体没见过,心中了然也没多问,折腾到大半夜总算是把陈依火化送走了。

  我正准备回屋,何笙箫把我给拦住,“今天我已经跟林思思说了我们有婚约,以后别想把我往外推,我何笙箫这辈子就只认定你这个女人!”

  说完,他俯身在我唇上啄了一下,然后扭头直接回屋了。

  柔软的触感还在,我不自觉伸手覆上唇瓣,擦,他刚才居然亲我了,这该不会是他的初吻吧,回头看着他的背影,给人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一股凉意袭来,我打了个哆嗦回神,林思思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跟前了,她此刻皓齿含唇看着何笙箫的背影,秋水美眸里雾气莹莹,让人好不怜爱。

  我心头松了口气,还好这个林思思比较单纯,要是遇到那种不讲理的女鬼,还不把我给撕了啊。

  “思思你来了啊,他刚才就是和我闹着玩的,你别往心里头去。”

  “没事,习惯就好,毕竟你是大,以后我会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林思思说完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得,捂着脸朝着我房间飘过去。

  擦又来了,什么叫我是大啊!这句话太他妈耳熟了。

  我赶紧追着林思思回屋,“思思你别听何笙箫胡说,我们这个年代讲究自由恋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用,那都是我们父母一厢情愿,我心头只有我的冥婚老公,待会让他知道了该吃醋了。”

  猛然想到秦慕琛吃醋的样子,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虞睿还能和他对上两招,笙箫还不直接被他剥了一层皮啊。

  林思思撇撇嘴,“你不用因为安慰我了,笙箫说他根本没见过你的冥夫。”

  汗,他要是见了还能安然活在世上么?

  “我冥夫很凶,不敢给他见。”

  “那你给我见见,我修行了几百年,再凶的鬼我都不怕,我还真想见见你口中那个叫秦慕琛的冥夫,总觉得他和笙箫差不多,一定长得和笙箫那般俊美。”

  呵呵,差多了好不好……